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惩罚

    51 惩罚

    web.

    3z玩吧:由本站与著名游戏厂商‘九维网’共同运营。和其他几十万3z书友一起,边阅读、边娱乐吧!^_^

    “啊——”宁夏的声音凄厉地穿透了云霄。

    摘自:(jm0cbebkqa).

    树上的飞鸟被惊起,扑哧着翅膀怪叫。

    摘自:(xoumelcrgiyxtsz).

    宁夏的手指深深插入泥泞的地面,哭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身体颤抖着仿佛风中的落叶,摇摇欲坠。

    摘自:(slkdfynumrsofr).

    那是一种深切又无能为力的悲恸,连在一边原本还在僵持的小三和鲁忻都惊呆了。

    摘自:(nmbwjiv9ob).

    许久,小三才走过去,用脑袋拱拱宁夏,宁夏一抬头,便摊倒在了泥水地上。

    摘自:(ttvp325utzgj).

    

    摘自:(oxn1i3hurmfzpgqjx).

    鲁忻呆了很久,直到看着小三费力地把宁夏拱上马背,掉下来,再上,再掉下……如此几次后,他才走过去,手臂一伸,拦腰接住又将掉到地上的宁夏。

    摘自:(judq0fjnxvzqb6d).

    小三暴怒地对他喷了个鼻息,却因宁夏在他手中而不敢轻举妄动。

    摘自:(opuy2uwjyxn7).

    鲁忻看了眼已经满身满脸脏乱不堪的宁夏,没理会小三,扛在肩上直接绕下山去。小三见他要走,抬起马蹄向他背后踢去,鲁忻轻松躲开,回头瞪了眼小三,用眼神警告它,它主人还在他手里,所以别惹他。

    摘自:(jqmh5eex1hx0b5h6e3f).

    约莫在乱山林中步行了一柱香时间,终于回到了开阔的林地。鲁忻瞥了眼还跟在身后的小三,心中暗叹,真是好马,不但威武强壮,而且在那么茂密树林中还能灵巧行走,更重要的是,对主人如此忠诚!换了一般的马,恐怕早就逃跑了,更别说还要攻击他来救宁夏!

    摘自:(4kbgt0jfzplhheq9sq).

    鲁忻的枣红马系在不远的一棵树上,鲁忻把宁夏甩上马背,自己也跨了上去,小三紧紧跟随。

    摘自:(1irnniz5i6ekzr8vf).

    

    摘自:(9ci68grquplhhjtvizhr).

    一路西行,傍晚时分他们到了一个小镇,住进了一家客栈。这时候宁夏早醒了,却只是睁着眼默然无语,没有笑,没有哭,甚至连口水都未喝。

    摘自:(6a8dcfhfdwnolttcx).

    店家小二把小三和鲁忻的枣红马一起带到马厩吃马粮,由于替宁夏担心,又欺负不了鲁忻,小三不能轻举妄动,只好欺负欺负跟它关在一起的鲁忻的马了。

    摘自:(d5yvmd9bzgkl3lfl1q7).

    店内小二听鲁忻吩咐烧好了洗澡水送去房中给宁夏,宁夏终于没有拒绝,换下一生污浊不堪的衣裳,泡在温热的水中。

    摘自:(xynua9eiyxzpcoevc.

    她还是有些恍惚,她不相信一个人,一个明明前一天还有说有笑的大活人,怎会忽然消失了?那种痛,仿佛他就存在于她身边,他就存在于空气中,可是她伸手去抓,却怎么也抓不住……

    摘自:(umcrfh58he2wq05cr).

    除了伤痛,她已经无力思考任何问题了。

    摘自:(fjti7kgadnvm2yri).

    

    摘自:(nokaqixwy8sjjqnizz).

    邦什和契沙的战争,就这样戏剧性地结束了。

    摘自:(uea1yztxepjtp).

    雷若月回到了军中,虽然无故失踪又受了重伤回来,但丝毫不影响其影响力,所以连夏宁公主神秘出现又消失的事情,也没有人敢提起,只是亲眼见过夏宁的老臣们都心知肚明,雷大人的失踪和受伤定是与夏宁公主有关,剩下的只有叹息。

    摘自:(cm3alfgeww.

    雷大人的死穴原来就在这里。

    摘自:(9quk2gue5nusomnqxx).

    

    摘自:(snlbstv8a7pjzlax).

    阿木图命令进驻边境的军队撤了一大半,自己反在听夏园住下来,不急着回都灵城。

    摘自:(ahtmplgh4w7gqk).

    在鲁忻把宁夏带回听夏园的那天,阿木图大摆宴席,算是庆贺邦什退军。席间有人说,王您为何不趁胜追击,阿木图但笑不语。

    摘自:(9isjk9j4bydq.

    宴会在听夏园的绿蓉堂举行。

    摘自:(qfktho7atjpzg).

    绿蓉堂是个半开放的厅堂,呈长方形,其中有半个厅向外伸展出去,像亭子那般以柱子支撑,与外界相连。檐上挂着淡绿色的纱帐,微风吹起,融合了夜色中淡淡的花香和杯觥下溢出的酒香,和着丝竹旖旎之声,如何叫人不沉醉?

    摘自:(ynbc5ttic6bipg).

    

    摘自:(hk4mr0rpuqys0k).

    阿木图斜靠在主座躺椅上,滚着金边的黑色丝绸外衣因其坐姿而滑开,露出了整个结实的胸膛,头发也以金色丝带随意绑在脑后,邪魅而野性。这是一场私人非正式餐会,大家都很随意。

    摘自:(zrvwopewmbk2sn).

    阿木图的脚下伏着四个美女,不时地喂他一棵樱桃,而阿木图也没有闲着,有一下没一下地与她们调着情,那阵阵媚笑声为本来清新宜人的绿蓉堂填上了暧昧的桃色。

    摘自:(hpn7bvwbcru).

    厅堂正前方,正对着阿木图的两根大柱子之间没有纱帐,望出去是而是一片也池塘夜色,可是在他和这片夜色中间,隔着一个人。

    摘自:(cpepepjs79f).

    宁夏跪在生硬的石板阶上,低着头,面无表情。

    摘自:(v1xrecckvvhaar7pkggr).

    从鲁忻禀告抓回宁夏后,阿木图就吩咐他让宁夏跪着,从早晨跪到了晚上,他才出来在这里举行宴会。

    摘自:(snmojlszebj8ec.

    到这个时候,宁夏已经整整两天没有进过食,连唇色都苍白得没有一丝红润感,仿佛死人一般。

    摘自:(1sdgtkkvqlg5wus6c9.

    

    摘自:(xi47a1fwf4xob).

    当阿木图在美人们的簇拥下走进来的时候,他比他自己想的还要放不开。至少他在抬眼看宁夏的一瞬间,是带着窒息般的紧张的。他自己也不明白他在紧张什么,就仿佛做错事的是他而不是她。

    摘自:(fqvgxg4dxpkylt).

    他不明白她怎么会这个样子,鲁忻只把人带回来,并没有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才会使她如此失神落魄。他叫她跪在这里,为什么她不生气?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跳起来乱叫乱跳!可是她没有。

    摘自:(ynnqlmqkga785x).

    她甚至连一句怨言都没有!

    摘自:(gufzi3orymshob).

    他白天来这里看了她很多次,她一直就保持了一个姿态跪着,如同雕塑。

    摘自:(osxj6ibyq8eqxex).

    她如此“服从”,反而让他生气起来。

    摘自:(jsos93jdsso).

    扶住侍女的手指不由加重,一声惊叫响起。

    摘自:(c4hu9pc7hfppwf0ikkca).

    “王,奴婢知错!”那惊叫的侍女吓得立刻跪下,乞求宽恕。

    摘自:(0u8ufgygwn8zcb).

    只是这样,就知道跪下认错了,为什么宁夏就是不知道?

    摘自:(s2z4e0tjve).

    他可以原谅她对他大叫大吼,可以原谅她三翻四次从他身边逃跑,甚至可以原谅她如此让他心痛!可是她为什么不说?别说是企求或低头,就算是高傲地“命令”他收留她,他也会答应的。

    摘自:(cvo3qg2veqym6rg).

    他早就说过,除了放她走以外,只要她想要的,他全部都会给!

    摘自:(xwglua9jgbh).

    可是她就这样跪着,跪了一天。

    摘自:(qxznuy25ss8q2cy).

    她不但不请求他原谅,甚至固执地以她的方式与他抗争。

    摘自:(nxpdbfnck71.

    阿木图的眼神穿过在厅堂中跳舞的舞女,直直盯住宁夏,沉默无语,一时间,空气都紧张地凝结了起来,悠扬的丝竹之声恍惚间成了冷场的笑话,挑拨着空气中那紧绷的弦。

    摘自:(6vgnyulkcrmftsa).

    坐在席下的洛平川抬眼看了下阿木图,暗叹一口气。原来这所谓的宴会,全是为了钟宁夏一个女人而设。

    摘自:(1v963esyec.

    

    摘自:(j7283clrspx6rsclkdyi).

    匍匐在地上的侍女以为阿木图的沉默是她所惹的,吓得脑袋快低到地上了,一动都不敢动。

    摘自:(41q7qxr9s8).

    许久,阿木图才说:“求朕,朕就原谅你。”

    摘自:(wek1svthogqk).

    侍女一怔,双手放地上,以宫廷的最高礼仪,额头磕在自己手上,颤抖地说道:“奴婢冒犯皇上,醉该万死,请皇上念在奴婢成心诚心悔过的份上,原谅奴婢这一次,日后奴婢一定尽力让皇上开心,不再惹皇上生气。”

    摘自:(59bida99zfqe7ycuibg).

    侍女说得凄凄哀哀,听者无不心软,却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侍女是哪里得罪了皇上。甚至是说这番话的侍女,她自己也没有明白她到底是哪里做错了惹得皇上这样不开心。

    摘自:(czrhkrtjoniym).

    可是有一点是确定的,就是阿木图的心情相当恶劣。

    摘自:(k7jrhwrq70u8v).

    “你说要让朕开心?来试试看怎样让朕开心。”阿木图收回停留在宁夏身上的目光,转移到侍女身上。

    摘自:(pabsoyuqfvsnkuc3gz).

    “那……奴婢给皇上跳个舞?”侍女颤抖地说。

    摘自:(nb2svpqquda8).

    “恩。”阿木图手撑着脑袋,以舒服的姿势斜靠在躺椅上,目光没有焦点地望向远方。

    摘自:(sfttbqtqsqzngxtfi).

    

    摘自:(10klwplme07knffekguq).

    池塘里荡起了涟漪,渐渐有了水声,下雨了。

    摘自:(k4ajkkrudr).

    侍女和着乐声和丝竹声翩翩起舞。阿木图不开口,乐师不敢停,音乐不停,侍女也不敢停。她一直跳啊跳,跳到手脚已经麻木了,也不知道到底跳了多少曲。

    摘自:(qatc4tafifpq).

    阿木图还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眼光迷离地盯住阶前跪着的宁夏。

    摘自:(0lme4qt98sqmzqcm97ee).

    雨打下来,很快湿了她的全身,可是她还是保持着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姿势,如果不是看到了她在颤抖,他或许会以为这个女人根本没有生命!

    摘自:(tfcdrlzp706).

    她还能坚持多久?她还打算要坚持多久?

    摘自:(zm6gauibbxjs1).

    她不知道对他侍女说的话是在告诉她吗?本来他是要打算狠狠惩罚她,惩罚她的叛变,可现在只要她求他!只要她开口了,他一定会原谅她啊!

    摘自:(hjxqxa6itiv3k).

    还是说,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回到他身边?

    摘自:(dnpqdcji3vuizmtn.

    

    摘自:(xlfheokbxeo9bbqu).

    就在阿木图沉吟的时候,宁夏忽然扑倒在地,软软地倒下,仿佛生命都被抽走了一般。

    摘自:(smx1i9spzyyb).

    阿木图眼睑一颤,装做无意地挥了挥手,道:“停。”

    摘自:(yppboa6p9lnreiu.

    乐声停下,侍女也暗吁了口气停下。

    摘自:(jngspmhsduhhphr).

    “平川,把外面的人拖下去。”阿木图冷冷地说道,“真碍眼。”

    摘自:(2u9bcs51wf4rzla9).

    洛平川没想到阿木图会指名他,愣了一下,笑道,“是。”

    摘自:(0oztwqwmhzang4wiy5).

    真是死要面子!虽然他装着不在意,可他那全身紧绷的肌肉早就泄露了他的情绪。洛平川在心里偷笑,自从认识了宁夏以后,阿木图身上终于也展现出一点普通人的味道来了。

    摘自:(gppj5hhwxhs9.

    看来,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摘自:(cthukjvwvugnbvdk1).

    洛平川领命,却不叫手下去把人拖走。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他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抱起宁夏,不管天上落下的雨,也不管宁夏身上的泥水脏污。

    摘自:(jnycuhmihdnktnyu3mx8).

    当然了,如果阿木图真想把宁夏“拖”下去的话,何必找他这个大将军?完全可以叫守在一边的侍卫!

    摘自:(5inaicszgv).

    

    摘自:(aphdcl2llj7q).

    宁夏被带走后,阿木图示意乐声继续,也没让侍女停下来,那可怜的侍女只好继续跳。这一幕使得原本还缠绕着他的其他三美女都收敛起来,坐在他的脚边,都不敢啃声了。

    摘自:(sz0fbivda.

    而阿木图在宁夏被带走之后,整个眼神暗淡下来,无力地躺下,闭上眼。

    摘自:(y749vr5pfkmf).

    帮宁夏看病的大夫,正巧就是当初帮阿木图看手的大夫,一见宁夏这模样,吓了一大跳。

    摘自:(rhvaupxh48).

    这大夫可是清清楚楚知道这女孩对阿木图来说有多重要!可以不顾手会废掉的危险而允许她任性胡闹!

    摘自:(xopdey749vr5).

    可是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让他很无奈。她气若游丝,已经虚弱到生命气息都快完全熄灭了。

    摘自:(ssheuak4ghqkebcl).

    老大夫们互相望了一眼,对洛平川说:“这姑娘……只剩下一口气了。能不能撑过今晚还不一定……”

    摘自:(1jxd2q6d.

    洛平川皱了皱眉,叹气。

    摘自:(itqf2eywkc0q6xir7ren).

    

    摘自:(3nfep05dku).

    宴会已经散了,阿木图的寝宫中传出一阵娇吟,洛平川犹豫了一下,上前敲门。

    摘自:(9u089sdzphs.

    手才碰到门,门就自然开了,原来只是虚掩住,没有关上。

    摘自:(rv209f8rdv).

    阿木图和侍女正纠缠在一起,他衣衫不整地从侍女身上抬起头来,眼中是冷然如冰的墨绿,看不出一丝情欲的色彩。

    摘自:(xcvcrygdii9l).

    “王,宁夏小姐病危,可能撑不过今晚。”洛平川淡淡地说,“她现在正在我的房间里。”

    摘自:(3gnc91tdg6xbonok).

    

    摘自:(xhevbk2ripge).

    .haxwx.

    .haxwx.,全文字内容让您电脑、手机清爽阅读,同时避免txt等下载文件出现图片而不能阅读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