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你永远是我疼爱的女孩

    第411章 你永远是我疼爱的女孩

    !--章节内容开始--“语儿,我脸上是不是有脏东西?”

    夜初语微微摇了摇头,“那,那你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

    “没什么,冷总,我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威尔斯也说我最多住一周的院就可以出院,所以你还是不要经常来看我,这样耽误你的工作。”

    冷蓦然听到夜初语称呼他为冷总,当即心凉了一半,原本看到夜初语眸中的温柔,他还以为两个人可以冰释前嫌,重新开始。

    可是这一句冷总,又把他们的距离拉开,仿佛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交集一般。

    至少此时冷蓦然的心是冰冷的,他琥珀色的眸子里原本高涨的热情渐渐冷了下来,又恢复了他一贯的神色。

    “你刚刚叫我什么?”

    夜初语早就料到他会这样问,所以也不扭捏又大大方方的叫了一声,“冷总,你没有听错,我刚刚就是叫你冷总。”

    “语儿,我们一定要变成这样才可以吗?”

    “我一直在和你道歉,我知道我做错了,我以后不会再犯那种低级错误了,我冷蓦然说话一言九鼎,绝对不会食言,难道这样都唤不回你的一颗心么?”

    “语儿,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回到我身边,或者你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

    “还记得我胸前的那道伤疤么?”

    冷蓦然真的是十分激动,他口中说着,手上便用力的拉扯自己的衣服,衬衫的纽扣被他一把扯的四下崩开,而他精壮的胸膛便暴露了出来。

    在左侧胸口偏上的位置,那一道狰狞的伤疤袒露出来。

    看到那道伤疤,夜初语心里清楚,冷蓦然要说什么,而她又何尝不想回到他身边,与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她现在的身份,她现在背负的那些却不允许她任性的那么做。

    她只能用尽全力去挣脱束缚,而后再不顾一切的回到冷蓦然身边。

    这才是她此时此刻内心最想做的事情,可是她不想和冷蓦然说出她的想法,她怕她说出口,那么冷蓦然会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将她和神秘金主之间的契约揽到自己身上。

    夜初语是真的不想再给冷蓦然填麻烦了,她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这一切问题,因为这些全是她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错误。

    不能让冷蓦然替她的失误来买单,所以她没有开口提到一句,只期望冷蓦然再给她一段时间,给她一点空间,让她把所有的错误都及时修正。

    但显然冷蓦然却并没有能够理解,他袒露着那道伤疤质问夜初语,“你看到了么,如果你还是不肯相信我,我不介意再干一次傻事,将我的心剖出来给你看。”

    听到冷蓦然这么说,夜初语有些惊慌,她伸手要去阻止冷蓦然疯狂的举动,可是她却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似乎在冷蓦然面前她一直都是如此的渺小,根本没办法改变任何。

    两个人争执的过程中,原本摆放在病床一侧的花瓶被震到了低上,摔的粉碎,那一大束百合花也散落在地。

    那种被威尔斯誉为像极了风尘女子使用的劣质香水的味道,竟又一次弥漫在整个病房。

    但无论是夜初语还是冷蓦然都没有办法再用一颗平和的心去享受这种花香。

    大概是花瓶坠地时,一块溅起的玻璃片,划破了冷蓦然的手臂,他的手臂这会儿竟渗出了鲜血,他越是用力那血流的速度便越快。

    夜初语发现冷蓦然手臂流血她是真的心疼,用尽了全身力气大喊道:“冷蓦然,你冷静一点好么?”

    “你总是这样,从来都不给人一点点说不的权利,你的爱太过于霸道,让人被压的喘不过来气你知道吗?”

    “过去我并不懂这些,可是这段日子我想通了,其实爱本就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但是为什么我们之间的爱要如此压抑,甚至成为了彼此的负担。”

    “就是因为你太霸道,你觉得你爱我,你可以给我一切,我就必须也要这样爱你,为你付出一切。”

    “所以我拒绝你,你就以为是我不相信你的真心,你的爱,冷蓦然你什么时候可以真的明白,我已经不再是那个被你捡回来无家可归的小女孩,我已经长大了,我有思想,我有主见,我有我的爱情态度。”

    “可你却从不曾理解过这些,我不想否认我爱你,一直到今天,就是此时我也不曾改变那颗爱着你的心。”

    “但你有没有想过,我站在拍卖台上想要把自己卖掉时候的那种绝望,我无数次的想要寻找你的身影,哪怕你远远的站在台下,对我说,语儿,别做傻事,跟我走。”

    “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离开那里,绝不会真的将自己卖掉。”

    “可是我却什么都没有等到,等来的却是一个天价的金主,呵呵,那个时候我就对自己说,可以和你说拜拜了,从今以后再无瓜葛。”

    “在我以为我们真的完蛋了的时候,诗雨姑姑对我说了很多,她不停的劝我,还告诉我你为了我其实做了很多的努力。”

    “所以我又动摇了,我觉得我是不是可以选择原谅他。”

    “但是我现在忽然发现,即便我原谅你,即便我还爱着你,但很多现实都没有办法改变,我也再不是过去那个被你保护的滴水不漏的小女孩。”

    “冷蓦然,你懂不懂?”

    冷蓦然呼呼的喘着粗气,他知道刚刚自己的确有些冲动,手臂上的血还在流着,可是却比不上那胸口的伤疤的痛。

    他真的觉得,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会疯,会被活活的折磨疯掉。

    可是摆在面前的现实却让他没有一丁点办法,因为就像夜初语说的那样,他再霸道都不能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任何人。

    “语儿,你究竟在害怕什么?只要我们两个心意相通,想要在一起,谁也没办法拆散我们?”

    “你究竟是对我没有信心,还是对我们这份感情没有信心,你告诉我啊!”

    “在我眼里,或者说在我心里,你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永远是那个我最疼爱的小女孩,永远是我心里最值得珍惜的挚爱之人。”!--章节内容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