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命相

    第二章 命相

    web.

    3z玩吧:由本站与著名游戏厂商‘九维网’共同运营。和其他几十万3z书友一起,边阅读、边娱乐吧!^_^

    宁夏洗了个澡,换上肖凌给她的女装,摆弄起胭脂水粉。

    摘自:(gjakxj57tklqlsby9skp).

    宁夏端坐在镜子前,恍惚了下。她已经多久没有见过自己的模样了?

    摘自:(joskl34hgf2qgvsaa3c).

    半年了。

    摘自:(gchiqbtvpv4xkfir).

    她根本不敢照镜子。

    摘自:(ogyaazlrbfau2xerru2).

    她甚至不敢把脸上的污泥洗去。

    摘自:(9aozouqzanfyba4bezej).

    肖凌坐在外面等得不耐烦刚想闯进门去的时候,宁夏提着裙子走了出来。

    摘自:(svdxcpwha5).

    直到许多年以后,肖凌依然记得当时的场景。那个夏末的午后,心也随着风飘得很高,很远了……

    摘自:(b67zcmp0yrvx74jdgz7).

    沐浴过后,她的身上散发出了淡淡的香味,悄悄在空气中弥漫……

    摘自:(iwwzj4bkezdhm).

    原本被污泥覆盖的脸上,抹上一层淡淡的脂粉,肤胜白雪,眉似远山,唇如水桃,眸若星辰,貌比牡丹,浅笑盈盈,风情万种。

    摘自:(q4o0gjzrwlzrv).

    肖凌脑中跃上一个词:“女人”!

    摘自:(0bgj4owyo7lafg).

    男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有这样的妩媚!

    摘自:(r9ytr5j67sykyk).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透进来,照耀在她身上,刺目。

    摘自:(m0pbuork9c).

    肖凌不禁眯起了眼。

    摘自:(fmj68tqytrymz.

    鹅黄色的纱裙几乎在阳光里融化,逐渐透明起来。时间也仿佛停止了……

    摘自:(nganrsikfbvjgo1qobc).

    那一刻肖凌忘记了呼吸。

    摘自:(kh1nyi4uvtm4m).

    宁夏咳嗽了一声,把肖凌游离的魂拉了回来。他尴尬地摸摸鼻子,讪笑,“真漂亮。”

    摘自:(qlsofkhu4gbibhh3pl).

    “是你的衣服和胭脂好。”宁夏拉了下自己显得略短的头发,问肖凌,“这头发怎么办?哪个姑娘有我这么短的头发啊!”

    摘自:(nm13uiot3).

    “盘起来。”肖凌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他见过的美女又何其多,所以很快恢复了正常,把宁夏拉到椅子里坐下,站在她身后帮她摆弄起头发来,“你是肖夫人,又不是钟姑娘,头发当然该盘起来了。”

    摘自:(tgaot3gurariwjnfr).

    宁夏愣了愣,确实,她很习惯地梳了姑娘的头。

    摘自:(ddrftfhxmtm0i9k).

    头发盘起来,倒是不显得短了。

    摘自:(wljphkf6feyirc5h).

    她意外地发现肖凌盘发的技术很好。龙临山庄,位于落柏城西郊,是落柏城最高档最豪华最奢侈的客栈。这里的客人,非富即贵!住一晚的价格,可以够普通百姓用上一年!

    摘自:(4fah2jwqqo6f0uqr.

    与他们同来的还有两个人,扮做仆从。一个是在馄饨摊上见过的男子,另一个是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

    摘自:(oc1ysv9uw8z6ltnxb).

    当宁夏挽着肖凌的手臂踏入山庄的时候,她不禁惊叹。

    摘自:(jarosyknsqtwwia4).

    山庄是依山畔水而建,说风景如画一点不夸张。作为客栈,这确实过于奢侈了。这地方,简直就像宫殿!

    摘自:(eai8wsrbub4z).

    而且穿过前厅进入回廊,里面竟然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所有客人住的都是独立的小楼,楼与楼之间以回廊相连,之间繁花尽放,亭台楼榭无一或缺。

    摘自:(0ebictub3nrfzpn6).

    他们住的那楼,叫做“凝香楼”,位于山庄最南边,肖凌挑的时候就是看中是这里的静谧。龙临山庄的侍从也受过格外的培训,每一栋楼都有专门的侍从服侍客人,为了给客人绝对的满意。可是这让肖凌作为理由,要求和宁夏睡一间房,理由眼线众多,不让别人怀疑他们夫妻的身份。

    摘自:(hir1nrmxo8ybhh0fckd).

    宁夏皱了皱眉,不就是盗匹马?搞得跟做间谍似的!如果这马的主人真惹不起,那不要马便罢了!

    摘自:(p0iqu9ix4pgvm).

    尽管肖凌一直都面带微笑,波澜不惊的样子,但是宁夏可以从他带的两个手下的神情中辨认出事态的严重性,这次,可绝非为了马而来啊!

    摘自:(xh0zro6fmb367h).

    宁夏不明白肖凌是真没看出她是女人,还是假装不知道。

    摘自:(fe2jeusmemoepk).

    用肖凌的话来说,让宁夏扮女装实在是失策。本想以夫妻的名义入住比较不会引人注意,但是自打宁夏一进入山庄,所有的目光都围绕在她身上。

    摘自:(aftsioa1g8).

    不只是美丽的容貌,更为了她换上女装后体现出来的尊贵气质,和眼神中仿佛男人般的坚定和强硬。

    摘自:(gmmvbxjmlvck).

    肖凌悲哀地发现,从她进入山庄开始,全山庄的人都知道他们了……

    摘自:(zwfxbucezi).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们的计划,就得更详细和周密了,而且绝不能暴露出一点破绽。月上中天,肖凌睁开眼睛,向旁边看去。

    摘自:(f4yquelqe.

    宁夏睡得很熟,全无防备。醒着的她就像个刺猬,那时根本无法想象睡着的她竟然可以这样安静,安静得像朵海棠。

    摘自:(a8q1afpqdigocicgt).

    肖凌莞尔,悄悄起身,换上黑夜装,走到窗边,轻吹一口哨,两道影子闪过,他打了个暗号,跃窗而出。

    摘自:(v6hr2i1ti2afn8z).

    月下世界安静而甜蜜,知了在夏末吟唱着最后的歌,夜色中悄悄弥散着花朵的芬芳,然而这个地方,三天后,必会有腥风血雨。

    摘自:(q69a6c98kmk).

    =========================================================================================自打出逃后,宁夏第一次睡那么好的觉,而且在那么舒服的床上。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已经穿过窗户晒进了房里,臃懒而惬意。

    摘自:(ig2c6z21zzl5m8biosme).

    她每次醒来的时候,都奢侈地希望这可以是一个梦,一切都只是梦,她还是邦什国的夏宁公主,她还是邦什国王手心里最骄傲的长公主……

    摘自:(taqbtu8hyg).

    可是每次都失望地醒来面对现实。宁夏伸了个懒腰,手抬起处,忽然意识到身边还躺着一个人。

    摘自:(zhk5cdgtd55a).

    肖凌,她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又那么仔细地打量他。如果他们不是在那种情形下相遇,她一定会以为他只是个贵公子。面如冠玉,温柔如风,气宇轩昂,风流倜傥。

    摘自:(5lcesfttbqtqsqzng).

    但他不只是这样,他还是个马商,他有着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她只知道他是个马商,可或许,连马商的身份都只是个幌子。她看不见他的底牌。

    摘自:(cftwcdlpxa1nahvxi5i).

    宁夏意外地发现他的睫毛很长。确实,他有着一双很好看,又很可怕的眼睛。猛地,他睁开了双眼,宁夏吓了一大跳,惊坐起来。

    摘自:(jgjmku8pdii8qd).

    他略带嘲讽,戏谑地看着她,“看够了没有?”

    摘自:(eha6oeedf4).

    宁夏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她不用摸已经感觉到灼热的温度了,更不敢想象会红到什么程度。

    摘自:(ko5y8xnpjr6d).

    她又羞又恼,用枕头捂住肖凌的脸,却依然掩盖不住他可恶的笑声。

    摘自:(4owa8khh9e).

    肖凌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忽然之间,他和她,隔了一个枕头。

    摘自:(0vq3q5q4dslr).

    笑容褪去,他的眼对上她的眼,有些东西在暗暗流动,世界安静了,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摘自:(ezid7644leahcbk.

    宁夏的背被汗水浸湿了,就在他的唇要触碰到她的时,她忽然别开了脸。

    摘自:(zazmapbhnzjk).

    他的唇从她脸庞擦过,温润柔软,宁夏的心被拉扯了一下。她抬起眼,正好对上他的,那里,已经没有刚才的深邃迷离,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一层玩味。

    摘自:(sbsoan5acm).

    宁夏忽然很恼怒,她用力推开了他,拢了拢头发,站起身,对他用力哼了一声,走出门去。

    摘自:(bllq0ax4rzmtmreumkp).

    肖凌轻笑,趴在床上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直到消失在门口,他才把头埋进被子里。

    摘自:(icbqhrjdghed3).

    看来这趟契沙之行,出了个意外。

    摘自:(eg4qxswdf44shuk.

    世事难料,不是吗?

    摘自:(yduho6y7knxjtihc).

    吃了午饭,宁夏百无聊赖地在庭院闲逛,凝香楼的侍女小葱见她如此,便提议她去逛集市,今天正逢半年一次的庙会。

    摘自:(tel1spfkmx7mg).

    宁夏是个喜欢热闹的人,跑去问了肖凌意见,肖凌不置可否。只是对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说:“换男装。”

    摘自:(zidb9qjkljvcwqlem).

    在侍女小葱惊讶的目光下,宁夏重新换上她那件破烂的衣服,带上她破烂的帽子,并且用黑灰色的药粉涂抹脸,掩盖住了原本水嫩的装容。

    摘自:(8mutspag743zdiheopev).

    肖凌见怪不怪地捏了把宁夏的脸,溺爱地说:“玩得开心我等你回来。”

    摘自:(5akqny1vpk57hs8v5).

    肖凌下手很重,宁夏知道他是在外人面前刻意装亲密,在他捏住她脸的时候只能用目光狠狠瞪他。

    摘自:(beai8wsrbub4zktu7g4).

    更让小葱吃惊的是,宁夏模仿男人的声音惟妙惟肖,要不是事先知道,也会把她当成俊俏的小哥。这时小葱才恍然大悟,她感慨地说,难怪肖大人放心夫人出来,夫人打扮成这样,谁都不会注意你呢。

    摘自:(j629fddrreg).

    宁夏心里暗笑,他当然放心了,我又不是他老婆。他只在乎我会不会逃跑,不在乎我会不会被别的男人看!

    摘自:(e6srixlgtx).

    这本是个逃跑的好机会,但是宁夏犹豫了。

    摘自:(xgltiuezhk5cdgtd55a).

    肖凌是张好牌,她现在虽然逃出了邦什,但要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培养自己的党羽,又谈何容易!可肖凌不同,他有钱有权,虽然目前还不清楚他的底细,但若是可以利用,对她会非常有帮助。

    摘自:(7xzzt8ovapt).

    只是,要如何让他心甘情愿地帮忙,这才是最需要动脑筋的地方。

    摘自:(p8s2tvhnzdvzwxcjcycj).

    宁夏和小葱坐着龙临山庄的豪华马车到达集市的时候,已经是快要日落了,于是找了落柏城最赋盛名的酒楼“听风楼”点了一桌子的菜豪吃起来。反正肖凌掏的钱,宁夏就多吃点当是对落柏城的贡献了。

    摘自:(mvhzy5xcitxwahc1s).

    小葱做为一个称职的地陪,一路上不停地给宁夏介绍落柏城的情况,后来知道宁夏是来自邦什的商人后,更是恨不得把契沙民族,文化,地理,历史全部讲与她知道。

    摘自:(ht9qpg0fdm7z).

    二十年前的契沙还没有现在的统一,按民族分成的部落对内各自管理,对外联合起来共同抗敌。但是这样的国家形式并不稳定。

    摘自:(ctz0s1gufnb).

    当时因为抗敌意见的不同意,部落之间产生了严重的分歧,甚至发生了内部战争,当时北沙部落的首领达曼,凭借着强大的铁骑和人心,统一了全契沙大大小小二十七个部落,成为了其契沙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君主。而当时的汉统国尚未平定内乱,皇帝莫君心为了提防威胁到其北部防线的契沙,把爱女心诺公主嫁给达曼,以示期望和平之心。

    摘自:(v5sbsoan5acml7bbmr.

    国家之间总在战于不战之间徘徊,心诺公主并未给两国带来多久的和平。

    摘自:(sviaafvnjsu.

    在心诺公主的儿子阿木图王子三岁的时候,莫君心平定了内乱,疆域向南扩展吞并了当时的南蛮国后,意图拔掉契沙这颗眼中钉,甚至不管自己心爱的女儿。

    摘自:(nvzjdzdcld).

    契沙与汉统的战争,以当时两国兵力来看至少可以持续五年以上。然而就在两国交战后的第二年冬天,达曼忽然死了,契沙军溃败投降。关于达曼的死因,至今仍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也无人考证,只能成为历史的一个谜了。

    摘自:(tdtmwimnqrh3v).

    达曼是个至情之人,一生就只有心诺公主一个女人,而心诺公主也在达曼死后随他去了,只留下阿木图王子。正因阿木图也是莫君心的外孙,念在这份情意上,莫君心退兵回到镜安城,封阿木图为契沙王,留周奔将军和永亲王辅佐阿木图。

    摘自:(balwjo0uictbf).

    说是辅佐,实是掌权监视,那年阿木图仅五岁。

    摘自:(hedx1pnuhysruwci7).

    说到阿木图,小葱一脸敬仰。她说,阿木图十三岁杀了周奔,十四岁俘虏了永亲王为人质。十五岁,派使节去汉统宣布独立。接下来与邦什结盟,国内减赋轻税,以富裕人民为建设边防的基础,仅仅十年,契沙的强大已经令周围各国不敢侧目了。

    摘自:(2b4nr3oxmhmhgvzp).

    宁夏听小葱讲着的时候,面无表情。谁都有故事,故事讲出来的和实际上的大多相差甚远。

    摘自:(0fufb1gjyrjendvoe2q).

    只是宁夏这样想的时候,没有想到,小葱现在讲的故事,竟会与她的人生相交集。

    摘自:(h7k6ihcto0by4).

    随着夕阳西下,华灯初上,街上越来越热闹,到庙会门口,小葱指着里面问,“夫人,要不要去求一支签?”

    摘自:(pecffwz27vn8m).

    据小葱介绍,契沙人原本是不信佛的,他们信仰着草原之神甘卡。然而随着与邦什的来往密切,佛教也逐渐传入契沙,并在邦什人聚集的落柏城建了庙宇。

    摘自:(keuyjh7f9gxb1xxaji9q).

    曾经宁夏信佛,每月都会去上香,但是现在,宁夏不信了。

    摘自:(5zjwxb).

    佛是什么?佛根本保佑不了她,根本保佑不了邦什!佛什么都不是,自己,只能靠自己去保护!

    摘自:(agcpqvlicbqhr).

    看着小葱跪在佛像面前,宁夏抬起头注视着那尊表情永远不会变的佛。

    摘自:(sd5zdajpuwcqa).

    冷笑。

    摘自:(ohxaucmp4j2gpjfb7).

    惠静师傅帮一位信徒解完签后,喝了口水。他忽然注意到站在庙堂之上仰视着佛像的宁夏。她的眼神尖锐,冰冷,并带着深深的恨意。

    摘自:(ien2keyiysvwbici).

    惠静走上去,对宁夏行了个礼,问,“女施主,可要老僧为您解了次签?”

    摘自:(dffkoz6xac5a).

    宁夏转过头,以同样冷漠的表情对惠静。

    摘自:(0jxk5ajx0ztp5pfk5).

    “签,真能求得所想吗?”

    摘自:(ugnbvdk1einggec).

    “世事皆起自因终自果,能否求得,皆看诚意。”惠静说这话的时候,观察到宁夏的面貌,心里暗惊。

    摘自:(phfuzxsegsx).

    宁夏冷哼一声,惠静却毫不介意,他以极其诚恳地态度,对宁夏说,“施主,可否让老僧看下您掌纹?”

    摘自:(hs9wzul8vfy6effwzimg).

    宁夏微笑,但是笑意并未传达到眼里,她伸出左手到惠静面前,说,“你真看的出来,我便信你所说。”惠静摇摇头,微笑着说:“姑娘,我要看你的右手。”

    摘自:(fiymgbhhkyqpul).

    宁夏愣了愣,遂伸出右手。

    摘自:(xqpw4r5p4jcydo.

    惠静看了宁夏的掌纹,又伸手触摸宁夏的手骨,眉头越皱越深。

    摘自:(sqhe8bc46ul).

    宁夏笑了起来,话里带着讥讽,“师傅,看不出来吧?佛难道没有告诉你,我是被他遗弃的人么?”

    摘自:(brag8y6wthnocpyatui).

    “阿弥陀佛。”惠静退后一步,做了个深呼吸,然后展开他布满皱纹的笑容,“姑娘,你没有被佛主遗弃,是你遗弃了自己的信念。”

    摘自:(vlpfvtbdsys2msyk61ve).

    “信念?”宁夏冷笑,“为什么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在我最痛苦的时候,佛不来帮我?这世界上,根本没有神。”

    摘自:(fgfejoglsg8).

    “施主,无论世事如何变迁,都是一个定数。”

    摘自:(yq9gjlaegt92huen8an).

    “那你告诉我,我的定数,是什么?”宁夏敛起笑容。

    摘自:(vhyfq3vowbqlnr).

    惠静没有在意她的态度,也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温柔如春风的微笑,说,“你真的会给这个世界带来腥风血雨。”

    摘自:(eoppditvewcv7u).

    “你错了。是这个世界,把我卷入了腥风血雨中。”宁夏回以一个春风的微笑。

    摘自:(0phyh31agh).

    “施主,放下执念,你会听见自己心底最忠实的声音。”惠静依然微笑,但是他的微笑却无法传染给宁夏。

    摘自:(ewa2al0vlv1q).

    宁夏挑挑眉,吸了口气,轻佻地笑出来,“师傅,你说笑了,如果连我自己都放弃了自己,我还能有什么?”

    摘自:(xwt4a94o0i).

    “姑娘,记住老僧的话,万千生命,皆在你的一念之间。”说完这句话,惠静脸上显露出了明显的疲惫之态,一边的小和尚见了,赶紧过来扶惠静。

    摘自:(demwtrcze7ff).

    惠静行了个礼,随小和尚离去。

    摘自:(9he7ztpzns5vtsnss).

    内堂中,小和尚抱怨道:“师傅,那个人甚是无礼,为何还要跟她说那么多话!”

    摘自:(gc6ojrhvycbsaa0rvic).

    惠静只是摇头。他这一生阅人无数,也非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相,只是不明白,为何如此之相会出现在一个女子身上!

    摘自:(ocvor93vokscgg).

    王命和亡命之相,战争和血腥,痛苦和挣扎,混杂的命脉,矛盾的方向……

    摘自:(jdnxusakq6).

    惠静抬起头,忽见天空隐隐风云翻腾起来。

    摘自:(pkg1objvvtgh).

    惠静揉揉发疼眉心,自言自语道:“恐怕战争又要来了……”

    摘自:(koybudwvtf6x1.

    .haxwx.

    .haxwx.,全文字内容让您电脑、手机清爽阅读,同时避免txt等下载文件出现图片而不能阅读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