分卷阅读51

    “来找小甜心你艹我啊,和白忽俄孤岛的王共度良宵,可是我现在唯一所求。”

    云修翻他一个白眼,给他看傻,逼的眼神。

    有意思,真有意思。

    撒摩伽眼睛一转,脸上笑意浮现,接着猛然偷袭,比人类宽一些有着倒刺的猩红舌尖便在云修脸颊上一舔而过。

    “喂!你!”

    云修捂着被舔了脸一下子蹦开,瞪大眼睛怒视这个不要脸又不讲道理的家伙。

    谁知人家看他终于看过来了,二话不说开始脱,衣服,而且脱的贼快,一眨眼的功夫就脱的干干净净,摆着姿势显示着他的倒三角身材,甚至还故意抖了抖饱满的胸肌,朝云修一勾唇:

    “我好了,你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

    撒摩伽,安排!

    第80章 78

    78.

    撒摩伽的身材非常好,每一块肌肉都仿佛精雕细琢。身上属于异族的花纹更是画龙点睛,将他腰部不同于人类的两个鳍一样的器官衬得怪异而有和谐。

    不同于云修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人的肉,体,撒摩伽的身体仿佛将“成熟”与“韵味”这两个词刻入骨髓,肌肉张驰之间是极致力量的诱惑。

    可惜诱惑对象没有上线。

    云修只皱着眉头瞥了他一眼,抄起床边挂着的浴袍丢给他:“穿上。”

    撒摩伽一手接了浴袍,展开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细长的尾巴不高兴地拍打着地面:“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修却似乎对这样一位战斗力逆天的存在这不高兴的小情绪并不关心,他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刚才被撒摩伽弄乱的衣领,冷漠而平淡:“如果你的目的只是和我上。床的话,就请回吧。”

    “为什么?”撒摩伽的尾巴随着他的心情烦躁开始极具攻击力,几乎每拍一下地面,便要砸起几块飞沙走石,将他站立位置附砸的破破烂烂。他微微眯起眼睛,笑容充满威胁的含义:“难道说,我还比不上你那几个小情人?”

    “不错,”云修对他的威胁毫不畏惧,转过身背着手,眼眸微垂,长长的睫毛便半遮盖了银色眼眸,面容冷淡姿态镇定:“他们爱我,陪我,伴我,需要我。”

    “而你,又何德何能,让我非得和你上,床不可?”

    说着,他弯起眼眸,银色的眸子带着笑意,其深处却仿佛九天寒冬:“你,凭什么?”

    作为最强的存在,撒摩伽已经不记得有多久不曾有人对他这般无所畏惧。明明眼前这个漂亮又狂傲的小家伙,只需要他动动手就能碾死,却让他觉得舍不得。

    舍不得这双骄傲的银色眼眸变得暗淡,想要这双容不下他物的银色眼眸里,倒映着他的身影。

    本该觉得生气,然后一把捏死这样一个可爱又脆弱的小雄性的。可撒摩伽却怎么看怎么觉得舍不得这个可爱的小家伙。

    冷冷淡淡的样子可爱,高傲地看着他的时候也可爱,如果能骗到床上,在gaocao的一瞬间,估计更是甜美的想一辈子含在嘴里。

    随着沉默在室内的长时间蔓延,云修慢慢在心里捏了一把汗,甚至做出了随时以命相搏的准备。

    这时候撒摩伽却突然动了,他将云修甩给他的浴袍披在身上,敞着怀,只勉强遮住了下身。他的尾巴还是在身后一甩一甩,只是这次看起来多了几分愉悦。

    他懒散地靠着墙,对着云修吹了个口哨:“你比莫里那个蠢蛋形容的有意思多了。”

    “我本来只是想尝尝你的味道,尝过了,你也就该死了。”他的手指在肩膀上弹了弹不存在的灰:“至于什么白忽俄孤岛?人类就是麻烦,这种地方扔了就扔了。”

    “不过,我改主意了。”说着,撒摩伽猩红的舌尖舔了舔嘴唇:“第一次,果然还是要更完美才行——我要你,心甘情愿地艹我。”

    “我要留在白忽俄孤岛,留在你身边,直到你心甘情愿地和我上,床。”

    “留在白忽俄孤岛?”云修一皱眉,随即又舒展开,冷淡地拒绝:“白忽俄孤岛以我为首,怕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这没关系。”撒摩伽姿态放松,把云修的书房当成自己家一样,在小憩的软榻上舒舒服服地摊平,开始闭目养神:“你们不是还缺个什么北王?那个就行,我不挑。”

    云修沉默着看他片刻,莞尔一笑,朝着他摊开双手:“白忽俄孤岛欢迎强者的加入。不过既然你愿成为北王,便是愿对我俯首?”

    “是的,”撒摩伽单手撑着头,蓝金色的重瞳紧紧盯着云修,仿佛在诉说什么誓言一般分外认真:“自此以后,你便是我的主人,我的王,我撒摩伽,听你差遣,以及…”说着,他的脸上又泛出促狭而古怪的暧昧笑意,舌尖一卷,这话便清白多了些勾引的味道:“任你cao弄。”

    云修忍不住抖了一下,忍住想要以手覆面的冲动。

    这个异族怎么能这么不知羞耻啊啊啊!

    ======================================

    “什么?!我不同意!”

    乔放像个在强敌面前被主人牵住链子的凶犬,眼睛都憋红了,牙齿咬的嘎吱作响,恶狠狠地瞪着撒摩伽,试图用眼神杀死他:“云修,这个家伙实在太危险了!不能放在身边啊!他图谋不轨啊他!”

    莫里沉着脸,也难得得同意乔放的观点:“撒摩伽暴躁易怒,变化多端,若是为敌,太过危险。”

    事件主角撒摩伽却在会议室里的躺椅上舒舒服服地靠着,身上还穿着云修扔给他的浴袍,敞着怀,闭着眼睛,交叠着双腿,一点都不在乎莫里和乔放的排斥。

    何然对其他人的言论充耳不闻,沉默着观察姿态十分放松的撒摩伽。虽然这个家伙总是一副放松懒散的样子,但他看得出来,即使在睡着的时候,撒摩伽身上也没有一处弱点。甚至在完全放松的状态下,何然相信,一旦出现什么变故,几乎在瞬间,这个可怕的家伙就会进入无懈可击的战斗模式。

    撒摩伽,才是他唯一的敌人。他们同样强大,同样谋略过人,同样心怀不轨。

    唯一的区别是,他才是先爬上床的那一个,先在云修心里留下痕迹的那一个。

    桑顿站在云修背后,揣摩着云修的心情,在乔放想要进一步跳脚之前出言阻止他:“这件事大人自有定夺,各位王只需遵守便可。大人做事自然有他的理由。”

    真是他的贴心小棉袄。

    云修赞赏地拍拍桑顿的肩膀,完全不顾及着撒摩伽的存在,向着几人解释:“如果撒摩伽不是敌人,他的强大正是白忽俄孤岛独立初期所必须的后盾。如果撒摩伽他是敌人,那么强大到不可战胜的敌人,自然是放在眼前看着比较好。”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车,我只能说,心有余而胆不足啊(委屈.jpg)。

    关于新文,有了构思和初设,但是因为并不是一个比较轻松比较爽文向的故事,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写,当然受宠攻是一定的,不会让攻受委屈。

    第81章 79

    79.

    有了四位王和完整的白忽俄孤岛运作体系,在短暂的混乱以后,白忽俄孤岛的发展正式走上了正轨。

    张小风继承帝位后,纵然有很多反对的声音,但仍然成为不可改变的事实。而以张小风为首与独立后的白忽俄孤岛建立良好的外交关系,无异于从官方承认白忽俄孤岛的独立合法性。

    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除了…

    云修交叠双腿靠在沙发上,单手支着头看着这群人闹腾,头上青筋直跳。

    眼前简直是一场小心眼混战。

    乔放恶狠狠瞪着撒摩伽,要不是桑顿拉了一把,百分百要从上去被人暴揍一通。拉着他的桑顿面上笑容依旧,只是眼神如刀,和莫里的视线在空中噼里啪啦一顿厮杀,两人就着谁拥有着云修的童年时光展开了无言的论辩。何然自始自终只对撒摩伽投去了眼神,巨大的雪豹被他召唤出来,威风凛凛站在他的身边,身体紧绷,随时准备冲上去对着撒摩伽一顿咬。撒摩伽被两个人同时敌对着,姿态却十分放松,好像完全不在乎一样,盘腿坐在会议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几人,只是细长的尾巴高高翘起,竖的笔直,仿佛一把利剑准备随时穿刺而出。

    而他们争了半天的问题,居然只是今晚云修和谁睡?

    云修想到这场混乱的起因就觉得又羞耻又生气。

    这是个事儿吗?!这几个家伙讨论正事的时候也不见这么积极!

    眼看着口头争吵眼神厮杀即将进化为全武行,云修根本不敢抬眼看门口下属的表情,羞愤地红着一张脸,忍无可忍地一拍桌子。

    “行了!”

    这几个家伙倒是听话,一停云修拍了桌子,就立刻被掐住嗓子似的安静下来,纷纷转头看向云修,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

    …糟糕,白玉一般的脸上浮起浅色番茄一样的浅浅红色,看上去有点过分可口了吧。

    看着几人那明晃晃的眼神,云修简直想捂脸,硬挺着用冷飕飕的眼神从几个人的身上挨个扫过,宣判他们今晚的命运。

    “撒摩伽,你初任北王,事务应该不少吧,先去忙吧。”

    “啧,”撒摩伽的尾巴重新摇摆起来,他从会议桌上跳下来,双手插兜,朝着云修抛去一个勾引意味十足的媚眼,骚话脱口而出:“既然主人大人有了命令,那好吧。不过,小甜心,我的双腿随时为你打开。”

    这一句骚话激得乔放瞬间红了眼睛,挥舞着拳头就要扑上去,桑顿要看就要拉不住。

    “乔放!”云修皱起眉头:“身为南王,你也未免太不稳重了些,好好反思一下吧。”

    不但没打成架还被云修训斥,乔放整个人蔫的像个霜打的小白菜,可怜巴巴用眼神求了一会云修,没见他转变心意,只能夹着尾巴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场上最闹的两个人离开,云修可算是松了口气。他看看紧紧盯着他的莫里,似乎完全不在意结果的何然,还有微笑得体的桑顿,感觉头更疼了。

    这三个家伙做事得体,考虑周到,他还真挑不出什么错来。

    “桑顿,何然。白忽俄孤岛如今事务繁多,军事和政务上都还有很多事项都没有决议,辛苦你们加班做一下,明天早上我要看到报告。”顿了顿,云修斟酌着用词,努力让他的话听起来不那么暧昧,他实在是有点私事要解决:“至于莫里,你留一下,我们之间还有点私事需要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