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1

    “周堇,这位是?”程暑青侧头,看着周堇,嘴角的笑容淡淡的,手却紧紧的抓着周堇。

    周堇闻言看了一眼程暑青,不知什么缘故,眼前的这个男人竟让他升起了一种安心的感觉,紧绷地身体也慢慢地放松了下来,被握着的手无意识地与程暑青交握在一起。

    “这是施雅,我同母异父的妹妹。”

    施雅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消息中反应过来,“你要结婚了为什么不跟我们说?妈妈还等你回去看她呢。”

    施雅提到妈妈的时候,周堇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乌黑的双眸里同时杂揉着痛苦与厌恶。

    “我不会回去了,我之前已经讲过了,你让妈当作没我这个儿子。”说完猛地站起身来,低头对着程暑青说道:“我们走。”

    “周堇,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你太伤人心了!”施雅紧紧地抿着嘴唇,一脸愤怒的盯着周堇。

    “施雅,你回去后少说见到我的事,我跟那个家已经没有一点儿关系了。”周堇冷酷地看了施雅一眼,然后拉着程暑青的手就往外走。

    “周堇!”施雅在身后大喊道,引得餐厅里的人纷纷侧目,却止不住周堇坚决的步伐。

    自从出了餐厅后,周堇就一直朝前走,既没有回家也没有目的地,仿佛只是发泄似的朝前走。

    胸口里的愤怒与悲痛搅得他心痛难忍,仿佛一潭污水充斥着他整个胸口。

    他实在没想到,竟然在离开家近五年后,还能看到那个家里的人。他以为他已经躲得够远了!

    操!

    周堇下意识想要对着一棵大树挥拳,却被人拽住了。一回头,他才发现,自己一直抓着程暑青的手……

    “抱歉!”周堇吓了一跳,想要松开手时,却被程暑青紧握着不放。

    “想发泄的话,我有个好去处。”程暑青挑起眉梢,看着周堇。

    圣武剑道馆

    周堇与程暑青对立而视,两人手中皆握着一柄木刀,赤着的脚踩在实木地板之上,感受着脚趾紧紧吸附在其之上的触觉。

    “尽全力向我攻击。”程暑青穿着藏青色的剑道服,袴带紧紧地束在腰间,交错的襟口显露出些许蜜色的肌肤。合身的剑道服穿着程暑青身上,衬出了他如青松般挺拔的身躯。

    此时的程暑青面容严肃,双目紧紧地瞧着周堇,双手握剑,放于身前。

    周堇从没见过这样的程暑青,一时竟被震慑住了。握着刀柄的双手也因紧张而变得湿漉漉的。

    “我不会剑道。”

    “没关系,把我想象成你最憎恶的人,狠狠地攻过来就够了。”程暑青看着周堇,沉声说道。

    周堇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程暑青,他的面容渐渐模糊起来,隐约间竟变成了另一张脸。那张脸,周堇原打算这辈子也不要记起,却在此刻猛地窜了出来,他甚至可以看到那人嘴角的嘲弄的笑,“你就是个贱种,只配在我脚下。”

    “啊啊啊啊啊!”周堇怒喊着,泪水迅速模糊了他的双眼。双手紧握着木刀向着那人狠狠地劈了下去。

    只见那人身形一闪,木刀便被挡开,自己的身子也因失了重心,踉跄着扑倒了一边。

    “继续,再来。”

    周堇只觉得虎口被震得发麻,却只是擦了一把自己的双眼,转身再次向那人冲去。

    “施睿,老子*你大爷!”

    周堇一边疯狂地砍向那人,嘴里也一刻未停的大骂着。

    短短十几分钟后,周堇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一般,满面通红,热汗直流,气如牛喘,握着刀的手已没了直觉。

    手一松,木刀顺着手心就滑了下去,重重地撞在了地上。而周堇也闭上了双眼,向后一仰,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一只手突然伸了出来,紧紧抓住了他的小臂,阻止了他倒下去的趋势。

    一睁眼,一双琉璃般的双眸里映着他的样子,狼狈不堪。

    “松手。”周堇恶狠狠地喊道。

    程暑青的嘴角微挑,“想都别想。”

    小兔子攻略指数:60%。

    第六十八章 包办婚姻(6)

    周堇喘息着躺在地板上,发呆似的瞧着头顶的天花板,一整片天花板被无数木条分成了一块块均匀大小的正方形。看着看着,那些一个个的小方格像是一间牢房,迎面将他罩了进去。

    “谁是施睿?”程暑青躺在他的身边,轻声问道。

    “一个傻*。”

    “他跟你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周堇慢慢地闭上双眼,感觉额头的汗水顺着鬓角缓慢地留下来,落在耳廓上,有点儿痒。

    “他是你的继兄?”

    “程暑青,你有点儿八卦。”周堇闻言,侧过头,冷眼看着程暑青。

    程暑青弯起嘴角,笑了一下,“你不告诉我,我只能自己问了。”

    “我可是你的未婚夫。”

    周堇重重地叹了口气。

    “随便你。”

    “为什么这么恨他?”

    “因为他恶心我。”周堇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股明显的恨。显然,施睿这个名字所代表的绝对是一段极为不好的回忆。

    “我爸死的早,所以我跟着我妈过,二十年前他爸跟我妈再婚,生了施雅。”

    “我继父很有钱。”周堇扭头看着程暑青。

    程暑青安静地看着他,没发表任何言语。

    “所以,施睿就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眼里既容不下我妈,更不可能容下我。”

    剑道馆里安静地只有周堇轻缓,无力的声音。

    “在他眼里,我跟我妈都是贱人。怎么糟践都无所谓,反正我妈跟他爸肯定不可能离婚,我更不可能反抗他。”

    周堇冷笑了一下,“十五岁之前,我是他的跟班,鞍前马后,惟命是从。十五岁之后……”周堇顿了一下,咽了口唾沫,“没过多久,我就从那个家跑出来了。然后自己一个人过了这么久,接下来就是你看到的这副样子。”

    “你怕他?”程暑青看着周堇,轻声问道。

    周堇闻言愣了一下,脸上有些难堪,紧紧地咬住自己的下嘴唇,许久:“是,不过那是之前。”

    “需要我帮忙吗?”

    “谢谢,不过不用了。”周堇双手撑在地板上,慢慢地坐起身来,汗水顺着脖颈滑落下来,隐在交错的衣襟之内。

    程暑青看着周堇,浅褐色的眼眸渐渐暗了两分。

    周堇看了一眼程暑青,转身向外走去。

    忽然,有人从后面猛地抓住了他,肌肤黏合,那人的手心一片炽热,指尖却微凉。

    周堇转过头去,看着坐在地上的程暑青。

    程暑青抬起头,微笑的看着周堇,眼眸里带着暗焰。

    不知为何,周堇只看了一眼程暑青,心就立刻颤抖了起来。两人的心意像是通了电一般,什么都未出口,周堇就嗅到了**的气味。身体先大脑一步,起了反应。

    空无一人的换衣室里,蜜色与白色的肌肤交缠在一起。墨蓝色的剑道服滑落在腰间,露出有力的腰肢与结实的腹肌。之前就被汗水打湿的身体,此刻更是湿漉漉的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周堇难耐地轻轻闭起双眸,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脸上似愉悦又似痛苦。

    “别……”

    “够了……”

    “不够,还不够。”程暑青在他耳边轻轻喘息着,一贯的平静被彻底击碎,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人。

    “程……暑青!”像是警告,又像是无意识地娇嗔。

    “乖。”程暑青在他的腮边轻吻了一下。

    他怎么就对这家伙说不出拒绝呢?周堇一面唾弃自己,一面又义无反顾的撞进了程暑青的陷阱里,不由自主。

    周堇两人离开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中午没怎么吃的肚子终于发出了自己的抗议。

    “想吃什么?”程暑青伸手摸了摸周堇半干的短发,轻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