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离我爸妈定的最后通牒还有三天时间。

    第7章

    我回到家时,见孝辉也在,怀瑾好像跟他在聊什么,不,不是聊什么,而是孝辉在盘问怀瑾什么。

    我现在当怀瑾是同一战线的人,自然就把我们三人的关系归为,我和怀瑾还有孝辉,当我听到孝辉在盘问怀瑾什么时,我立马上前去责问,“表哥,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就想问问怀瑾当年的事。”

    孝辉回答的很冷漠,隐隐间还透露出敌意。

    我本来就对他还有气,见到他这样跑到我家里一副审问犯人的态度对怀瑾,我就更加火大了,“那你问完了?问完了就可以走了,我们要做饭了。”

    孝辉似乎没想到我会这样对他,想发火,却又隐忍不发,但这是对我,对怀瑾,他就没那么包容了。

    “你给我听好了,不要再影响乐明,虽然我答应的事不会反悔,但如果让我忍无可忍的话,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我立马火了,“他影响我,他能影响我什么?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装作对我好然后把我的生活束缚在你的圈子里?”

    孝辉听我这样冷硬的用词,他也不肯了,“林乐明,难道在你看来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我撇了撇头,我知道他不是,但话已经说出去了,我自然不会收回去。

    怀瑾见我们又要吵起来的样子,也在旁边打圆场,“孝辉,我从来没对乐明做过什么,你放心。”

    孝辉找到发泄口,直接喷道,“你还说你没对他做什么,自从你来了,乐明就变了,变得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要什么!”

    “对,你当然没做什么,因为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站在这里,动几句嘴皮子,就能让我们替你去做了。”

    我为怀瑾抱不平,因为从头到尾,怀瑾都没对我做什么,而且还一直开解我,让我做出选择,让我更加明确自己要的是什么。

    “孝辉,我很清楚自己现在在做什么,想要什么,以前还很糊涂,但怀瑾让我明白了未来要走的路,我不知道你对他有什么误解,但从我的角度来看,没有人比我更确信怀瑾对我的好。”

    “在你看来,我还比不上一个认识不超过一个月的鬼,对吗?”

    我没有回答他,孝辉见我沉默以对,也知道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了,再说下去,也只会伤害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

    他在走之前抛下一句,“我会证明给你看的。”说完,又对怀瑾说,“还有你,给我等着,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目的,但最好别让我抓住把柄。”

    真累,从来没这么累过。

    ......

    “对不起,因为我让你们兄弟吵架了。”

    我摇了摇头,道,“没事,没有你,这场架也会吵起来的,只要那根刺一直刺一直在,就是时间问题。”

    我收拾了下心情后,又问,“我表哥问了你什么?”

    怀瑾道,“也没什么,就是那个时代一些事情,比如当时的政事,当时通俗音乐,挺杂乱的。”

    听到怀瑾这样答,我心里想,难道真的是我的反应太过激了!

    但当时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能看出孝辉对怀瑾是一副盘问的嘴脸。

    晚上我要进房时,怀瑾叫住我,“乐明,你觉得我影响到你了吗?”

    我回过头,“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哥说的没错,我的到来让你这么多年的感情泛起了涟漪,也让你们的感情遭到了袭击。”

    我走到怀瑾面前,“如果这是你说的影响,那我也觉得你的确影响到了我。但我不认为这是坏事。”

    “我一直以来都在逃避,直到他有女朋友了,而且还是要以结婚为目的,我就知道我不能再逃避。逃避对我来说,不是解决的办法,这么多年,如果逃避有用,我早就放下了对他的感情,又何至于现在苦苦挣扎。”

    “你的出现让我有勇气踏出第一步,不管那一步的结果是好是坏,起码都能打破目前的僵局,为我自己博得一线生机,你说呢?”

    怀瑾如释重负的看着我,笑着道,“你能明白就好,我就怕你在我的影响下,糊里糊涂的做了决定。”

    我打趣他,“我都做了决定你才来提醒我,你也太不负责了吧!”

    怀瑾也开玩笑的道,“这辈子是为你做不了什么了,下辈子投个女儿身嫁给你吧!”

    我连忙把他赶出房门,“还是算了吧,等你长大成人,我都四十多岁了,我可不想为了等你苦熬二十年,还要被人说是老牛吃嫩草。”

    对怀瑾动心吗?我扪心自问。

    不,应该不能说动心,而是动情。

    动心是希望能有进一步的发展,但动情只是惺惺相惜。若我们同处一个年代,大概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无话不说的朋友,可就是这样,反而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因为彼此都太熟悉与了解。

    作为对象,还是要有留白,留白意味着还有很多空白的空间,有足够的遐想与迩思。

    作为朋友,唯一能做的,就是帮他重入轮回。

    所以,我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家里已经一催再催,留下来的理由也随着同学的离散变得越来越少。

    当我第二天终于找到相关的老师时,我实在是很激动。

    “老师,你真的知道张续吗?”

    “知道,12届的优秀毕业生啊!每一年都拿奖学金的那个。”

    经他提醒,我才恍然大悟。

    难怪我之前就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原来是以前听到过的风云人物。

    只听老师继续说,“现在说来,你们这一届的学生,包括上一届,都没有一个像他那么出色。学院在毕业的时候有个出国留学的机会给他,可惜他家境不好,没有钱支持他去留学。”

    老师一顿惋惜的样子,这个社会就这样,自己的努力的确很重要,但有些人一生下来的起点就注定比一般人高,普通人要花几年乃至几十年的功夫才能达到的高度,他们一生下来就达到了。

    除了喟叹一句,时也命也,余下的,也只有不断的努力。

    我也跟着感叹了一句,随即问我更关注的事情,“那老师,你知道他现在的消息吗?”

    “怎么?你找他有事啊!”

    实在不好找借口,总不好在本学院老师面前说什么要买书之类的鬼话。

    正当我纠结时,突然想到,好像这个老师对张续的印象不错,言语之间貌似对他的前途很是惋惜。有了。

    “是这样的老师。我家里问我我们这一届有没有优秀的毕业生,如果有的话,可以引荐一下。但就像老师说的我们这一届的水平实在不怎么样,如果张续真的不错,而他也有换工作的想法。我想我可以帮他做一下引荐,毕竟我们家能给的条件不会差到哪去。”

    这番话说的我脸不红心不跳,有时候不得不说,如果生的好,在做许多事,说许多话的时候都会事半功倍。

    果不其然,老师一听我这么说,也大开方便之门,“可以啊,你们做为一个学院出来的,能互相帮忙实在是不错。你等等,我帮你问问看。”

    事情简直不要进展的太顺利,没多久我就拿到了他的联系方式跟家庭工作地址。

    正当我沾沾自喜,想着快点回家告诉怀瑾这个好消息时,孝辉打电话过来了。

    “乐明,你在哪?”

    “我在外面,现在正要回去,怎么了?”

    我听孝辉的语气很急,不由猜到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你现在先别回去,我在你家附近那个咖啡店等你,你一定要先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说完,不等我回复他就挂了。

    虽然我跟孝辉现在处于冷战期,但他如果真有事,我也不会置之不理。

    我到了咖啡店后,见孝辉神色沉重,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他每次想事情想得入神时,都会一副眉毛纠结在一起,脸上雷云密布的表情。

    “你到底怎么了?”我不安的问。

    “乐明,你真的相信怀瑾吗?”

    他什么事都没说,反而抛出一句这样的话。

    见他没有开玩笑,或者恶意诽谤的意思,我也耐下心来不解的问,“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如果我告诉你怀瑾不是在1983年死的,你信吗?”

    我如五雷轰顶,当时就不能言语。

    “你在说什么啊?他怎么会在这件事情上骗我们。”

    孝辉见我有点慌张,一边安抚我,一边缓缓的道,“你先别急,我知道这件事匪夷所思,但我调查的结果就是这样。”

    “我昨晚问了他,他死的时候当时都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他都怎么说的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