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他曾向我求过婚

    第413章 他曾向我求过婚

    !--章节内容开始--“语儿,你知道么,看到你出现的时候我有多么的激动,并不是忐忑或是紧张,而是激动,我那时就想当着所有人的面坦白我们的关系。”

    “可是你一巴掌扇在我脸上,让我一下子就懵了,我才发现原来你误会了我,你当时盛气凌人的模样让我差一点以为自己看错了,我的小丫头竟也有这么霸气的一面。”

    “后来你当众宣布你是夜成方的女儿,算是打了我妈的脸吧,我妈一直嫌弃你出身不好,你说你是不是故意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她难堪。”

    “那时我内心的感受只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原来我一直守护着的小丫头长大了,已经学会捍卫自己的尊严,为尊严而战了。”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你会那么偏激,还策划了那场拍卖会。”

    “是常厉天帮你策划的是不是?只有他才会这么煞费心机的做这些事情,因为他会利用一切能够打击我的人或事,而你则是他最有利的打击我的武器。”

    夜初语这时缓缓睁开眼睛,她轻轻的看了冷蓦然一眼,发现他表情专注,似乎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并非是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

    “只是他后来貌似也后悔了,哈哈,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痛苦的模样。”

    “语儿,他有没有告诉过你,他爱上你了?”

    夜初语这时完全被冷蓦然的话惊呆了,她双目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表情。

    口中呢喃着,“你怎么会这么觉得?”

    “因为我和他认识这么多年,我比谁都了解他,况且我们现在是死敌,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冷蓦然的手臂这时已经不再流血,可是他的脸色却变得苍白,但眸光却已经闪着精芒,他的自信从不加掩饰,即便说到别的男人爱着自己深爱的女人,依旧这般云淡风轻。

    似乎他从不惧怕任何人与他竞争,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赢得最终的胜利。

    这种自信一直是他的符号,也是他能够获得成功的源泉。

    “哦,没错,他说让我嫁给他。”

    夜初语并不想有所隐瞒,便把常厉天向他求婚的事情坦白了。

    “你拒绝了?”

    “当然,我并不喜欢他,就算他的身份不是你的对手,你的敌人,我也一样不会接受。”

    夜初语淡淡的回着,其实她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对于不在乎的人来说,无论多大的事情都没有放在心上的习惯,可是对于在乎的人来说,哪怕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也会斤斤计较很久。

    这就是差别,可是所有人却都难以逃脱这样的宿命。

    “那如果我说,语儿,嫁给我吧,你会拒绝么?”

    冷蓦然这话说的很突然,突然到让夜初语产生了一种错觉。

    她甚至觉得站在她面前的根本就不是过去的冷蓦然,而是一个狂热的追求者,让她难以抗拒的追求者。

    “呃。”

    “语儿,看着我,回答我好么?”

    “你疯了吧?”夜初语开始用这样的话语来掩饰内心的紧张,是的,她现在很紧张,如果这样的求婚来的早一点,或许她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但是现在她还可以心无旁骛的接受么?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就算冷蓦然口口声声说他不在乎她和神秘金主的事情,可是她毕竟签了三年的卖身合同。

    这是白纸黑字,有法律效应,她根本推脱不掉的。

    所以让她现在给出一个确定的答复,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没错,我疯了,我很早以前就疯了,所以就让我疯上一次好么?”

    “语儿,你不要再逃避了,你大声的告诉我,你想嫁给我,你想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

    夜初语还是不松口,她纠结的都快要哭出来了,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作弄人,她是个自由身的时候,却没有办法嫁给他。

    现在她有了神秘金主,却又没办法再嫁给他。

    “我,我现在还不可以嫁给你。”

    狠心说出这句话,夜初语又想哭了,她扁着小嘴,眼泪汪汪的看着冷蓦然。

    冷蓦然身形微微一怔,随即问道:“你真的不想嫁给我?”

    “还是说暂时不想嫁给我,还要再考验我一段时间?”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等,无论多久我都会等,语儿,我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而已,无论是哪种方式,只要我们能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

    “让夜初语很意外的是,冷蓦然并没有因为她的拒绝而生气,相反他心平气和的说着这些让人很感动的话。”

    他越是这样,就越是让夜初语觉得心里憋屈的难以呼吸,如果冷蓦然勃然大怒或是就此离开,或许她心里都不会像现在这样难过。

    但他却一点责备她的意思都没有,相反不停的说,无论多久他都会等下去,无论这份感情多艰难他都要坚持,不会放弃。

    面对这样的一份深情,她还哪里有半分拒绝的勇气,但是她现在又能做什么呢?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静静的等待,等待她酝酿的这些事情一朝成真。

    之后她就可以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回到三叔的身旁。

    眼见夜初语眸中喊着泪,却不再开口说一句话,冷蓦然知道或许这个时候两个人都需要冷静,而不是急于一时的去要那个答案。

    关于男人和女人思维上的差异这个或许是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在冷蓦然的眼里很多事情并不算什么事情,可是在夜初语眼里那就是天大的事情。

    就好比这个时候夜初语纠结的是她和神秘金主签了3年的合同,如果她不履行完这三年的义务,就视同毁约,要付给神秘进驻双倍的赔偿金。

    而冷蓦然却压根就没觉得这算什么事情,他从不觉得这会成为两个人没有办法在一起的主要因素。

    相反他一直觉得正因为夜初语处于这种复杂的身份中,如果她还可以义无反顾的嫁给他,那才更能说明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已经到了坚不可摧的地步。!--章节内容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