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将军烈

    第五章 将军烈

    web.

    3z玩吧:由本站与著名游戏厂商‘九维网’共同运营。和其他几十万3z书友一起,边阅读、边娱乐吧!^_^

    回头说那晚的刺杀,计划上几乎天衣无缝,失败,就失败在肖凌对阿木图的低估。

    摘自:(b1yewaukuunyhskxjb).

    凡事,既然做了,就一定会遗留下痕迹,洛平川一直以来都这样想。可是对龙临山庄和落柏城里里外外搜寻了几天,竟然一点线索都没有查到,定是遗漏了什么!

    摘自:(gseul8cvpkm33u7n23).

    那天肖凌的两个部下用计引开洛平川和卡战,由肖凌进行刺杀。那两人,洛平川事后想来,一定是易容过了。那关键就是刺杀阿木图的人!

    摘自:(dg53ggrk92pzge.

    那晚阿木图在房内看书忽然蜡烛一闪,一道黑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移进,此人手里拿着把约三尺来长的刀,刀面不似一般大刀那么宽,而是如剑一样窄,并且通体散发出寒光!

    摘自:(lkvk1fjgulvwows4it).

    阿木图以书掷去,匆忙躲开刀锋所向的致命位置,被划破手臂。肖凌没料到阿木图的反应会如此迅速,就发怔的这一瞬间,阿木图拔出随身所带的短刀,刺向肖凌的心脏。

    摘自:(sblj8vfg0tdg).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出阿木图意料之外,肖凌躲开了要害部位,刀刺入了他的肩膀。

    摘自:(bldl8jy0yg).

    肖凌没有恋战,同来时一样,夺窗而出。

    摘自:(umwn8gr2m4gyahpb8j).

    若不是手臂上的伤痕,或许阿木图会以为这只是他的恍惚,这一来一去,只在刹那之间。

    摘自:(ojneyj4uimaom7bic).

    “王,你说刺杀之人,会是什么人,有什么企图?”洛平川问。

    摘自:(mkd5fzp6xvs).

    “不知道。”阿木图很干脆地丢了三个字,他低头看着老丞相发来的信函,就像洛平川说的事与他毫无关系一样。

    摘自:(el67fxiymitvdrrnb2ax).

    对他这个态度洛平川很不甘心,他继续追问,“那是封锁消息,还是缉捕刺客?”

    摘自:(clvvmdeyb1lfsx).

    阿木图放下信函,瞥了他一眼,“你都全城大搜捕了,还如何封锁消息?”

    摘自:(ujnf0t2fulxoc2z).

    洛平川挑挑眉,似笑非笑,“王,您就忍心看着我们那么多人辛勤劳苦抓刺客,也不肯透露一点什么?”

    摘自:(pjfodd9u.

    “什么事都要我告诉你,我还养着你们干什么。”阿木图甩甩袖子,离去。

    摘自:(9uyqdb3mkjidb2bs6d.

    在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见洛平川在里面大声说,“既然王说不抓便不抓了,属下从命,我的王!”

    摘自:(sonp2v9uk1).

    阿木图难得一笑,真是聪明人。洛平川这样说,一来免去了抓不到刺客的罪责,二来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卖了乖给自己。

    摘自:(yvgrkfhfoo2k).

    只是部下太聪明,有时候还真不是件好事。

    摘自:(hw0tkca9db).

    事实上,纵然刺客穿着黑衣蒙着面,阿木图又如何会不知道!那双眸子黑如星子,除了他还会有谁!十八年没见了,即便蒙着脸也可以一眼认出来,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血缘?阿木图讽刺地冷哼一声。

    摘自:(z73vkz42so53y3ptj8).

    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都才五岁,他在学射箭,左手上裹着白布,努力地一箭一箭射去,连弓的握手处都磨掉了漆。阿木图就在那个时候走了上去,说,让我表演给你看。

    摘自:(u5smlcfux8yskrmzp).

    拿箭拉弓射击,动作流畅到无懈可击,正中红心。

    摘自:(3yj5vawpjrvprj90r2om).

    那双乌黑的眼睛饱含怒气,脸色却苍白。

    摘自:(msz4jvcxiz).

    阿木图露出胜利的笑容,对他说,汉统人,我契沙总有一天会让你明白,谁才是王!

    摘自:(szsvnov).

    ……

    摘自:(ndk7igpim0db927d).

    我契沙,总有一天会让你明白,谁才是王。

    摘自:(iecpmawxoume).

    这句话,阿木图相信他一定记得,而且也一定记得他这双狼一样幽绿的眸子。

    摘自:(oi5q3c0xwglua9jgb).

    只是阿木图不会以为他只是为了这句话而来刺杀他。

    摘自:(wa2tiqiriq6pdpf3).

    十八年未见,他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却比以前更加清澈。

    摘自:(g7lgbv8ah8).

    莫凌霄啊莫凌霄!我期待着,你要拿什么来和我斗!

    摘自:(mde0uegmmvbx).

    契沙国都都灵城。

    摘自:(hhwkaftmkh1nyi4uv).

    一回来就有个宴会等着阿木图,美名曰,“压惊宴”。

    摘自:(b2svpqquda8q).

    如果是个接风宴他还能接受,却是压惊宴!主谋之人不想也知道,定是洛平川。而宴会的置办人北将军烈,更是与洛平川一丘之貉,说起刺杀,脸上竟会露出惊喜之情!看得阿木图想下令把他拉出去斩首。

    摘自:(xfek6cc4sb5).

    “太强啦!竟然敢刺杀我们的王!他的胆子还不是一般的大!而且竟然能伤到王,太了不起了!”烈说这话的时候,阿木图揉着额头,努力隐忍。这是臣子该说的话吗?怎么听都是对刺客的景仰!

    摘自:(3j7vleg4qxswdf44).

    忍无可忍,阿木图抬起头。

    摘自:(anxcvc8pchztkwpcvp).

    “烈将军,你最近是不是很闲?”阿木图笑起来,笑容慈祥和蔼。

    摘自:(vlo4wojsiqtjwvmjb).

    知情人都知道,每次阿木图露出这样的笑容,就说明有人要倒霉了。

    摘自:(qieunrlld0oaik0p).

    果然,阿木图不等他回话,继续说,“最近招了十万新兵,南将军处人手正缺,你去帮忙吧。”

    摘自:(xcvc8pchztkwpcvpj5).

    烈一脸无辜看向洛平川,洛平川却摇着扇子不看他。

    摘自:(vdlcfgyhfbcg6).

    “王……”烈无辜啊,真是比窦娥还无辜;烈委屈啊,真是比那谁还委屈……

    摘自:(1hecvhbhnn2wk6c2l).

    阿木图站起身,用不高不低的声音宣布:“传令下去,烈将军明日起程帮龙将军带新兵,南部军营所有士官,无论在骑射搏斗还是刀剑上,凡能战胜烈将军的,官升三级!任何人,包括厨房帮佣的,也可以前去挑战!”

    摘自:(lf54mknkj7vnwuy8).

    “王……”烈把尾音拖很长,阿木图这条命令不是要把他逼上绝路么……南军营上百万人,每天打一百个,也得多少年才打的完啊……他还要不要活了……

    摘自:(t0vl7ie75qsjemuhtx9).

    阿木图看着他阴笑:“赶紧去做准备吧。”

    摘自:(d4lkudko5y8xnpjr6dk8).

    于是乎,洛平川的同党羽翼北将军烈,被发配进了新兵营。

    摘自:(xxaji9q.

    =============================================================================

    摘自:(qbucldfao53akdyq).

    邦什国国都紫榆城天华殿

    摘自:(y6lu6b8vaoz73vkz42s).

    一个白衣男子,安静地站着,天空阴沉,风扯着他的白袍发出咧咧的声响。天华殿依山而建,是紫榆城最高的建筑,站在天华殿上,可以俯瞰整个王宫。

    摘自:(wwbudss7pwrqi).

    雨点突如其来,倾盆而下。

    摘自:(e445a9qdhhd1r).

    斗大的雨滴被风刮进,打到白衣男子身上,他却依然没动,仿佛毫无知觉。

    摘自:(j8vfg0tdg53ggrk92p).

    年轻而英俊的脸庞,冷漠淡然。黑色的眼眸深不可见,冰冷里透出一丝绝望,还有一丝期待。

    摘自:(hyl6oqpnvmj1).

    矛盾。

    摘自:(a0e7nnigkz).

    正如他一直在挣扎。

    摘自:(fgxzhwrrpnzo).

    “雷大人。”一旁的侍女小心翼翼地叫唤他,手中拿着披风,却又不敢上前。

    摘自:(yqqbgulkda).

    雷若月没有回头,只是摆了摆手。

    摘自:(5xj5zdu6iyfd).

    年仅二十就辅佐新君登记,做为邦什国最年轻的丞相,手握着邦什最大的权利,如同神一样的这个男子,有时候沉默得像个死人。

    摘自:(nyy8l).

    或者说,行尸走肉。

    摘自:(tf6zikwjczks).

    可怕的雷大人,可怜的雷大人,他总是面朝西而站,一站就是一天,纹丝不动。

    摘自:(lfyai8pc1m).

    没人能叫得动他,除非他自己醒来。

    摘自:(rmr4bqzn6a1h).

    那皇上原本不是皇上,而是王爷。一年前的那场宫变中,被雷若月扶持上了皇位。本是无能之人,却又是必不可少的摆设。朝中重权都在雷若月手中,而兵权雷若月亦有三分之一,另三分之二在邦什护国将军秦正慈手里。

    摘自:(nqkeisewpwl7cj).

    这时一内官前来传话,雷大人,兵部尚书大人求见。

    摘自:(uubw3qtjpgwttoytxrq).

    雷若月轻叹了口气,说,知道了,让他进来吧。

    摘自:(3lrma8pjfodd9).

    自那次宫变以后,朝野内外,几乎全都换了一次血,所有的官,几乎都是雷若月的人,所以有事,没人会先禀皇帝,只会先见雷丞相。

    摘自:(xpjxq9sjdactoqevz2).

    “大人,契沙又新征兵十万!”兵部尚书一来就切入正题。细作刚来告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都吃了一惊。

    摘自:(6q0mxpoutstd).

    雷若月点点头,说:“是时候了,阿木图都准备了十年了……契沙要打汉统了。”

    摘自:(nr3oxmhmhg).

    “那这仗,我们是站在哪边?”兵部尚书问。

    摘自:(tyvrgwrymtz3).

    谁都知道三角顶立之势是最稳定的,若是契沙真的打下了汉统,以阿木图霸道的作风,下一个目标一定会是邦什!

    摘自:(zsxxuyvgyilrt.

    而汉统那边,自前皇帝莫君心死后,其子莫听年接位,此人于莫君心的强悍完全不同,而是以仁德治国,在这十几年中,却也使汉统人民富庶起来。所以真打,汉统也没那么容易垮台!

    摘自:(jzejoa72qzs9xgq).

    雷若月说了四个字,“静观其变。”

    摘自:(37wtlqt9ikehgj09).

    之前雷若月从来未想过要让邦什加入战争。这时却忽然觉得,打仗了也不错。

    摘自:(aankvoluuubeybvihd).

    这片宫中,早就没了他的百灵,这个邦什,也再找不到他的魂,所以,打仗又如何?他孑然一身,早就没有眷恋了。只是心中总存在着那一点幻想,是这一点点的期待,使得他至今没有离开。

    摘自:(uydbwqwx1d66a1son).

    明知再也见不到,却还是不能死心。

    摘自:(pv5sn4yqvwzvlpfv).

    看不到尸体,他的心怎么能死得了?

    摘自:(kwvbqnffxh0y).

    雷若月忽然笑出声,把兵部尚书吓了一跳。

    摘自:(fanm8oje7tyeoxsx).

    雷大人的心思,真是谁都猜不到啊……

    摘自:(n5e4rna1sd6bwoewouy).

    ==========================================

    摘自:(i3vuizmtnwz2hdbdtg).

    烈到了南部军营,众将士夹道欢迎,要他们不欢迎也难啊,早在在烈来之前几天,皇上那道命令就在南部军营传开了——凡是在骑射、搏斗、刀剑上打败烈的人,直接晋升三级。

    摘自:(ftlkpg95degl).

    满大牛把这消息传播开来的时候,宁夏正和肖凌在校场射箭。

    摘自:(y4empd2.

    宁夏听到这个消息后,眼睛一亮。却又叹了口气。

    摘自:(ea8pimaiw.

    “想赢吗?”肖凌问她。

    摘自:(xl1rik4al3).

    “想。”她说,“只是不知道那个烈将军是什么人。”

    摘自:(3stj2tcmqqco).

    宁夏的这个疑惑,整个南部军营都有,所以烈来的那一天,军营里沸腾了起来,大家都想目睹一下烈将军的风采。

    摘自:(lsml2q7eeddldfmvghkz).

    龙沫九拍拍烈的肩膀以示安慰,他笑着说:“这几天大家的斗志高昂,训练的时候比以往认真了许多。”

    摘自:(6mbkplbwdki).

    烈一脸苦笑,这也算是他对南部军营做的小小贡献吧……

    摘自:(oxump06p39kk9848irc).

    走进校场,士兵们都向他望去,宁夏也在远处看到了。

    摘自:(vokmwpqpiqbuod).

    “竟然这么年轻……”她有点诧异。

    摘自:(evcwj6owabnexh).

    他们南军营统领龙沫九将军年近五十,而邦什国的护国将军秦正慈也快有六十了……这传说中的烈将军,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

    摘自:(ms56glbesn0nhl).

    这时候一个细小的声音在宁夏耳边响起,“烈将军是邦什国最年轻的将军,他十七岁时就被封为了北部将军。”

    摘自:(51wf4rzla9wx1oo).

    宁夏向后看去,是他们5555队体型最瘦小,年纪也最小的兵,叫裘小球,人如其名,比她还矮了半个头。

    摘自:(z1ny8lgzct6).

    “十七岁?我现在都十九了还才是新兵!”宁夏说。

    摘自:(iyf9ur48uer).

    “是的,烈将军十四岁就跟着王了,当时的汉统监军周奔就是他亲手杀死的!太了不起了!”说着话的时候,裘小球稚气的脸上满是崇拜之色。

    摘自:(19yauoxzjrtwiskkqti.

    “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啊……”宁夏感叹。要战胜他,恐怕不是容易的事呢。

    摘自:(xwnhynno39v4mdk2f).

    这天中午,原本该因午休而冷清的较场上,热闹得快掀翻了天。烈将军赤裸着上身,与新兵们玩摔交。

    摘自:(61ezileaoss15v7aiky).

    开始大家是因为皇上的那个令而来,但到后来只是想着可以赢他,赢一个英雄。可惜,没有一个人可以站在圈中超过一分钟。甚至,能接上三招的,都找不出几个来。

    摘自:(dr5pqc1k4ajkkr).

    满大牛咽了咽口水,有点紧张。他站进了圈中,稳稳站住。

    摘自:(9vw1wedkcm91znmdku).

    就体型而论,他比烈强壮了许多,个子也稍许高出一点,可是看到烈刚才的表现,以及站进圈内后感觉到的压迫,不由他不紧张。

    摘自:(fwmqeuzlr6qk).

    烈以手臂擦去额上的汗水,没有看满大牛,反而转向一边,对站离他很近的裘小球说:“喂,给我拿杯水来。”

    摘自:(ywfseisdgs).

    裘小球先是一愣,马上点点头,屁颠屁颠跑开了。

    摘自:(5dyux22zlf6y).

    宁夏推推一旁的肖凌,轻声问:“你怎么不上去试试?”

    摘自:(nerwxovrzt).

    肖凌轻笑,凑到她耳边说:“摔交太激烈,我怕伤口会裂开。”

    摘自:(grkqztkvuhotfsf64).

    宁夏一怔,忽然想起他肩上的伤还未痊愈。

    摘自:(apbh17vyq1ikrhc).

    见烈的注意力没有放在满大牛身上,宁夏给了他一个暗示,叫他赶快趁烈不注意的时候偷袭。满大牛领会,几步就冲上去想推倒烈,却不料烈身子向后一仰,脚轻轻一勾,他庞大的身体立刻因为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摘自:(vq3q5q4dslr).

    周围一片笑声,宁夏也用手捂住眼睛,这满大牛,太紧张了!

    摘自:(oqvs4nw7hytjqhehy6rq).

    烈轻笑,却没有一点讽刺的意思。

    摘自:(yklqri3ngf).

    他对满脸通红的满大牛说:“起来,继续。”

    摘自:(eretbrbzl4mp).

    满大牛受了鼓励,站起来,这下反而不紧张了。他沉住气,摆开姿势。探视性地向前推了一把,烈以手格开。满大牛以娴熟的动作猛地上前抓住烈的臂,用力向右下方摔去,他心里一高兴,心想这下一定能摔下他了。烈本想以同样的方式放倒满大牛,他身子向左侧去,反手抓住满大牛的臂,伸出右脚勾住他,一顶,竟然不动。

    摘自:(avwurtoztqb67zcmp).

    本以为能摔倒烈的满大牛,对于烈迅捷的反应能,着实呆了一下。而以为可以放倒满大牛的烈,也一怔。这大个子的力量,比他想的还要大。

    摘自:(utnli6q3pz6viyz).

    满大牛一摔不成,继续使出力气要摔烈,他被烈握住了臂也不管,搭上了他的肩膀就使蛮力。宁夏觉得,如果这时候满大牛抓住的人是她,她的骨头一定会被他给拆下来的……

    摘自:(cxed35inaicszgvsy4).

    烈真是没料到满大牛的力气会有如此之大,他顺势向满大牛用力的方向倒去,手离开他的臂,支撑住地面一个转身挣脱出来。

    摘自:(xu5ttgtrg2wjbfiy4).

    烈向后退了一步,沉下身子,第一次露出认真的表情。

    摘自:(6pvldelcsl4ftxe97.

    宁夏在心里暗暗叫好。能让烈认真起来,这也是一种胜利了。周围响起了为满大牛欢呼的声音。

    摘自:(cplblv7nhukpyt).

    “准备好,我来了。”说这话的时候,烈是笑着的,只有兴奋的时候他才会如此笑。他像只豹子一样扑了过来,他的脸在满大牛眼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放大,那一瞬间满大牛能做的只是做出防御的姿态,站稳顶住,但下一秒,他就四脚朝天躺倒在地上了。

    摘自:(kndlibuuzf7zix).

    真是可怕的速度!或许围观的人感受还不强烈,但是满大牛心里却清楚,那一瞬间他清晰地感觉到了恐惧!

    摘自:(4uvv6hr2i1ti2a).

    这个男人,他根本无法战胜!

    摘自:(lrnfsxf9amfskez).

    .haxwx.

    .haxwx.,全文字内容让您电脑、手机清爽阅读,同时避免txt等下载文件出现图片而不能阅读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