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我说,我带了个‘死人’回来。”天地良心,鬼可不也是死人嘛!

    孝辉在电话那头嘲讽又略带生气的说,“乐明,你骗我也要找个像样点的理由吧!”

    “你要是不信,就现在来我家,反正我告诉你了,你爱信不信。”

    挂了电话后,怀瑾问我,“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带了个鬼回来?”

    “他不会信的。”

    “那你带了个‘死人’回来他就会信?”

    “应该会吧!”天知道,我说出这句话时到底有多不自信。

    怀瑾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而问我,“你们关系很好?”

    “嗯,他是我表哥,我们从小就在一起,从小学、初中、高中、还有现在的大学,都是他陪着我一路走过来的。”

    “你喜欢他?”

    怀瑾的问题真是单刀直入,鞭辟入里。

    我没有立马回答,“很明显吗?”

    “嗯,我喜欢的那个人也是男的,所以能看的出来你喜欢他。”

    原来如此,难怪有缘分,连我们喜欢的人都是男性。我苦涩的想。

    “那他知道吗?”

    “知道什么?”我不解的问。

    “知道你喜欢他啊?”

    这下轮到我沉默了,片刻后,我才答,“他不需要知道。”

    他继续问,“为什么不需要?”

    我叹了口气,“他知道又有什么用,先不说我们两个人都是同性,光是血缘上的关系,就足够让人望而却步了,告诉他的话,平白惹他烦恼,说不定连我们现在的关系都无法继续维系。”

    怀瑾与我都沉默了,无论怎么看,对我来说这都是必输的结局。

    怀瑾的意思我懂,如果他对我也有一丝真心,那就会让他跟我进入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进:则冲破重重磨难与他在一起——只是代价太过沉重,我跟他都可能承受不起;退:付出更多的那方,势必会遭受沉重的打击。另外,还有另一种如果,如果他对我只有兄弟之情,我又该如何面对他的拒绝跟以后的相处!

    “那你呢?你们在一起过吗?”我转而问怀瑾。

    “是的,我们的情况跟你差不多,比你好一点的是没有血缘关系。”

    “能说说看吗?”

    他想了会才道,“你知道什么叫小心翼翼的活着吗?我小时候就要小心翼翼的活着。那时候身处动荡时期,我家虽然清贫,但父亲是老师,属于知识分子,时不时要被拉去调查,而我做为他的儿子,在同龄人间只有被欺负的份,就算是被欺负了也不能还口还手,因为会被人留下话柄。继宗是我黑暗童年里的一道光,因为有他,才让我感觉到什么叫温暖......”

    怀瑾说的那段历史是我们现在众所周知的现代史比较有争议的时期,没有亲历其中的人很难体会到当时被调查的人的艰辛。

    故事的大概就是,怀瑾口中的继宗在他小时候保护他,照顾他,给了他家里都不曾给过的温暖,所以从小对继宗情根深种,但这份感情直到他们读了大学后才爆发出来,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不得不说,怀瑾很有勇气,毕竟是他主动表白的。而张继宗也很有担当,知道怀瑾为他付出了整个童年、少年、青春的等待,没有逃避自己的内心,毅然而然的接受了这份不容于世的感情。他们都不是傻子,知道选择的这条路,一旦被人发现,将是多么惨烈的下场,但还是轰轰烈烈的携手走下去。

    我不禁想,换成我,是不是有他们的勇气与决心。

    不,肯定是没有的。哪怕现在被大众接受的可能性更高了,我依然不敢听从内心的声音踏出第一步,更不要说是否有他们这般走下去的勇气与决心。

    所有事情只有踏出了第一步,才能有接下来的第二、三、四、五......若是连第一步的勇气都没有,那就只能在原地踏步,又有什么资格去博一个锦绣前程。

    在我沉浸在怀瑾的故事中,久久不能自拔的时候,孝辉到了。

    我打开门,他好整以暇的站在门口,还没等我说什么,就大踏步的忽略我走了进来。一进门就看到了怀瑾。

    “这就是你说的‘死人’?”

    他朝我问,但还没等我回答,又转过头去打量怀瑾,道,“表弟啊!你是觉得我笨呢?还是你太傻?死人怎么好好端端的站在这?”

    “你别这么幼稚好不好!你先听我跟你说。”

    “我幼稚?对,我幼稚才会让你这样骗。你有什么好说的,我以为你前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一直在为你担心,想尽了办法让你出去多跟人接触接触,看能不能开心点,可你呢?不想去就不想去,还找个什么烂借口,带了个死人回来,也亏这个同学能陪你演下去。”说完就赌气的想夺门而去。

    我连忙拦住他,道,“哥,哥,他不是死人,他是鬼啊!”

    “林乐明,你够了,他是鬼,那他是怎么死的?饿死的,被车撞死的,我知道了,是笨死的。”

    “我真的没骗你,他真的是鬼。”

    孝辉挣脱我的手,走到怀瑾面前,道,“这位同学,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在这里配合他演戏,可既然你答应了他要演,那就麻烦你证明给我看你是鬼。”

    “你想让我怎么证明?”怀瑾问。

    “很简单,画皮看过没?你不是鬼吗?那就变个脸我看,看看你没画皮的样子。”

    “我只有这一张脸,不会画皮。”

    孝辉继续要求他,“那就把心掏出来,看看鬼的心是怎么样的。”

    “我不会。”

    “哼,真笨,看来真的是笨死的。”

    孝辉可能真的被我气到了,又摆起他那一副没脸没皮的样子跟我耍横。

    孝辉得意且威胁的朝我道,“这就是你找的鬼啊!真笨。”

    我什么都还没说时,就见怀瑾走到了孝辉面前,拿起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前。

    孝辉刚开始还没什么反应,等真的接触到了怀瑾后,神色才开始变得慌张,最后跌跌撞撞的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一脸惊魂甫定的看着眼前的怀瑾。

    我端了杯茶给孝辉,坐在他旁边,让他安心。孝辉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把我护在身后,死死盯着怀瑾。

    哽咽道,“你,你没有心跳。”

    我望着他的背影,这一刻的心,真暖。

    第3章

    怀瑾走得离我们更近了些,道,“你别怕,你可以叫我怀瑾,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接着,我把我了解到的都给孝辉讲了一遍,因为这毕竟是怀瑾的伤心过往,总不好由他自己再揭一次伤疤。

    孝辉听完我说的后,也不再那么恐惧,暗自思索了几句,便问,“徐同学,你的故事很感人,但要想让我们帮你,我还有一些问题需要了解清楚。”

    “你们问。”

    “你说,你们感情很好,那你是怎么死的?还有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张继宗,他现在又是是死是活?”

    对啊!我一直任由怀瑾说,他说什么我听什么,完全沉浸在他营造的感人气氛里,没有想到迄今为止最为关键的两个问题,他怎么死的,以及对方在哪里?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我是自杀,跳湖自杀。”

    我失声道,“就是我们遇见的那个湖?”

    怀瑾点了点头。

    孝辉问,“为什么?”

    “因为我们在那里约会被人抓住了。”

    约会?虽然我没谈过,但古往今来做的无非就那么几件事,孝辉就更是此间高手了。

    真是刺激,我想不出怀瑾看起来这么干净的人都会有如此疯狂、情趣的行为。

    孝辉没有松口的意思,继续问,“只因为约会被人抓住了就要跳湖自杀?”

    “这只是□□。自杀的起因还是当时的流言蜚语,人言可畏。”

    我不敢相信当时的人会因为一些流言蜚语就让一个人甘愿付出生命,孝辉也是如此。

    “你因为别人的风言风语就要去死?抱歉,我不能相信。”

    像是要被戳破了什么,怀瑾想要的掩藏的东西就这样被孝辉点出,他不信,是的,我也不信。

    孝辉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那他呢?当时他在哪里,为什么他没有阻止你?”

    “......”

    怀瑾不想答,但我也猜的出来了,我相信孝辉也猜出来了,但孝辉还是没有放过怀瑾。

    “因为他胆怯了,因为他是懦夫,因为他不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