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

    原本只是过来撒个娇,没指望能得到回应的乱藤四郎睁大了眼。

    意识到主人今天格外好说话的其他刀剑男士也同时一呆,他们彼此对视一眼,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起来。

    小天狗立刻蹦蹦跳跳的举起了手,“主公大人,我也要抱抱!”

    “还,还有我……”五虎退小声道。

    堀川国广很有良心的拽着和泉守兼定,期待的道:“主人,胁差和打刀可以吗?”和泉守兼定重重的干咳一声,没说出反驳的话。

    “我那么可爱,主人一定会抱抱我的吧?”加州清光歪头卖萌。

    “不要歧视太刀嘛,我和弟弟也想抱抱家主呀,”离得最近的髭切已经从背后搂住了井野海的腰,软软的道,“是吧,那个…髭丸?”

    “是膝丸,兄长,”又被叫错名字的源氏重宝叹气,脸却有点红的瞥了一眼井野海,“我也想…唔,抱一下主人。”

    三日月宗近笑呵呵的道:“甚好甚好,老爷爷也想体验一下和主殿肌肤相亲的感觉呢。”

    他的平安流氓式发言遭到周围一致鄙视,“三日月你走开……”

    突然被里三层外三层围住的井野海:我在哪,我是谁,发生了什么?

    “好了,你们这样围着主公,他还怎么走路?”烛台切光忠体贴的为审神者解了围,他带着帅气的笑容拉住了对方的手,向前走去,“今晚这座游乐园只有本丸的大家,没有外人,您不用拘束,想玩什么都可以。”

    “转转杯?旋转木马?还是过山车?虽然太危险的设施我不太建议您玩……”

    伴随着付丧神低沉嗓音的贴心解说,眼看二人的身影就要消失在游乐园的夜色中,冲田组率先反应过来,急忙追了过去,“烛台切先生太狡猾了,等等我们啊!”

    其他刀剑男士也纷纷如梦初醒,匆匆跟了上去。

    **

    压切长谷部自认为遭遇了刃生中最大的危机。

    本丸除他外的同僚疑似全部叛变,主君失踪生死不明,他又因为一时不慎被鹤丸国永那个混蛋套了麻袋,好不容易挣扎出来时居然已经来到了现世!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褐发打刀警惕的看着前方,随意盘膝坐在长椅上的鹤丸国永,手已经按在了腰侧刀身上,“主呢,他被你们带到哪里去了?!”

    “主殿啊……”鹤丸国永慢悠悠的拉长了声调,在压切长谷部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的时候,突然往他身后一指,“不就在那吗?”

    压切长谷部急忙转头看去,那边只有正随着音乐吱呀转动的旋转木马,哪有审神者的踪迹?待他回过身,长椅上早没了鹤丸国永的身影。

    “可恶!”脾气算不上很好,只在主面前才格外温顺的头号忠犬顿时怒了,他一甩衣摆,拔出打刀就想把这里先翻个底朝天,身旁不远处却突然传来了青年熟悉的声音:

    “长谷部?”

    刚和一群小短刀坐完海盗船的井野海还有点没缓过来,在小夜左文字贴心的搀扶下晕乎乎的走着S形路线,看着前方的近侍,疑惑道,“你在这干什么呢?”说起来…之前在大门口好像也没有看到他。

    “……主!”见到审神者,压切长谷部眼圈一红,他飞快地跑过来,抓住井野海的手就开始上下打量,“您没事吧?这些家伙有没有伤害您?!”

    井野海茫然的眨眨眼,还没想明白对方的问题,周围被强行挤开的小短刀们已经黑了脸,合作意识极强的集体拖走了对方。乱藤四郎还露出可爱的笑脸,朝他挥挥手,“主人您先玩~我们来和长谷部先生解释就好啦!”

    “可恶,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先放开我!主!!”

    眼看压切长谷部悲愤的声音逐渐远去,还是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的井野海想了想,朝远处闪烁着绚丽灯光的中央城堡走去。

    ——想要和大家一起去游乐园。

    十一岁时许下的心愿,如今也算是实现了吧。

    耳边似乎响起了昔日大家的欢笑吵闹声,井野海望着眼前华丽又富有童话色彩的尖顶城堡,也勾起了唇角。

    **

    城堡内部是铺着黑白方块的寂静走廊,高耸的书架上摆放着装饰用的书籍,铜铁浇铸的盔甲士兵沉默的立于两侧,护卫着城堡的安宁。

    漫步于昏黄的灯光下,井野海在角落发现了熟悉的身影。

    是烛台切光忠。

    “怎么自己在这里,”他走过去,发现对方在看石柱上的挂画,“你的同伴呢。”

    “鹤先生不知道在哪里…小伽罗说想自己逛一逛,也离开了,”烛台切光忠坐在长椅上,无奈的摊手,“而且太刀在夜里的视线实在不太好,找不到其他人,我只能来这里了。”

    ……好像是挺惨的。

    井野海也有些累了,他坐在对方旁边,透过城堡对面的窗户,能隐约看到外面高空绽放的,五光十色的烟花。

    “租下这里,要花不少钱吧,”井野海不傻,在看到空无一人的游乐园时,又联想到这个月大家格外疲惫的身影,他已经明白了付丧神们的付出,“辛苦你们了。”

    “能看到您的笑容,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烛台切光忠犹豫了下,鼓起勇气道,“您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大家都很喜欢…平时可以多笑一笑吗?”

    井野海一怔,即便听多了压切长谷部的无脑吹,他对这样直白的夸赞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抿了抿唇便将脸扭到了一边,嗯了一声。

    烛台切光忠突然感觉心头痒痒的。

    “主公,能把头转过来一下吗?”耳边响起男人的压低嗓音的话语,井野海疑惑的偏过头,还未将话说出,温热而柔软的唇瓣便将他的疑问堵在了口中。

    井野海微惊,然而在看到极近距离下,那带着忐忑试探的明亮金眸时,他顿了顿,揽住了烛台切光忠的腰,一手按在对方脑后,加深了这个吻。

    寂静的室内只有唇舌交缠的轻微水声作响,亲吻的愈发动情的二人拥在一起,几乎能听到彼此飞快的心跳。

    “在…这里?”英俊的付丧神轻喘,犹豫着想要解开纽扣,却被井野海按住了手。

    “胆子很大嘛,如果现在鹤丸国永或者大俱利伽罗突然闯进来……”井野海不出意料的看到烛台切光忠瞬间涨红的脸,刚要松开手,却又见对方期期艾艾的道,“如果您想要的话,没,没关系的……”

    怎么这么乖,井野海轻啄他泛红微肿的唇,声音里含着笑意,“回去再说。”

    ——————————

    这章甜!不!甜!!

    嘿西掀桌(╯‵□′)╯︵┻━┻:可恶,明明怎么看我拿的才是女主剧本,为什么最后成功占便宜的是烛台切光忠?!

    (因为审审这个老古板目前唯一承认恋爱关系的是咪酱啊,慈爱的摸摸嘿西狗头x

    第41章 完结啦

    第二日清晨,昨晚在游乐园疯了一宿的鹤丸国永正四仰八叉的躺在被褥里睡的正香,却突然听到推门被轻轻拉开的动静。

    “嗯?”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坐起身打了个哈欠,“醒的真早啊,光……”

    话还未说完,鹤丸国永便突然止住了动作。

    站在门口,看起来一脸尴尬的人的确是光坊没错,可……

    “…你的外套,”鹤丸国永睡意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他挑眉,语气微妙的道,“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呢?”

    “……”烛台切光忠抽抽嘴角,拽了拽衣服,装作无事发生般的扶腰望天花板。

    能不眼熟吗,这正是审神者日常穿着的那件外套,本丸里谁看谁眼熟。

    不得了啊这个光坊…鹤丸国永在心里咂舌,他就说昨晚怎么深夜了也没见对方回来,原来是睡在主殿房里了!

    明明之前搬去天守阁还一副不情不愿想回娘家的模样,这变化也太快了吧?鹤丸国永忍不住为好友的行动力点个赞,然而在点赞的同时,他微妙复杂的心情却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

    ——这种微妙的心情简略概括为,酸。

    “那个,鹤先生…”烛台切光忠刚想和对方说什么,就见鹤丸国永突然抬手捂住耳朵向外走,一边幽幽道,“抱歉啊光坊,我要和你绝交一上午,忘了我这颗柠檬精吧……”

    “……”烛台切光忠无语,仿佛听到了友谊的小船被无情掀翻的声音。

    **

    此时心情惆怅的不止鹤丸国永一人。

    压切长谷部脸上挂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神色憔悴,看起来比烛台切光忠更像昨晚纵欲过度的那一个。

    虽然这么说也没错,不过烛台切是亲身实战,他是隔墙听墙角就是了。

    一夜未眠的近侍大人走在本丸里,浑身散发的黑气让周围路过的同僚纷纷避让三尺,唯恐自己招惹上是非。

    压切长谷部倒完全没注意到周围的动静,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昨晚楼上的响动和喘息□□,一想到自己再次败给烛台切光忠,心里的酸味比鹤丸国永有过之而无不及,简直可以淹了整个本丸。

    可恶……烛台切光忠那家伙,究竟哪里比我好了?哈,听他最后都哭成什么样子了,真没用,怎么连一点疼都忍不了?

    实际上对□□也是一知半解,连对方为什么哭都没搞明白的天真打刀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宽衣解带来到审神者房间,展示一下自己完全不比烛台切光忠差的真材实料。

    这时,他眼角余光瞥到正蹑手蹑脚从旁边经过的药研藤四郎,顿时眼前一亮,火速拽住了对方的手,义正言辞道:“药研,我们以前关系还不错吧?!”

    ——呵呵,上次你看烛台切光忠不顺眼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已经很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药研藤四郎脸色一僵,发现那只拽着自己的手根本挣不开后,只得任命的推了推眼镜,“那个,宗三好像在自己的房间,我们先去找他?”

    能拖一个是一个,宗三,对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