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耐心点,这些档案存了快三十年了,小心点翻,要是翻出了问题,我可要吃不了兜着走走的。”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心想,怎么你现在比我都还积极!

    ......

    “乐明,乐明,我找到了,找到了。”

    我急忙跑过去,发现孝辉不做声了,而且表情有些嘲讽跟阴冷。

    我问,“怎么了?”

    孝辉一边拿给我,一边嗤之以鼻的说,“真是个陈世美,看他混的多好,四年年年评优评先,毕业的时候还当选了荣誉毕业生,进了他们家乡当时的政府机关。老师们对他的评价也是出奇的高,最关键的是,大四那年还评选了个好人好事。”

    孝辉在说好人好事的时候,着意加重了语气,说不清的嘲讽与鄙夷。

    张继宗他有多好的成就我都不太在意,但那件好人好事,真是让人恶心。原来,他当选的原因,是因为他从大二以来一直接济穷苦的学生,给予他们帮助,在大家眼里,就是热心肠的代表。

    只是,不知道他当时做这些事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被他抛弃的怀瑾,也不知道,他做这些事的理由,到底有多少是抱着赎罪的心情。

    档案翻到这里的时候,一切就戛然而止了,也没有后续的事件可以再让我们探索。

    我和孝辉都沉重的走出了档案室,来的时候以为可以带走想要的答案,没想到徒惹自己不快,更加深了对张继宗的厌憎。

    “那现在怎么办?”我问。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夕阳的余晖洒在孝辉的身上,侧面看过去,笼罩着一股淡淡的忧伤。其实,我又何尝不是。

    “先不要告诉他吧!对他来说,太不公平了。”

    “嗯。”我点了点头。

    “你要跟我去晚饭吗?昨晚没去,王军他们叫我今天一定要过去。”

    我摇了摇头,“不去了,我回家吃吧!陪陪怀瑾也是好的。”

    我和孝辉就在分叉路口分开走了,我目送着他离去,看着离我越来越远的背影,想到今天在档案室看到的张继宗的过去,不由感伤了起来——如果换成是我和孝辉,那么孝辉会不会对我这么决绝?

    第4章

    我买了简单的三菜一汤回去做,回到家时,见怀瑾正在翻着我的一本《老子》。

    “你回来了?”

    我生怕怀瑾会问我们今天的结果,急忙扬了扬手,接口道,“你应该很久没吃过饭菜了吧!今天我下厨,给你尝尝我的手艺。”——虽然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吃。

    怀瑾笑了笑,“好。”

    进了厨房,我打起精神来做起了我比较拿手的三菜一汤,他在门口看着我,道,“对不起,我不能沾染太多现实生活里的东西,帮不了你。”

    “没事,你就在旁边看着就行。孝辉来吃饭时,他也不会帮我打下手的。”

    “他今天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哦,他朋友找他喝酒去了,昨晚没去,今天推脱不得。”

    “那那天晚上他也是去喝酒了?”

    “哪天?”我不解的问。

    “湖边的哪天晚上。”

    原来他说的是那天——我最失态的那天。

    “其实那天晚上我能看的出来你不开心,只是不好问你原因。”

    也许是觉得他跟我都同病相怜,也许是已经让他知道了我喜欢孝辉,也许是我潜意识里都想找到一个感情的宣泄口。因而,在又谈到关于孝辉的事情时,我也不再遮遮掩掩。

    “他那天晚上是去喝酒了,但重点在于,我了解到在酒桌上将会有他们班的一个女生对他表白。那次他们班的同学也叫了我去,被我直接的拒绝了。更重点的是,在我明确表示了拒绝后,那个女生竟然也来邀请我,我忍无可忍,直接当着她甩脸走了。孝辉知道后,觉得我莫名其妙,就没再管我,所以我才拎着一袋酒跑去那里喝了。”

    “所以你那晚跳湖,除了喝醉了,其实也是一种下意识里的解脱行为?”

    是的,那晚过后,我也思考了为什么要选择跳湖这个办法,明明在当时看来,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偏偏要自寻死路,是因为我真的相信怀瑾不会伤害我吗?不,不是,连我哥我当时都不信,又怎么会相信一个刚认识不久的鬼。还是说我有大慧,懂得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更是胡扯了,这种没把握的事一旦做了,死了就真的死了。

    后来,我几经思考,不得不承认,选择跳湖,又何尝不是我想解脱的消极行为!

    “嗯,你很聪明。但你为什么在处理自己问题上时这么想不开。”

    这下轮到怀瑾沉默了,许是不想答,转过身轻飘飘的走了。

    不要怪我说话这么直接伤人,我只是很为他不值。

    菜终于上桌了,热气腾腾的,怀瑾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菜,似是在想什么。

    “你能吃吗?”

    “嗯,我想尝尝。”

    只见他要凑向一盘他面前的菜时,他又停下了动作,“你能为我盛一些出来吗?”

    我依言做了。

    他凑进那些我单独为他分出来的菜,细细的闻了闻,道,“真好吃!”

    “你就这样吃?”

    “我们的吃,就是你们的闻。”

    我有点理解为什么怀瑾要我帮他单独盛一些出来了——大概是他觉得,吃鬼剩下的不好吧!

    “很多事虽然能看得见,但不见得能看得破。”

    我正吃着的时候,就听到怀瑾说了句这样的话。

    “什么?”

    “我想不开,是因为我深陷其中。虽然能看的见,但只要心里不想看破,就会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可你觉得值吗?为了他付出你的命。”

    “感情世界里,难道不是没有值不值,而是愿不愿吗!”

    对。怀瑾愿意为了张继宗承担身败名裂,在那一刻就没有值得不值得,而是他愿意不愿意。更不要说以后的命丧黄泉,无关现在大家口中的权衡利弊与价值损失,只是源自于他心中的那一股愿意。他愿意,就甘愿为了他一无所有,连命都没了。

    他又问,“你愿意为了孝辉放弃你现在有的一切吗?”

    “我......”

    ......

    “我不知道。”

    我低下了头,默默嚼着味同嚼蜡的饭。

    “乐明,你比我好,虽然我不知道你以后要走一条怎样的路,但都希望别跟我一样走上这条不归路。黄泉路上太苦,没有人作陪,很难走的下去的。”

    我不知道未来我该怎么抉择,现在这样过着有一天算一天,就像长痛跟短痛,你要问我选择长痛还是短痛,其实我都答不上来。因为它们都有一个前提,叫事到临头,事情没到我不得不面对的那天时,我又为什么要庸人自扰。

    怀瑾是为我好,在用他血淋淋的例子为我做打算,我又何尝不知。但就像他说的,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别聊这个了,太沉重了。我们聊点别的吧!”

    怀瑾见我不想继续谈下去,也没再强求,“嗯,你想聊什么?”

    “随便都可以。嗯,聊聊你们的过去,你是什么时候跟他表白的啊?”

    很明显,怀瑾的表情变得沉醉起来,看来对他来说,那是段很美好的时光。

    “是在他生日的时候。那一年我勤工俭学,把所有积蓄都给他买了一台收音机。他跟我都喜欢听歌,然后我把一盒磁带的末尾部分洗掉了,录了我的表白。”

    怀瑾说的很简单,但我能想到,当时买一台收音机,应该不像他说的这么简单,花了多少精力,用了多少时间,肯定非我所能想的。

    “他真幸福。他听到后就答应你了吗?”

    “倒也没有,他被我吓到了。然后就没再理我”

    “啊,那你们......那你们怎么在一起的啊?”我好奇的问。

    “我以为表白失败了,他不想再理我,于是我也躲着他,有他在的时候我都会想办法溜走。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在从图书馆回寝室的路上被他拉进了一个没人的角落,他一直逼问我为什么躲着他,为什么不理他,然后......然后还亲了我。”怀瑾说的时候难得的见到本来雪色的脸上也会出现酡酡的红晕,我很羡慕,但又能如何。

    “我这才知道原来他心里也有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而我对他的冷淡终于让他迈出了第一步,这才有了我们后面的故事。”

    “后来,他也送了我一个同心镯。说,希望跟我白首同心。”说完,他还把手上的镯子褪了下来递给我,我接过看,造型很小巧精美。只是上面刻着的一句诗很有一语成谶的味道,“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