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三叔我有话对你说

    第3章 三叔我有话对你说

    !--章节内容开始--她还那么小,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花儿,经不起任何一丁点儿的风吹雨淋。

    还好从他陷进去的那天开始,他便知道这注定是一场痛并快乐着的持久战。

    直到别墅外传来三叔的布加迪威龙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夜初语这才长出一口气。

    其实从她九岁在路上被三叔捡到的那天起,一直到现在。

    九年的时间,三叔用他独特的方式在默默守护着她的成长,如果让夜初语说一个这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是谁?

    她会毫不犹豫的说是三叔。

    在她心里三叔早已成为一个不可替代的符号,即便有一天她可以重新回到父母身边,三叔的地位依旧无人可及。

    b市的地铁永远都像是不要钱一样人满为患,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让夜初语暂时忘掉了心里一直纠结的那个吻。

    踩着上课铃声进了教室,屁股还没坐稳,就看到死党穆小爱一直冲着她挤眉弄眼。

    眼见夜初语半天都没会意,她忍无可忍指了指黑板的方向。

    夜初语觉得那妞莫名其妙,不过还是顺着穆小爱手指的方向抬头看了看,才赫然发现今天法语课的讲师居然是他?

    夜初语就读的是一贯制国际寄宿学校,高中阶段就要辅修两门以上的外语,还要根据未来主修专业选择一门专业课进行学习。

    而高中升大学,也不需要参加高考,完全是西方的教育模式,根据高中主修,辅修各门课程的学分来选择大学主攻专业。

    难怪穆小爱这个花痴会这么激动,刚才差点把眼珠儿都飞出来,原来今天法语课的讲师换成了冷逸凡。

    冷氏集团长孙,冷蓦然的亲侄子,如果一定要加点八卦进去,那么他也算得上夜初语的青梅竹马。

    讲台上身姿挺拔,丰神俊朗的大男孩用正宗的法语侃侃而谈,他俊朗的五官,眉宇间与冷蓦然有几分相似。

    看着冷逸凡,夜初语又无端的想到了昨晚和三叔差点擦枪走火的那个吻。

    一路神游,总算熬到了下课。

    铃声刚一敲响,冷逸凡早已迈开长腿走到夜初语面前,用他温润儒雅的声音绅士地说道:“夜同学,邀请你带我熟悉一下校园,可以么?”

    夜初语没想到他竟毫不避嫌,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主动约她,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面推吗?

    那些无知的花痴少女们现在一定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用唾沫淹死她……

    可面对冷逸凡的邀请,她又无法拒绝。

    当两个人走在校园的甬路上随意的聊着最近三年彼此的改变时,却不曾想到一双琥珀色的冷眸正透过校长办公室的玻璃窗将眼前的一切尽收眼底。

    第二天的法语课,讲师居然又变回了原来那个矮矮胖胖的小老头,全班同学,尤其是女同学集体哭晕在厕所里。

    冷逸凡就像是一阵清风,昙花一现,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没有出现在法语课上。

    一转眼到了周末,每个周末三叔都会派周叔开车来学校门口接她回家住两天,这么多年一贯如此。

    回到别墅,夜初语习惯性瞥了一眼三叔的停车位,空的,看来他不在家。

    一直忍到晚餐时,夜初语才若无其事的向美珍阿姨打听起三叔会不会回来吃饭的事。

    美珍阿姨说三叔今晚有应酬,她竟隐隐的有些失落。

    对于一个已经连续失眠了几个晚上,身心健康受到严重影响的人来说,她今天是打定主意,一定要找三叔问清楚她所纠结的那个吻。

    可转念想到三叔那堪比终极boss的狂暴战斗力,她又有些犹豫。

    潜藏在身体里自己的另外一个声音这时候又响了起来。

    “夜初语你想去找死么?去吧,去吧,偶最喜欢看你被冷老三虐的死去活来,活来又死去的样子。”

    “快去,快去,偶搬个板凳抢沙发等着看好戏。”

    唉,肿么办?不去问自己一定憋死,去问很可能被三叔虐死,横竖都是一死,豁出去了。

    某丫正踌躇满志的准备慷慨赴死,忽然,别墅的门被推开。

    冷蓦然大步流星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夜初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他目不斜视,一边解着领带,一边淡淡的开口,“减肥很成功,看起来瘦了不少嘛!”

    夜初语恨的攥着拳头,心想你试试夜夜失眠会不会瘦。

    三叔是出了名的毒舌,这些年在他锲而不舍的毒攻之下,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练就百毒不侵的金刚不坏之身。

    可貌似三叔一开口,她直接内伤。

    看到冷蓦然似乎是要上楼,她抓住机会支支吾吾的开口。

    “三,三叔,我有话说。”

    蓦然目露诧异的回头看了夜初语一眼,薄唇轻启,“去书房等我。”

    之后他进了卧室,夜初语则乖乖的上了楼,进了冷蓦然的书房。

    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三叔这话听起来怪怪滴!

    肿么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呢?

    大概十多分钟后,三叔只穿着浴袍走进了书房。

    夜初语听到门响,心里一紧张就站了起来。

    看到三叔朝着她走过来,她心跳陡然加快,呼吸都变得有些不顺畅。

    尤其是看到三叔浴袍开口处露出的大片精壮的结实的胸肌,她又回忆起那个晚上两个人身体贴在一起的感觉。

    内心一片慌乱。

    冷蓦然看到夜初语的耳根微微有些泛红,心里生出几分喜悦,看来小丫头也不是完全懵懂,还有待慢慢调教。

    “说吧!”

    他挨着夜初语坐在书房的沙发上,将两条手臂搭在沙发靠背上面,姿态放松,完全没有任何拘谨或是异样。

    反倒是夜初语有点不知该不该贸然去问,怎么看三叔都不像是心怀不轨的人,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似乎是感受到她内心的煎熬,冷蓦然突然用右手拉住夜初语的左侧手臂,大力的向自己身前一带。

    夜初语连发声的机会都没有,只觉得一阵儿天旋地转,整个人就跌坐在三叔的腿上。

    之后的所发生的一些犹如那天晚上的翻版,三叔身上好闻的沐浴露的香气率先钻进夜初语的鼻息。

    他的俊颜不断,不断的在她面前放大,再放大。

    “你是不是要问这个?”

    夜初语已经懵了,彻底懵了,三叔居然又重新复制了一遍那天的场景,然后这样问道。!--章节内容结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