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学长,你来了

    第419章 学长,你来了

    !--章节内容开始--“还有我爸爸为什么会突发疾病暴毙,这其中的原因,你最清楚,做儿子的不想多说,但是妈你摸摸良心,你真的能做到问心无愧么?”

    冷蓦然自顾自的说着,他并不没有指望老太太能听得到,他甚至都没有觉察,一滴浑浊的泪正汩汩的从冷老太太的眼角缓缓滑落。

    于秀丽返回房间的时候,只看到冷蓦然握着老太太的手,他的神情里透着难以言喻的忧伤。

    她将手里的水杯轻轻放在冷蓦然身侧的桌几上面。

    “老三,看你一脸疲惫的样子,要不然你先眯一会儿,我来守着咱妈。”

    “公司都靠你一个人撑着,你不能这么熬夜,你的身体垮了,咱们冷氏就垮了啊!

    冷蓦然原本已经闭阖了双眼,听到于秀丽这一番话,他腾地睁开了眼睛,随后很突然的说道:“还有逸凡,冷氏就算没有了我,还有逸凡。”

    于秀丽当即一愣,脸色忽地就变了颜色。

    她过了几秒钟之后,神色上的慌张都没有褪去,“老三,你怎么会这么说,逸凡他还是孩子,他怎么可能会跟你争。”

    这一次换了冷蓦然有些意外,他不过就是说了一句心里话而已,可是于秀丽的反应也有些太过剧烈了。

    还有她怎么会觉得他刚才那话的意思是在暗示,逸凡要和他竞争什么呢?

    他是长辈,是逸凡的亲叔叔,这冷氏的家业,他从未想过霸占,甚至想要功成名就就带着夜初语退隐江湖,做一对神仙眷侣,环游世界岂不美哉!

    而这偌大的冷氏集团,日后必定会交到冷逸凡的手中,这也是冷蓦然对大哥的承诺。

    可是身为大嫂的于秀丽竟然会觉得他们叔侄之间是一种竞争的关系,这太让冷蓦然意外。

    “大嫂你这话什么意思?”冷蓦然稍微稳定了下情绪随即问道。

    “啊,没,并没有,我只是觉得逸凡这孩子年纪还小,加上他的病情也没有完全恢复,所以冷氏都要靠老三你来当家做主。”

    “大嫂这些你不说,我也会做,这是我身为冷家子孙肩负的责任,我责无旁贷。”

    “如果你是觉得我疏于对逸凡的培养,那么等咱妈病情好转,让逸凡回公司我手把手的教他尽管熟悉公司业务可好?”

    冷蓦然声音不大,语气也没有过于冰冷,但是却听的于秀丽背后直冒冷汗。

    “老三,我觉得你是误会我了。”

    她似乎还想要掩饰那种内心的慌张,可冷蓦然却摆摆手示意她别再多说。

    “就这么决定吧,冷氏我早晚是要交到逸凡手里的,所以大嫂,你把心放到肚子里。”

    说完这句话,冷蓦然完全没有再和于秀丽交谈下去的意思。

    于秀丽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尴尬,便寻了个理由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这一夜,冷蓦然没有合眼,他寸步不离冷老太太的床头,一直关注着监控仪器上面的数据,除了在凌晨410|10|10|10|10|x|x点一刻的时候数据出现急剧下降的突发状况,在杜博士和他的助手努力下,总算又把数据给稳定了下来。

    一直到天亮,老太太的监控数据再没有任何变化。

    不仅是冷蓦然,连杜博士都长舒了一口气,至少老太太这条命算是保住了,但是日后能恢复到什么程度,那是一个未知数。

    第二天上午,冷蓦然思前想后,还是推开了白熙媛的房门。

    一进门房间里充斥这一股儿浓重的血腥味。

    虽说他并没有看到那个血流满地的场景,可是冷蓦然可以想象得到,白熙媛瘦弱的身躯躺在血泊里的模样。

    抬眸见眸光落到床上躺着的女人,她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黑色的长发披散在床边,一只手腕上裹着厚重的纱布,另一只手还在输液。

    房间里没有人,白熙媛双眼紧紧闭着,不知是在昏迷,还是熟睡,冷蓦然开门,走进房间,她浑然不觉。

    直到冷蓦然站在她的床前,凝视着她那张嘴角还挂着淤青的纯净面容时,干涸并着苍白的唇缓缓的扇动,“学长,你来了。”

    冷蓦然诧异,她并没有睁开眼睛,竟也知道是他来了。

    “嗯。”

    低沉的应了一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觉得是他一手造成了白熙媛的悲剧,如果当初没有天台的偶遇,或许就没有了今天被折磨的遍体鳞伤的这个无辜女人。

    白熙媛的身体是真的很虚弱,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是有气无力,其实从冷蓦然推开门的那一刻,只凭着脚步声她就知道是他来了。

    因为这脚步声,她太过于熟悉,过去的几年,她都是靠着曾经的回忆坚持到了现在。

    时至今日,她仍旧可以想起大学时候在天台上面那个面容冷峻的帅气青年,那种熟悉的脚步声就像是镌刻在她心尖上永远都难以磨灭的印记。

    包括她嫁给冷云鹏的这几年,每一次冷蓦然回到冷家老宅,她都会像是神经衰弱一样期盼着有一天冷蓦然可以推开她的房门,朝着她走过来。

    可惜这一天,直到现在才被她等来,而她却不再是过去那个满心满眼都只爱着一个男人的痴情女人。

    她变了,变成了一个被嫉妒心折磨的快要死掉,满身腐肉,就连灵魂都不再纯净的坏女人。

    就在不久前冷云鹏拳打脚踢的质问她,是不是她犯贱将他和夜馨宸的那段视频发给了老太太看,才导致老太太被气得昏倒在地的时候,她是一脸茫然的。

    因为那段视频她的确看到过,在冷云鹏的手机上,当时是萱萱非要玩冷云鹏的手机,冷云鹏为了逗女儿开心就毫无防备的将手机给了萱萱。

    白熙媛看到冷云鹏手机上的密码锁,她很随意的输入了萱萱的生日,竟提示密码错误,她接着又输入了冷云鹏的生日,还是提示密码错误,最后鬼使神差的她输了自己的生日,没想到手机瞬间解锁。

    其实这一刻,她是很惊讶的,因为她从未想过像冷云鹏那种喜新厌旧,见异思迁,又纨绔风流的男人竟然会用自己老婆的生日做手机密码。!--章节内容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