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8

    林究面色通红,尴尬地把睡袍正位捋好,抬眼看一眼木越城,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只是眼里多了一抹意味不明的情绪。

    木越城感觉自己心里的兔子又出来蹦蹦跳跳了,心一直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血液在周身迅速流动,带动着体温也不断升高,明明还没有到六月天,却像是被侵泡在热水里的鱼。

    下一刻就行动快于思考地俯身下去,抱着林究温软的身体亲吻下去。

    “唔。”林究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亲了个正着,一秒之内脑子变成浆糊无法思考。他感觉自己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木越城不断升高的体温和如擂战鼓的心跳,自己也忍不住沉迷起来。

    沉沦间,林究感觉到木越城的手已经伸进松垮的睡袍游走在敏感的背部,带着炽热的温度和浓烈的爱意。少年的肌肤顺滑柔嫩,像一块品相手感上佳的温玉,让木越城忍不住流连。

    不知在那背上流连了多久,宽大的手掌终于舍得暂时离开那一片温玉软背,一路往下,在快要触摸到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时被急急叫停。

    木越城回过神来看向缠绕在自己手腕上的力度,看到了一直修长润白的手正握在自己手腕上。木越城看向林究,眼里还带着未及舒发的欲/望。

    林究此刻已经全身通红得像是下锅煮熟的虾米,身上那阵阵如浪潮般的快感不断刺激着他的大脑,但理智却在一丝丝回笼,让他不得不停下来。

    再开口,声音已经不想方才清脆悦耳,带着一丝黯哑:“现在不行。”

    木越城其实一开始也没打算做些什么,但闹着闹着就一时色/令/智/昏没忍住,刚刚被林究止住动作,现在又被他提醒,理智稍微回笼,只是脑子里的理智一直在和欲望做着纠缠搏斗。

    而且,他什么都没准备。

    挣扎了一会儿,再次扑在林究身上,却没有再继续,只是把头埋在林究身上。埋了一会儿,发觉双方的衣服在刚刚撕扯间已经被丢掉了一边,肌肤毫无阻碍地相拥实在引人犯罪,于是手一勾把睡袍勾过来,胡乱抖开隔在两人中间。

    继续躺下去哼哼唧唧。

    都吃到嘴边了,又得亲口吐出来——躁动!难受!要安慰!

    林究现在也不好受,但是条件限制实在是……

    看着木越城明显不愉快的样子,他一下一下温柔地拍着对方后背。过了不知道多久,就在林究以为木越城睡着了的时候,木越城突然一翻身,躺倒床另一侧的边边角躺下:“睡觉!”

    林究失笑:“你这样半夜会掉下去的。”

    木越城不动。

    林究无奈地摇摇头,想想两人爱在一起睡确实很危险,看了眼房外,嗯……不想分房睡,于是给木越城盖了下被子,自己也躺下睡了。

    一夜无梦,一觉醒来天空已经微亮。

    林究醒来的时候木越城还睡得死沉,于是小心翼翼地起身开门出去,木妈妈要赶早上七点的飞机,所以现在正在客厅,手上提了个行李箱正准备出门。

    “阿姨,早上好。”林究和木妈妈道了声早。

    木妈妈抬眼看到林究,笑了笑:“今天周末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林究摇摇头:“在学校习惯了,我帮您把行李箱提下去吧。”

    木妈妈摆摆手:“不用了,这箱子有点重,我自己提下去就行了,司机就在楼下。”

    “还是我来吧,”林究笑着说,过来试着踢了下箱子,“还好,不是很重,我送您下去。”

    木妈妈笑意盈盈地在林究身上看了一圈:“看你细胳膊细腿的,没想到力气还挺大的,我还担心把你压折了回头那小子找我麻烦。”

    “不会的,”林究对这母子两的相处模式还不太习惯,而且感觉木妈妈在自己身上来回的视线别有深意,礼貌地回答,“还有什么要拿的吗?”

    “没了,就这一箱子,本来也不想多带了,也就一个星期,但上次去了一次那个国家,那儿的东西实在用不惯。”

    两人一边下楼一边闲谈几句,到了楼下司机接过行李后便启动车辆送木妈妈去机场,车上还有木妈妈带的两个助理。

    林究送完木妈妈回去的时候木越城还没起床,看了看时间,洗簌过后就开始做早餐。

    木越城醒来的时候仍然保持着万年不变的迷糊状态,却神奇地感觉身边好像少了个人。坐起来怔愣了几秒——昨晚林究是不是在这儿睡的?

    看着身边空空如也的一大边床,他利索地起身穿衣服然后在厨房找到了林究的身影,看了看时间,木妈妈应该已经出发了。于是从林究身后抱过去。赖在对方身上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林究被身后突然出现的木越城吓了一跳,差点手一抖直接把一勺盐都抖进锅里去,并没有感受到清晨拥抱的温馨爱意。

    反过身去没好气地推他:“起开点,做早餐呢,再捣乱就没得吃了。”

    木越城戏上心来:“嘤嘤嘤,你昨天晚上享受可不是这么说的,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差点被上了的林·大猪蹄子·究:……

    林究做完早餐后指挥木越城把早餐端上桌,并在木越城动筷子之前一手拍开对方的爪子:“先去洗脸刷牙。”

    “先吃一块。”木越城不满手被拍开,说着就又要动手。

    但是被林究施展蛮力一路推到了浴室门口,木越城看着与自己渐行渐远的早餐,气馁地进去洗漱,但是进去之前出其不意地在林究唇上啾了一口,然后才像偷到腥的猫一样快速闪进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