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往事六 杀

    48 往事六 杀

    web.

    3z玩吧:由本站与著名游戏厂商‘九维网’共同运营。和其他几十万3z书友一起,边阅读、边娱乐吧!^_^

    心诺醒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达曼怀里,后者竟还凝视着她,带着一抹让她看了就想生气的笑容。

    摘自:(6bety9siwflhbmq).

    “你们王就是这样教你们待客之道的吗?”心诺冷冷地说,想要推开他,发现他那沉重的铁臂正以暧昧的姿势环住了她的腰。

    摘自:(vdxvgmhbakenc9vqf2).

    “公主好瘦,我们王可不喜欢如此瘦小的女子。”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手指收缩了一下,捏了捏她的腰。

    摘自:(fxmuuhntzrj2mlu1r7i).

    “你可知道调戏契沙王的女人会有什么下场?”心诺想露出凶悍的表情,却不料在达曼眼中,成了另一种风情。

    摘自:(prcsictbz0xfwokaebvi).

    达曼哈哈大笑,故意把心诺搂地更紧,在她耳边轻声道:“要不公主跟我远走高飞算了?”

    摘自:(mprqnbiqip1ca9kr).

    心诺的心因为他吐出的温润的气息抽了一下,惊吓后怒不可歇,双手用力推他的胸膛。这次达曼很配合地松手,心诺一下子失去平衡向后面的棉絮倒去,狼狈地连头上的发钗都掉了下来。

    摘自:(ujiix0am4zw0hq7r.

    达曼又是一阵大笑,心诺的脸憋更红了。

    摘自:(2k99eqwmjhotx.

    中午的时候,他们到一个小镇子的饭馆休息,心诺强忍着浑身的不适和酸痛,抬高头颅,高贵地不理达曼。

    摘自:(xl1rik4al3).

    但是无论她如何反感达曼,她都还得跟着他。一想到如今两国定是乱成一团,她就心情低落下去。所以她一定要在事情闹大前赶回去,否则,她不敢保证契沙王会不会一怒之下做出不利于汉统的事。

    摘自:(flssi8wt0pziww7ztr).

    “公主,吃饭的时候想太多问题,会影响食欲。”达曼雍懒地打了个哈欠,打断她,“难道公主是在想未来的夫君?”

    摘自:(ajjj9kywfyt99ltfz).

    心诺呆了呆,“哦”了一声,埋头吃饭。

    摘自:(8jz0g1uxugb).

    她那么乖顺没有出口反驳,反而让达曼略略吃惊。

    摘自:(drsczj4iz5pl6).

    “你在想什么啊?那么出神?”达曼忍不住问道。

    摘自:(jukdflgiyrebkwqend).

    心诺摇摇头。她除了担心国事,她还担心身在邦什的她的外公外婆。那钟玑涣可是邦什王子,若是知道如今魏大人身在雷家,怎可能放过他们!而且还会连累到雷大人!

    摘自:(gla33snzvl).

    “我被绑架后,契沙王是如何想的?又是如何回复给汉统?”心诺凝眉,问达曼。

    摘自:(mp4d44fsmlubfz7qp).

    “这事已经被压下来了,找了另一个侍女代替你,现在应该是在去契沙的路上。”达曼貌似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摘自:(7nt5ughlr5orrot).

    心诺愣了愣,带着些许的不可思议,问道:“你是说,契沙王知道我是被绑架的?并且把这件事情完全地掩盖了过去?”

    摘自:(2nlny1oatpy).

    达曼夹了口牛肉,放在嘴里慢条斯理地嚼着,笑对心诺说:“是如此,不过汉统侍卫全部死亡是事实,而且绝没有办法瞒的过莫君心。接下来就要看莫君心如何看待这事了。”

    摘自:(xrdoe23asbnktv8z).

    心诺稍稍放下了心,去问店家借来了笔和纸。写了两封信。

    摘自:(fvugy1tvdlthbnsyqi4).

    一封给雷大人,婉转阐述并分析目前情形,并交代把魏家人不着痕迹地转移去契沙,最后还强调心诺定不忘雷大人之恩;另一封写给外公,细说了可预料的各种情况发生后该采取什么措施来解决。

    摘自:(pqkenvzdd3yklqri3ngf).

    写信的时候心诺没有避开达曼,写完,抬头发现竟已经是下午了。

    摘自:(0k0dbq6lck).

    揉揉酸疼地手站起来,把信封好问达曼:“你的车夫能否借来一用?我想他立刻去把这两封信带去邦什。”

    摘自:(fr37uze7hyrr).

    “你就不怕我是坏人?”达曼座了那么半天,见她终于完成了,忍不住问道:“万一我是邦什的间谍呢?或者是怀有有其他目的?”

    摘自:(kvvhaar7pkggripn).

    “你看得懂吗?”心诺挑挑眉。

    摘自:(spmzkzjsb5nd01bn.

    达曼语塞。

    摘自:(qqcosp63qm6no).

    心诺写的邦什语,他确实不精通,研究了半天也只能看懂一半。可是被如此问,却是很恼火。

    摘自:(vuuz9ri3pytd5tszyz).

    况且她还是他未来的王妃!

    摘自:(tlkpg95degln).

    “看不懂又怎么样!”他耍起无赖,在她讶异抬头的瞬间,猛地张口咬住她的唇。

    摘自:(ypc1w0hdd4adzwycz).

    开玩笑,现在不压制住她,以后还不得爬到他头上去了?

    摘自:(7t4ig8zyynhagdub3hco).

    心诺呆了,甚至忘了正常情况下该有的反应。直到他抬起头用戏谑的眼神凝视着她,她才回过神来。

    摘自:(qnthu3egyu).

    没有抬起手给他一巴掌,也没有破口大骂,更没有低声哭泣。

    摘自:(lokzymmv1fvg52eod).

    她冷冷地看着他,但眼神却因他的嘲笑而夹杂着一丝愤怒。她的脸色异常红润,可以解释为愤怒,但达曼更愿意想成她是羞怯。

    摘自:(tibhildgly3dlj1yg.

    “你可知道轻薄我的后果?”心诺见他还在用眼神调戏着她,冷冷地说道。

    摘自:(qgqpnut6uf5kp5qe).

    “愿闻其详。”达曼臃懒地伸了个腰,似乎完全没放在心上。

    摘自:(yah8xslrgpbh8lmeyn7).

    “你会被你们的王凌迟至死!”心诺皱了皱眉。开始怀疑他为何一点顾虑都没有。就算他是深得契沙王宠爱的王亲国戚,也还是该知道轻重,明白什么该碰什么不该碰。

    摘自:(i586lnr0f7glgzbokti.

    除非……

    摘自:(svwcx126imfmo).

    心诺一惊,除非他就是本尊!

    摘自:(nzond3e6hy52emvb.

    “好吧,那我不把你送给他了,我把你拐回去做媳妇算了。”达曼嬉笑地说,“不过看你的样子不太能生哦,我可是想要一打的孩子!”

    摘自:(ixeeeegymhyspbih).

    心诺冷哼了一声:“那你何不找头母猪算了,一下仔就是一窝!”

    摘自:(dxwnhynno39v).

    虽然有这样的怀疑,可是嘴巴上实在忍不住骂回去。转念想想,契沙王又怎么可能那么闲跑来这里跟她打混?

    摘自:(02oyo11nnoxbijvj).

    “哟,你连我要娶的媳妇跟母猪很像都知道啦?公主果然冰雪聪明!”达曼假装惊讶,眼中的笑意胜过盛夏的骄阳。

    摘自:(gvff9ys99y591bhj.

    心诺平身第一次有了想狠狠扁人的冲动。

    摘自:(ow6fgfejoglsg).

    达曼一脸很害怕的样子,轻声说:“虽然公主你好凶悍,又看起来不太会生孩子的样子,但看在长得还马马虎虎过得去的份上,我可以勉强同意娶你过门啦~”

    摘自:(j1ygwgrjw4k8v4yvy.

    心诺为了自己的健康着想,决定不再跟他瞎扯,站起来把信往桌子上一甩,两手一拍,身子俯身向他压过去,眯着眼威胁地问:“信,送还是不送?”

    摘自:(rrog4xdjcl3r).

    “你亲我一口我就送。”达曼一副登徒子的模样。

    摘自:(02gi4u7c1y).

    心诺咬牙切齿,把桌上的茶水一口灌下缓了口气。若不是如此,她一定会不顾形象骂出脏话来。

    摘自:(sczj4iz5pl6a8evtm.

    见心诺真不理他了,达曼呵呵一笑,拿起桌子上的信,快速把狼唇送上前,在心诺额头印上一吻,又在她发飙前说道:“既然你不肯亲我,那我就吃亏点亲你好了。从小夫子就教我们,大人要有大量,不可以与小女子计较。”

    摘自:(14p0azlf54mkn).

    这轻若羽毛的一吻,却让心诺心中一悸,连接下来他那调笑的话都被耳朵自动过滤掉了。

    摘自:(iahjxeimnp9t.

    另一边,邦什边境一个小镇上——

    摘自:(de0uegmmvbxjmlvckk).

    钟玑岸揉着发痛的眉,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叹息。

    摘自:(yb1lfsxfrkrzxaiiq).

    他这个只会惹麻烦的哥哥啊,这次可是闯了大祸了!

    摘自:(g7r4prpbc5ywfseisdg).

    “怎么办?岸,你要帮帮我!”钟玑涣焦急地看着他同母的胞弟在他面前转来转去,再也坐不住了,他也知道这次的麻烦是大了,可是他那聪明过人的弟弟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摘自:(dwhsw8bbsmggly).

    “她不只是汉统的公主!她还是契沙的王妃!”钟玑岸用力地说,几近低吼,“你暗中帮助莫君心夺走邦什五座城池的事情还没有完全解决,你竟然还敢去绑架这样的人物!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摘自:(9xybariqux).

    钟玑涣心虚地缩了缩脑袋。可他总觉得有他这个无所不能的弟弟在,任何麻烦都可以解决的。

    摘自:(eeretbrbzl4m).

    钟玑岸做了个深呼吸,睁开眼睛,眼眸中闪过一丝决绝,和一丝痛楚。

    摘自:(xfkgtyl5n9).

    他们的母亲死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玑涣,切切嘱咐过玑岸一定要照顾好大哥。一直到得到玑岸点头承诺,母亲才闭上了眼睛。

    摘自:(dmd0chups.

    所以即使走出最危险的一步,他也要保住大哥!

    摘自:(9q7ktj8p2i9q8lth).

    “那么……”他缓缓开口,“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

    摘自:(gux2dhzbmsfnpdprkyp).

    .haxwx.

    .haxwx.,全文字内容让您电脑、手机清爽阅读,同时避免txt等下载文件出现图片而不能阅读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