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往事一

    43 往事一

    web.

    3z玩吧:由本站与著名游戏厂商‘九维网’共同运营。和其他几十万3z书友一起,边阅读、边娱乐吧!^_^

    皇后既然已经打草惊了“蛇”,就一定会加紧人力监视,想要在她下手前把家人带走,恐不是件容易的事。

    摘自:(vfg0tdg53gg).

    而且那陈金太这次走了,只要回去一细想,没多久一定又会回来,而且必是来强的,只恐那时已无回天之力。

    摘自:(bdyjy0zlzjkljijy).

    所以陈金太刚撤走,心诺就对魏大人说:“我们耽搁地已够久了,现在一定要走。”

    摘自:(aomae6sebv87).

    魏大人心下叹息,苦闷地点了点头,散了些仆役,然后带上家眷,仆从,侍卫共三十多人,连夜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重门关。而事实上,他们踏出家门口没多久,陈金太就带领了人马包围了已空的太守附。只是当他发现魏俯已空了才想到令人封锁关口时,已经晚了。

    摘自:(d6fr0ksarcb9cpremo).

    这也是就是做边疆太守的好处了,在皇令还没把他的权利撤消前,想离开就离开。

    摘自:(bvwhg2oa7uts).

    魏大人的队伍刚离开重门关,就与前来迎接的秦正相遇。见到秦正,心诺多少松了口气,这样在邦什也好有个照应了。

    摘自:(gzosx3rafhr9xr9qo).

    秦正与魏大人打过招呼后,暗暗观察心诺,虽已听说魏大人的公主孙女貌美如仙,但一般人们于公主的夸奖都是畏于其后台的强硬,会把一般的说成美丽的,把美丽的说成天仙的。

    摘自:(2xejnf4eaqmyjgv).

    可这心诺,是真的天仙。

    摘自:(02629duzwajvryr.

    就在秦正打量着心诺的时候,心事重重一直低头思索的心诺忽然抬起头来对秦正说:“秦公子,我担心陈金太会在后赶来,可否请秦公子先行带我外公离开,我留下阻挡他们。”

    摘自:(gsvqfugabsaf).

    秦正一愣。

    摘自:(z3osfh0s1f).

    她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要如何挡住陈金太的队伍?

    摘自:(60hvy1ie6tgu).

    当下秦正就回道:“不行,公主,他们那么多人,你怎么挡得住!”

    摘自:(adawe3wedffkoz6xa).

    “是,所以要请秦将军帮我个忙。”心诺紧接着说,“只请秦将军的人先行带我外公家眷仆人离开,只需留5个壮丁,6匹马给我,足够。”

    摘自:(vbqnffxh0yzaaxs).

    五个人?怎么抵挡得住陈金太那几十个人?

    摘自:(qbi7jzfvbji).

    心诺莞尔,指着不远处的一片松林,对秦正说出了她的计划。

    摘自:(0ma8jmyo1wkzyy50v.

    秦正听完,眼中闪过震惊,还有敬佩。

    摘自:(tg17xhe.

    惊的是一个襁褓中的公主能有如此的智慧;佩的是,她这个计划,需要极其大的胆和极其细的心!

    摘自:(cht9xexon1qzuqllx.

    于是他坚持要留下来与她一起,并让其他家丁侍卫护送魏大人先行。说服魏大人带着老弱眷属先行离开后,心诺令秦正带上五个人,先骑马在松林入口来回走多,留下无数马蹄印,然后并于马尾扎上了树枝。

    摘自:(jijyevtz4iij0).

    松林里松树很高大,抵挡了大部分的白雪,不远处的地上因为那些奔跑的马儿及马尾巴上拖地的枝桠,扬起了灰尘。

    摘自:(fmb0kxwzbv7zptsny7).

    心诺就站在林外,等着陈金太的到来。

    摘自:(zjszlz9s8e2paiou).

    一阵风刮起,心诺颤了颤。不习惯如此的寒冷,她的脸已经被冷风吹出了异样的红色。

    摘自:(hdihvxzntyxmiaa4hza).

    她的身体早在到重门就出现了异常,只是一直没时间去处理,但求不要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出现问题才好。

    摘自:(r89gks6vsfcqsdzdt5nd).

    秦正看在眼里,鬼使神差地把自己的披风披在她的肩膀上。

    摘自:(b3yf9nbdrm).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心诺被他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是他,展出一抹令人心悸的笑容来,轻声说:“谢谢。”

    摘自:(h0rir7ky.

    幸亏秦正黝黑的脸很难看出脸红来,否则丢人可丢大了。

    摘自:(ndjj89yyuxum9vxik).

    他摸摸鼻子,犹豫了一下,说:“公主,若是此计不通,秦正定保你杀出重围。”

    摘自:(vhaar7pkggripntsngan).

    心诺听罢又笑,却轻摇了摇头,“不行,秦公子,你的任务是护送我外公!如果被陈金太看穿了,请务必带着你的人向相反方向跑去,尽可能为外公多争取一些时间……我知道,对你来说,这很危险,你我非亲非故,本不必冒这个险。”

    摘自:(fbqzg2v3fo).

    “不。”秦正打断了她的话,“我秦正不是贪生怕死之人,我受雷大人之托,一定尽全力保护魏大人!”

    摘自:(lij3zk5nkckp).

    心诺感激地看着他。

    摘自:(gmbdfmhnty05w6rx).

    得知母亲入狱后,许多平日还来往的大臣,亲戚都明哲保身躲得远远的,可他一个外人,竟能做到如此!

    摘自:(bn4mj7p2vji9).

    她还没来得及表示她的感激,远处就传来一阵马蹄声,放眼望去,至少也有五十多人。

    摘自:(hrvwp8s2tvhnzdvz.

    那为首的,便是陈金太。

    摘自:(plme07knffekguqzz523).

    秦正悄悄握紧了手中的剑。他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摘自:(zfcdx2q6e.

    心诺则暗暗沉了沉气,在冻得红通通的小脸上,绽放起了一抹淡定的微笑。

    摘自:(5juoe346niie65).

    陈金太等人到心诺面前停住,他还未开口,就听得心诺那如银铃般的声音响起:“陈大人,好巧啊,又让我们碰上了。”

    摘自:(zklxhmajpt).

    陈金太冷冷地说,“微臣请公主回。”

    摘自:(6rf126k6th6ja).

    比起陈金太的态度来,心诺显得自若多了,仿佛他是在说着一个笑话。

    摘自:(bv8ah8x5s4uzpusgj).

    “陈大人,本公主出来游玩,看到皇上的令牌不肯回,皇上都不会多责怪呢。”心诺嫣然一笑,“陈大人这般骑在马上就想把本公主请回去吗?”

    摘自:(jzysr6oqen2wxcoflssi).

    陈金太脸色变了变,说:“微臣不想得罪公主,但公主知道,您此次来重门关,本就没几个人知道,而现在又在这方圆几十里也无人烟之处,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想必也不会有人知道吧?”

    摘自:(gmnqweefxu4tbw.

    陈金太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明白了,心诺岂会听不出来?秦正站到心诺身后,随时准备拔剑而出。

    摘自:(nreigdwbieaqseawdki).

    可是,心诺听到他的这句话,非但没有被吓倒,反而大笑起来,笑得这么优雅,这么动人,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心中一动,恍惚了一下。

    摘自:(ylthuycjivf53rzfppum).

    可她接下来说的话,却让陈金太大吃一惊。

    摘自:(6ck7coxtxdxoinn).

    “陈大人说得没错呢,这里真是丝毫没有人烟,就算来场撕杀,或屠杀,也不会有人发现呢……”心诺说着,眼神间转换出一种冷然的媚来,并暗示性地把眼光瞥向松树林里。

    摘自:(1cbpf969zog).

    这时,陈金太才发现不远处的松树林里大有异动。

    摘自:(jn5rfwy1obidhnzond3e).

    陈金太本就是个胆小多疑的人,他虽未全部相信心诺的话,倒也不敢莽然行事。

    摘自:(4htqtr5ins).

    在他迟疑的时候,心诺继续发动心理攻击:“陈大人,你我本无怨无恨,何必刀刃相见?今我外公进入邦什,必不会再回汉统!不如你卖个人情给我,一把火把魏俯烧了,回去只需禀告皇后,魏俯着了大火,人全给烧死了!”

    摘自:(0onjmadtsg2j).

    陈金太并不发话,显然正在思考,心诺加了把劲:“如是这样,我心诺从此一定记得陈大人,而陈大人在皇后面前也能有个交代。当然还有第二个选择,就是看杀到最后,尸体堆上站着的,究竟是你的人还是我的。顺便可以告诉陈大人,我的皇家卫队数量可是你的好几倍。”

    摘自:(hidax96peqygp21).

    听到最后一句话,陈金太抬头重新望向松树林。皱了皱眉,显然在判断心诺的话有几分可信。

    摘自:(cjvjasc5gbh).

    要说他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他的原本就不想杀人。如果心诺说的是真的,他们的人力远多于自己的,那么贸然上前,最后的下场还不可想象。但如果听从心诺的意见,卖个顺水人情给她,也不是件坏事。

    摘自:(vuolap6wuyjfo2dzdde).

    想那魏贵妃再怎么样个死法,皇上也不会把自己的女儿杀了!更况且天下人都知道,莫君心最宠爱的就是这个心诺公主了。

    摘自:(fodkokbetfnjye30piqv).

    但同时,他也有个疑问,心诺说林子里是“皇家卫队”?怎么皇家卫队会出现在这个地方?!难道公主来这里,是受了皇上的暗遣?

    摘自:(mf4kw2xejnf4eaq).

    也或者说,这皇上打心底就不相信皇后的指正?!

    摘自:(hgvszletl9o).

    这事若放到其他人身上,他或许还有怀疑,但放在莫君心身上,陈金太则宁可信其有!

    摘自:(1qnuziylzvqsgym).

    他们那个行事诡异,聪明过人,手段残酷的皇上,难说早发现了皇后的阴谋,才派公主先来带走魏家人,留住了青山,而后慢慢会审!

    摘自:(kkdtndd4zd).

    想到这里,陈金太额上冒出了冷汗,若是真的,他和皇后,岂不是步步在走入皇上的套中?

    摘自:(qrwwgnnpdq0y).

    “既然公主这样说……”陈金太清了清嗓子,“那当微臣从未在此地见过公主。”

    摘自:(0spygkghsd).

    陈金太在思考的这一段时间中,心诺已经紧张地背都快僵了,却还要装做若无其事地微笑。在听到陈金太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暗暗松了一大口气。

    摘自:(fzirztptx2pn).

    “不过……”陈金太又开口,这两个字,让心诺刚放松的神经又紧绷起来。

    摘自:(kdb3gvss6oddl2yk).

    “恩?”心诺挑挑眉,冷冷地说,“陈大人还有什么话说?要知道本公主可没耐心。”

    摘自:(fe3kjpah8yng).

    听心诺这一说,陈金太态度马上软下来,“微臣想问公主,是否会回皇城去?如果是,微臣可一路保护公主。”

    摘自:(yevmjcta.

    心诺冷哼一声,道:“陈大人大可放心,皇上给我的侍卫队,比起你们这些人,安全多了。”

    摘自:(5lof3vcl204v).

    “是是……”陈金太心下一惊,果然是皇上的意思!并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贸然行动,否则……

    摘自:(zpgqjxglzvrkqgjal).

    “没别的事就不送了,陈大人走好。”心诺冷然说完,转身就走。

    摘自:(htx9tv8hlfyhyy6knauv).

    秦正跟在她身后离开,手还紧握着剑,就防止那陈金太会变卦。

    摘自:(rnn7hqdokn).

    回身进树林的时候,心诺脚下一拌,差点摔倒。秦正眼疾手快扶住了她,才发现她身上抖得厉害。

    摘自:(xugzazmapbhn).

    “公主?”

    摘自:(qv0baxf3ey).

    心诺摆摆手,轻声说,“快走,不要被他们看出破绽。”

    摘自:(wc35tgoojmxc).

    她刚才那些话,拿皇上的诡异行事风格唬住了怕事的陈金太,但只要仔细一推敲,就能发现里面有许多漏洞。凭着陈金太的多疑的性格,用不了多久就会追上来。

    摘自:(rgufzi3orymshobd).

    与林中侍卫集合后,秦正发现她的脸上开始泛出不正常的红晕,咳了两声,竟咳出了红色的血。

    摘自:(zalxkgt0ditpy7wnjgo).

    “公主!”他低呼。

    摘自:(7bbmrwfks1aze).

    “没事,别担心,只是冷到了有些感冒而已。”她努力挤出一抹笑容,对秦正说,“秦公子,麻烦你赶去与我外公会合好吗?到了邦什主城,陈金太才会知难而退。”

    摘自:(p9twoccrblwinf).

    秦正愣了愣,问:“你不去?”

    摘自:(xglgbi1ytxis8j).

    心诺摇摇头道:“我要在皇后发现我折回前,回都城去。这样才有可能救出我的母亲。”

    摘自:(fddqyyn7liv2qn).

    “可是你这样的身体……”秦正犹豫了一下。

    摘自:(yk61veld45hbaqb).

    “别为我担心……”才说完,她又咳出来,雪白的绸绢手帕上鲜血刺目惊心。

    摘自:(tlwjzysr6oq).

    秦正果断地吩咐随行侍卫,去赶上魏大人,自己跳上马,一把搂过心诺,向西边奔去。

    摘自:(blpkzllkubsayrdz2iu).

    “秦公子……”心诺还想说什么,却因马背颠簸,一阵晕绚。

    摘自:(wjfbpynnqlmqkga785).

    从小在皇宫长大的心诺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多日来的奔波早让她疲劳不堪,加上心绪一直就紧张着,身体的不适是意料中的事。可这样关键的时刻,她只有祈祷身体不要出大事,否则时间一耽搁,计划就全完了……

    摘自:(4kw2xejnf4ea).

    她是在跟时间赛跑,在皇后预料到她的行动前,一定要救出她的母亲才行……

    摘自:(zoodp3qfihi0).

    这样想着,她就昏迷了过去,这一昏迷,就是一整天。

    摘自:(hifuxeejzzznn1dibmes).

    心诺醒来,已经置身于一家客栈中。秦正一直守在她身边,没离开过。

    摘自:(rc5sm).

    大夫说,她是身体劳累过度,并受了寒,寒气侵肺,才会咳血。这毛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若不调理好,后果恐不乐观。所以大夫建议,卧床调养,切不可奔波。

    摘自:(xjyl6stc45st).

    但是心诺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下床,赶路。

    摘自:(3nqwlu7ccqhj4ibn).

    为这事秦正与她争执了半天,而又实在扭不过她。他这才明白这个公主有多么倔强,最后只好跟着她一起走。

    摘自:(arhevsyynaogkaxw6yb).

    秦正本是不该与公主一起走的。雷老爷交代的是护送魏大人安全到紫榆城,而非护送公主回去。只是他说服自己说,公主是魏大人的外孙女,当然他就有这个义务照顾到底。

    摘自:(hixed0j9di6qq).

    而事实上,他实在没有办法丢下公主离开。他若是放着她不管,她一定会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在某条马路的边上,病死前先冻死,然后等到来年开春的时候被人们发现她已经无法辨认面目的尸体……

    摘自:(dmpfjax9b6ufg4dz8y).

    真是可怕的想象。秦正咽了咽口水,尽量让马车跑得更平缓点。他拉开厚厚的布帘向内望去,公主身体卷成一团,又昏睡了过去。她的眉头微微皱起,脸色苍白透明,连嘴唇上的血丝都被仿佛抽干了一样。

    摘自:(knferrijrnmp).

    秦正看着有些心疼。他苦笑地摇摇头,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感到可笑。

    摘自:(gr9f8twjzzbfbvkb0).

    一路上一边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心诺,一边还要躲开人多的地方,就怕遇到皇后的眼线。

    摘自:(olzxrrn5ljhglcfab).

    心诺这次回去,要抢个皇后的措手不及,即便这样她也没有把握可以救出母亲。可是她的身体情况,却实在不容乐观。

    摘自:(9fowfmtmk1).

    十天后进入汉统都城——镜安城,秦正开在一家看起来很普通的客栈开了两间上房,同心诺以兄妹关系入住。名义上说,是妹妹病了上都城求医来了。

    摘自:(emhzz63xpo2i).

    心诺以白纱遮住引人注目的容颜,然后写了封信交给秦正,叫他拿去给都城最有名的红楼——醉月楼的老板娘,红娘。秦正虽然心中疑惑,却没多问,才半天时间就把红娘带来。那红娘一见心诺,哭得跟什么似的,心诺则只是笑笑,苍白无力。

    摘自:(jqazf8fxnbpyz6eq).

    接下来心诺对秦正说,“秦公子,谢谢这么多天来对心诺的照顾,这份情心诺如有生之年还不清,来生必定报答。”

    摘自:(rurrp6xt0kwvgnzp7rx).

    “秦某不敢。”秦正忙说,但同时明白心诺的意思,是要他走。他心中有些失落,甚至有些不舍,但更多的是不安。

    摘自:(plhhxmttp4efm).

    而心诺是真心感激秦正,因此才不愿把他牵扯进来。这事,一旦失败,除了心诺本人以外所有人,都可能被连累到。甚至连心诺自己,都不确定皇上会不会龙颜大怒下把自己杀了。更何况是秦正。

    摘自:(8sbho1o6x).

    而且秦正如果牵连进来,那这事就更没完了,因为这个时候秦正会代表邦什卷入此事,届时,不但母亲的叛国之罪百口莫辩,以皇上的个性,或许还会带来战争。

    摘自:(pq1bhheizamyp2).

    心诺很耐心地把其中的利益得失分析给秦正听,秦正不是不明白,于公于私,他都应该离开。长叹了口气,他才起身告别。只是不想这一别,再次见面,会三年后的战场上。

    摘自:(xxslen2phly8y5).

    秦正离去后,心诺脸色立刻正了正,开始对红娘交代她的计划。那红娘到底不是一般人,马上收起眼泪,进入了状态,并仔细与心诺商讨周详的计划,并提了许多很好的意见。

    摘自:(guku24owa8khh9e).

    一直到第二天天蒙蒙亮起,红娘才带着心诺离开客栈,直奔镜安城第一大烟花之地——醉月楼。

    摘自:(bvwbcru).

    这红娘,挂名上是醉月楼的老板娘,而众所周知开妓院的都要有后台,可没人能想到,红娘的后台,竟然会是汉统公主莫心诺!

    摘自:(t6uf5kp5qevgg9gco4e).

    心诺这一步棋,早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就布下了。那时她当然不可能会料到后来的局面,她这样做,是很单纯地想为父亲抓住当时京城内一个很难下手的大贪官的把柄,后来人抓到后,醉月楼也就自然地留下了。毕竟风月场所,是很好的收集信息的地方,这些信息,都有利于父亲更好的治理这个国家。当然这些,莫君心都不知道。

    摘自:(e1kesfvlpmakqmfm19q8).

    醉月楼院后花圃间有个幽静的别院,这里一般很少会有人来,红娘就把心诺安顿在那里。

    摘自:(lra51wrmf5s57i4).

    听得红娘介绍,说皇上已经悄悄发出搜寻令,全国范围内,秘密地寻找公主。当然皇上也知道,搜寻重点是在通向重门关的地方。可是他料不到的是,公主已经回了镜安城!

    摘自:(tv2lkuihroz1nzpzbg).

    这不是皇上不够聪明,想不到,而是皇上低估了心诺。

    摘自:(esrcbxkawxtrzym6).

    并且事实证明,这次皇上和心诺的比试,输就输在他对自己聪明的自视过高,以及太不了解自己的女儿。

    摘自:(0tjverrpyh3u).

    对心诺而言,现在最关键的是争取时间。在皇上发现她的行踪,或魏大人潜逃的事传入他的耳中,或皇后对母亲下手前,救出她的母亲。否则一旦看守加强,或把母亲转入天牢中,难度就会更大了。

    摘自:(exbwvs6px5ras7p80).

    即便母亲是被软禁在后宫,要救出来,也是需要一系列完美的计划。并且所有的计划安排都必须在短时间内完成。

    摘自:(zusnmvgs3nl1dvm).

    因此心诺的行动时间定在第二天凌晨。

    摘自:(hskxjb5zky90ny7k).

    可是这次行动,出了个意外,并且这个意外在后来,把心诺的整个人生都改变了。

    摘自:(pwaot0vl7ie75qsjem).

    这就是,遇到了达曼——阿木图的父亲。

    摘自:(0t2fulxoc2zxgfpqj).

    .haxwx.

    .haxwx.,全文字内容让您电脑、手机清爽阅读,同时避免txt等下载文件出现图片而不能阅读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