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往事五 我的妻

    47 往事五 我的妻

    web.

    3z玩吧:由本站与著名游戏厂商‘九维网’共同运营。和其他几十万3z书友一起,边阅读、边娱乐吧!^_^

    这一路走了二十多天,心诺身体本来就还未恢复,这一晃荡,身体早就疲惫不堪。

    摘自:(mbdtf6zikwjczkstbl.

    马车外的风景已经明显有了变化,辽阔的视野,蔚蓝的天空。

    摘自:(pdvbqg382pazs2b0jfo7).

    晚上下了场大雪,只是好在他们已经找到一家客栈落了脚。

    摘自:(zuji2tc5u6aqa).

    这是一个边陲小镇,真的很小,一共就几条街。这客栈,就在镇的最西边的官道旁。

    摘自:(h2bsozzbmqmzj).

    接近年关了,镇上很热闹,一点没有因为寒冷的天气而产生丝毫影响。从客栈三楼的窗户向外望去,明亮的红色灯笼点亮了整个小镇,喜

    摘自:(pyt3lfni5c9j4).

    气愉悦的气氛昭然若揭,就连只是观望的心诺都在不经意间露出了笑容。

    摘自:(vclcsh1idoxyiwyonp).

    对于像心诺这样带着庞然大队的路人,小镇上的人也没有表现出过度关注。这官道上,来往商人频繁,就连许多本镇上的人,有许多也是

    摘自:(s4b3zxmss7pi).

    外乡人定居过来的。

    摘自:(y85dgzzsqseydpe2p).

    陪嫁丫鬟红灵拿了披风给心诺披上,说:“小姐,天寒,请早点休息吧。”

    摘自:(i5uugbblwb9ppob).

    这红灵,本不是心诺的人,她把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丫头留在了魏贵妃身边,才安心离开。而红灵是因这次通婚,新选来伺候的丫头。大

    摘自:(d6mdkviaymh).

    部分宫中的丫头都是不愿意陪嫁到契沙的,毕竟这个遥远的地方对于生活安逸的汉统来说,无疑是可怕的,可是红灵来了。

    摘自:(wgeektbtn0jenodckikf).

    红灵对这样的安排没有表示抗拒,只是淡然地做着她该做的事。红灵当然会淡然,因为她本身就不是什么宫女。

    摘自:(gaudyohamr).

    当晚,这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小镇的西边的默默无闻的小客栈里,血光冲天。心诺本已躺下,听得楼下躁动,疑惑地起身,手还没有摸到门

    摘自:(mhngrxqwrfck).

    把,一把锋利的剑就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摘自:(5efqede40qou).

    “公主,请不要离开。”红灵幽灵般地出现在心诺背后,冷漠的语气,不带着一丝感情。

    摘自:(np9sea8vyd).

    剑很凉,虽还未触碰到,但已经可以感受那战栗的寒冷。

    摘自:(gp2uex1om1rc5sm0jry).

    “你想怎样?”心诺镇静地问。

    摘自:(qkqs3s7wli7qeww.

    “公主,主人只是想请你走一回。”红灵把剑放下,声音明显放柔和了。许多日相处下来,心诺善待部下,难得的心地宽厚,得到了大多

    摘自:(aegrqncdlp).

    数下属的好感,包括红灵。所以只要心诺不反抗,她是不会动手的。

    摘自:(glzk0wlzqdp.

    心诺转过身,不置可否地笑笑。这事能由她吗?

    摘自:(mprvpyyzozocvo0on).

    心诺被蒙着眼睛塞进了马车。好在红灵心地还不错,马车里准备了厚厚的垫子和被褥。

    摘自:(ttidawqlajk9c7vyqiye).

    心诺躺下继续补眠,但脑中转地飞快。

    摘自:(rk9cvprcsic).

    抢亲,抢她,谁是直接的受益者?如果契沙想要攻打汉统,那到是个很好的借口,然而如果是契沙王,那种用干脆利索的方式扫荡了草原

    摘自:(ml1ll8j0rc).

    ,平定诸多部落的人的性格,怎会大费周章地来求亲?契沙这次可是下了不少聘礼,他丝毫没有这样做的必要。

    摘自:(ssto5qsvw1qo).

    如果跟契沙没关系,那会是谁?皇后?她都被发配去边疆了,对皇后来说应该高兴少了个眼中刺,绑架她做什么?就算是杀了她,也对皇

    摘自:(xvlpks7v5moe3rmzd).

    后没有什么好处。

    摘自:(itcgbuhoavjudq0).

    心诺摇摇头,若是皇后可能还好,如果不是,那这个可能性,她就不敢胡乱猜测了。

    摘自:(dutzfopccgs).

    汉统把待嫁契沙的公主丢了,契沙把迎娶的汉统公主丢了,这事可大可小,但无论如何,即使两位老大明智不听谗言,两国百姓也会认为

    摘自:(w5m1ecivr4uucrla9kem).

    是对方使诈。

    摘自:(gycz48odqk).

    这定是个可怕的阴谋,以战争为目的阴谋。

    摘自:(m76smqxyvyd1).

    那看不见的第三者定是想引起汉统与邦什的误解。

    摘自:(r0x43ray4kbgt0jfz).

    当看到主事者时,宁夏心中一凉。

    摘自:(c8outucrz4w75y7).

    那号称“主人”的人,话语中明显带着邦什音!

    摘自:(89fdxojgbof).

    他第一眼看到心诺,就露出狰狞的表情,恶狠狠地瞪着她。心诺可以确定自己不认识他,也同样可以确定这个人一定很恨她。

    摘自:(dfy6qxtrgcjcz).

    他约莫三十岁左右,若不是表情狰狞,也算得上英俊。

    摘自:(vmqfddqyyn7liv).

    “你不明白我为什么找你来吧?”他开口,似乎一直在隐忍着怒气。

    摘自:(qnhygxxn19).

    “请明示。”心诺不卑不亢地说。

    摘自:(wubrag8y6.

    “因为莫君心欺骗了我!”男子笑,“你不知道莫君心答应了我什么吧?!你不知道他又如何出卖了我吧?!”

    摘自:(sy43gikydiix3kvo).

    至此,心诺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来由,不禁轻轻一叹。

    摘自:(mvtthum20reji).

    亲爱的父王啊,你又惹了些什么麻烦给我啊……

    摘自:(usl35aj9rdywxnb).

    心诺平静地说:“公子若是想报复莫君心,抓我来又能如何?你以为拿我当人质他就会低头?或者给你你想要的东西?”

    摘自:(cxckoybudwvtf6x1.

    男子拧起了眉,注视着心诺,想看出任何她心中真实的想法。

    摘自:(anskwpw5sfnd).

    心诺迎着他的目光,淡淡地说:“我这个差点被莫君心杀头的人,你以为他会在意?想必前阶段闹的满城风雨的事你也一定知道吧。要不

    摘自:(sylmvcpxhs).

    是正好契沙过来求亲,恐怕我早死在狱中了。”

    摘自:(y6effwzimgs3).

    见男子疑惑不语,心诺又说:“如果先生想报复莫君心,或许我们还能合作。你知道莫君心听信谗言,关了我母亲,我要的只是带我母亲

    摘自:(rg8hejsba4).

    离开那个牢笼一般的地方。如果顺便能帮帮先生的话,我也不介意。”

    摘自:(xn1jx32mfr9r).

    男子依然犹豫,却看的出来心动了。心诺继续努力劝服,磨了三天后,男子终是答应了,并且告诉了心诺他的身份。

    摘自:(fntlxquf5e).

    钟玑涣,邦什王四子,与莫君心私下协议,让莫君心先攻打邦什五城池,再由他出面假战一场后退兵,建立功绩以便登基。而后每年以附

    摘自:(lumeq0410sof).

    属国上供给宗主国的待遇上供汉统。当初莫君心是同意的,可当钟玑涣做内应让他攻打下五城池后,莫君心翻脸不认帐了,不肯退兵了。这让

    摘自:(e6fgqwxtxf).

    钟玑涣很生气,他的部队全军覆没是小事,皇上对他失望可就是大事了。

    摘自:(kcyj0f7e33tu).

    所以这才想了绑架心诺这出戏。

    摘自:(fgrkqhjebpskkjpbz).

    他一边叙述的时候,还一边絮叨着骂莫君心不重承诺,是小人。心诺想笑,他连枭雄和英雄的概念都分不清楚,还想做皇帝?可是心诺还

    摘自:(nkibafb1nzphr2bl3tt).

    真是不敢笑,万一把人家惹怒了,她的小命可经不起折腾。

    摘自:(vb92hwxbchgr8x).

    心诺忍着睡意听他唠叨完,已经月上中天,她疲惫地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这钟玑涣说到底,心肠其实还不算坏,好歹还给了她一个干净

    摘自:(dizb6ckiu3taqb).

    的房间,吃好住好。当然,功劳还是心诺的,她随便想了点他们可以采取的对付莫君心的计谋,那钟玑涣就连连念道:“妙!妙!”

    摘自:(lfrlsshpcofkae).

    好吧,脑袋不好用也不是他的错。

    摘自:(4mjvpx6wvz2tji.

    月光如水,迎着白皑皑的积雪,透亮。多美的一个夜晚啊,如果不是那么冷的话,她一定会去园中溜达溜达。

    摘自:(znbesrcbxka).

    惋惜了一下,回到房里,刚把门关上,忽然惊觉身后有人。来不及回头,一双大手就捂住了她的嘴,低沉浑厚还带着笑意的声音出现在她

    摘自:(5uugbblwb9ppo).

    耳畔:“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

    摘自:(aymhsczwaudf4yque).

    心诺从刚开始的惊恐中恢复过来,点点头。可是那人却还是没放手,她的背贴着他的胸膛,虽然隔着厚厚的衣服,还是让她不禁脸红起来。

    摘自:(isdzcaqiwekblqlugtfo).

    他发现了她想说话的意图,于是把手松开,轻环住她,把脸靠上去,贴着她的脸。

    摘自:(fq388ag8fkn0paca.

    心诺因为这样亲昵的动作而身体僵硬起来,脸红烧一般的烫,连带跟着心跳也加快。

    摘自:(zntyxmiaa4hzazz).

    “公子……”她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他的力量不是自己可以撼动后,彻底放弃了。

    摘自:(uokgb7pocoq3).

    “恩?”他懒懒地答应着,仿佛很享受。

    摘自:(dpdibtjh2bsozzbmqmzj).

    “这个……”心诺汗,不是应该他要有话对她说么?等了半天不见他主动开口,只好她来问,“公子找心诺可有事?”

    摘自:(xjthpoop1j).

    “没有。”男子的声音显然透着舒服的味道。

    摘自:(4qmai9xa67bu).

    “……”

    摘自:(m1ecivr4uu).

    “?”

    摘自:(s99f2eaozhqj).

    “这个……公子可否放开心诺?”她皱皱眉说。

    摘自:(xb1figdoxufziphfk).

    “不。”男子无赖。

    摘自:(6grxse6ajemwz84pmttn).

    心诺开始有些生气,道:“公子若再不松手,心诺要叫人了。”

    摘自:(pahwg0briv).

    男子顿了顿,终于松开他的魔爪,“公主真无情。”

    摘自:(vhazzskdnj6c).

    他一松手,心诺立刻跳开一步,回头望去。

    摘自:(rlsafuxdvvusgp2u).

    屋内没有点灯,但未关的门中月光如水倾泻下来,流淌到了他微笑的脸上,流淌入他幽绿的双眸中,焕发着宝石般的色泽。

    摘自:(zfjs1spzhf2pnhmtg6q).

    心诺愣了愣,这人,不就是在醉月楼中梅园里看到的客人?

    摘自:(7g0h80azwxiz4d).

    别跟她说这只是巧合,别跟她说他是散步散到这地方来了。

    摘自:(fj5imh).

    “你怎么会在这里?”心诺不着痕迹地向后退了一步。

    摘自:(xktbruvnxurr.

    “好荣幸公主还能记得在下。”达曼上前了一步,心诺只好退后,退出了门外。

    摘自:(filleajvpgd2fo).

    “公主好象很怕我?”达曼懒懒地靠在门框上,抬着脸,还抱住胸,眯笑地像只狐狸。

    摘自:(xpdvbqg382pazs2).

    心诺定了定神,笑道:“公子深夜造访,不觉得有任何不妥之处吗?”

    摘自:(squdfang0my).

    达曼夸张地长嘘了口气,笑着说,“我以为公主要感谢我才是,本公子不远千里赶来救你出水深火热。”

    摘自:(bqnffxh0yzaaxsdgyh.

    心诺一愣,皱眉:“救我?”

    摘自:(vkrxg).

    “有如此玉树临风之人来英雄救美,不知美人是否给这个面子?”达曼伸手抬起心诺的下巴。

    摘自:(oy7y6xcvi6wmuhif).

    心诺头一扭,闪过,回答道:“那真是扫了公子的兴致了,可惜本公主拒绝。”

    摘自:(wsxqpw4r5p4jcydo.

    对达曼的轻浮,心诺微微有些生气。她不是个情绪会有大起大伏的人,但对达曼的态度相当反感。况且,她可不认为达曼会是好心路过这

    摘自:(ttngxmprjxkti).

    里顺便来救她一下的。就怕才离开了这个笼子,会掉进另一个更大的笼子。

    摘自:(cqfpksmyci7c2).

    “公主不走?”达曼挑挑眉,似乎没料到心诺会这个态度。

    摘自:(hux11uqya6vsgvexut).

    “吃好穿好住好,我有离开的理由吗?”心诺说,“况且我不认为跟你走会更安全。”

    摘自:(3sopjsu241).

    “公主可曾想过,和亲公主在半路失踪,所带人员全惨死客栈,这样的情况会带来什么后果?”达曼凝视着他乌黑的双眼,缓缓道。

    摘自:(zqdpwfrqpurg7).

    心诺心中难免抽了一下。他说中了她最担心的问题。

    摘自:(ut61chuqxhqwlbjj99).

    她直视着他问:“所以呢?你是契沙人,那么是契沙王派你来带我回契沙的?”

    摘自:(3kvpkxqqdz9g).

    “差不多就是这样。”达曼又笑起来,“不知在下是否有幸护送公主?”

    摘自:(kvorjljj2m).

    心诺哼了一声,绕过他靠在门框上的身体,进屋,说:“看你如此在三请求,本公主就给你这个机会吧。”

    摘自:(q3hu45t57an6).

    心诺进屋找了件厚厚的披风,就随达曼出来。

    摘自:(jcaw3rmxvn).

    因为心诺本是个弱女子,加上这几天钟玑涣对她越来越信任,所以院里看守很松,没有费多大力气就去了。

    摘自:(pjtpmbvi1btt).

    心诺出去了才发现,原来这院子建在深山中,难怪钟玑涣不怕她跑了。若是她一个人,这山林是断然也走不出去的。即便有达曼在身边,

    摘自:(9kmrlyoboy).

    她依然觉得身体在打颤。

    摘自:(drftfhxmtm0i).

    达曼把她放在马前,用斗篷盖住她,以暧昧的姿势抱在怀里,柔声说道:“公主不要害怕,达曼会保护公主。”

    摘自:(jv8uljbmryyyoh5.

    对于这样的姿势,心诺虽然颇不习惯,却并不反感。这个只见过两次的男人,让她产生了一些莫名的心动。

    摘自:(5sylmvcpxhsoz7q).

    跑出五十里外,达曼带着心诺换了事先准备好的马车,此时天已微微亮了。

    摘自:(ztp5pfk5z3b).

    赶车的车夫穿着一般车夫的衣服,但光看那沉默谨慎的外表,就知道定不是一般人。

    摘自:(h5i7pddxopdey749vr5p).

    马车虽然从外面看起来破旧,里面却很宽敞精致,铺着厚厚的软毯,还有点心和暖炉放在一边。

    摘自:(puywxtzx4xuyec).

    心诺盘坐在毯子上,看着达曼一脸惬意的半躺着,皱了皱眉。

    摘自:(x3qfkzwelig8xgk).

    “你是什么人?”心诺问。

    摘自:(s3hont5tn4q).

    达曼懒懒地开口,笑得很邪恶,“我是坏人。”

    摘自:(ldaqnhxlcqrwwgnnpdq).

    心诺没好气地瞪回去。

    摘自:(i51qvxjmry0gcc).

    同样是护卫,眼前这家伙和雷家的秦正比起来,正是相差甚大啊!

    摘自:(d6szyrqatj).

    “本公主要休息了,请公子让开。”心诺用脚轻踢了下他那条斜斜地横亘了车厢大半部分的腿。

    摘自:(jcl3rbzmy8xm).

    “能够和公主同眠,真是达曼的荣幸。”他乖乖地收回脚,拍拍身边的软毛毯,看似诚恳地对心诺发出了邀请。但是眼神中却是坏坏的笑

    摘自:(cme4rytenu).

    意。

    摘自:(vqxxu4ssijfhf.

    如果她不去,他定会大笑;如果她去了,岂不是被他占了便宜?

    摘自:(duofe2jeusmemoepkak).

    “虎落平阳被犬欺。”笑吧,被笑也比被他占了便宜好。

    摘自:(noee3wpwtarhwrdzxfxh).

    心诺转过头不理他,抱了条毯子,缩成一团在靠门口的地方躺下来。闹腾了一夜,她又累又困,才一眨眼功夫,就梦见周公了。

    摘自:(8i4dqrvesr).

    他靠过去,躺在她旁边,伸手轻理她垂下的发丝。

    摘自:(dqxf0a5pxfko).

    她的脸色好苍白,一脸倦意,睡觉的时候竟还紧皱着眉头。

    摘自:(itpgqchp6r9dcjb5o).

    达曼不禁轻轻在她脸上印上一吻,就这样撑着脑袋看着她,许久。

    摘自:(qogyaazlrbfau2xerru).

    渐渐地,他的脸上凝起了冰。

    摘自:(biwxovfsqtke5emodx7f).

    他可以不管邦什和汉统有什么恩怨瓜葛,但敢绑架他的妻子,他定要此人付出代价!

    摘自:(9jmxvm147bcykak).

    只是当初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因为一个笨蛋钟玑涣,竟然引来了一场血腥的屠杀。

    摘自:(4jdgz79h9ml).

    .haxwx.

    .haxwx.,全文字内容让您电脑、手机清爽阅读,同时避免txt等下载文件出现图片而不能阅读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