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淡忘是一种成长

    第420章 淡忘是一种成长

    !--章节内容开始--也是那时候她看到了那段不堪入目的视频,可惜冷云鹏恰好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他发现白熙媛拿着他的手机,当时一个箭步冲上来一把将手机夺了过来。

    那一晚是冷蓦然要和夜馨宸订婚的前夜,当时白熙媛和冷云鹏之间爆发了很激烈的争吵。

    白熙媛当时就说一定要戳穿冷云鹏和夜馨宸的奸情,还说她坚决不能让冷蓦然娶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冷云鹏当时也是动手打了白熙媛,其实男人打女人真的会上瘾,就好比他第一次打白熙媛的时候,真的忏悔了好几天,甚至想要剁掉自己的手。

    但是打的次数多了,竟像是家常便饭一样,抬手便招呼过去。

    白熙媛那晚异常愤怒,她扬言第二天在冷蓦然的订婚仪式上一定要让冷云鹏付出代价,所以当时在订婚仪式上冷云鹏全部注意力都在白熙媛身上,就是怕她惹事,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但是最终因为岳美妮,因为夜初语相继的出现,白熙媛并没有机会冲上台戳穿冷云鹏和夜馨宸的丑事。

    可这一次冷家老太太手机上突然出现的视频内容却让冷云鹏第一个就怀疑了白熙媛,大家都忙活晕倒的冷老太太的时候,冷云鹏便怒气冲天的跑上楼质问白熙媛,是不是她做的。

    白熙媛轻蔑的瞥了面前身高马大的男人,冷冷的回道:“人在做,天在看,冷云鹏你的报应来了,学长是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瞧吧!”

    冷云鹏平素最恨的就是有人在他面前提到冷蓦然,眼下本来就是火冒三丈,所以这时候他根本就不顾青红皂白上来劈头盖脸的就暴打白熙媛。

    白熙媛知道她说什么都没有用,就算她说那视频根本就不是她发给冷老太太,恐怕冷云鹏也不会相信。

    因为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说话做事不经过大脑的,他根本就不会冷静的分析。

    假如白熙媛手里真的有那段视频,那么她会毫不犹豫的发给冷蓦然,而不是发给冷老太太,她们无冤无仇她干嘛要用这种事情来刺激一个年逾七十的老人家。

    那天她也不过是凑巧看到了内容而已,根本就没有时间将那视频转移到自己的手机上或是邮箱里。

    所以这一次冷云鹏是真的冤枉了白熙媛。

    白熙媛也是个倔强的女人,不管冷云鹏怎么折磨她,她都一声不吭任凭你殴打,大有你今天有本事就打死我的意思。

    冷云鹏大抵是打的累了,便把早已经遍体鳞伤的白熙媛丢到地上,随后恶狠狠的骂着,“白熙媛,你他么给我听清楚,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去给我妈陪葬,给老子去死。”

    说罢,他重重的甩****扬长而去。

    冷云鹏知道眼下的情况,他必须出去躲一躲,要不然等冷蓦然回来,他真心是要被冷蓦然收拾的。

    想到这里,他出门之后直奔停车坪,随后驾车驶出了冷氏庄园没有和任何人打一声招呼,就这样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他离开之后没多久,冷蓦然的车便驶进了冷氏庄园。

    两兄弟就这样擦肩而过。

    白熙媛在冷云鹏离开以后,她从没有像这个时候这般心灰意冷,一个人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将刚刚两个人厮打的时候弄得凌乱的东西都摆放好。

    她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站在下面任凭冰冷的水冲刷着她带着淤青的身体。

    而后抬腿迈进浴缸,躺在并没有盛水的浴缸里,第一次有种终于要结束了,要解脱了的欣喜。

    这么多年苦苦恋着一个男人却始终不曾得到过任何回应,她没有绝望过,甚至也曾卑鄙的去使手段,花心思想要争夺那个男人的心。

    但最终都敌不过那一声二嫂,没错,从她嫁给冷云鹏开始,她就已经走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再也没有办法改变任何。

    是她傻,是她太执着,是她自己为自己建造了一座不见天日的坟墓。

    现在这一切都要画上一个句号,脑海里不停的幻想着曾经夕阳下,那个周身被金光包裹着的身姿伟岸的男人站在天台上静静沉思的画面。

    耳边却充斥着冷云鹏那一声又一声的辱骂,还有他的拳头落在身上那种早已麻木的疼痛。

    白熙媛用锋利的刀片划开了她的左腕,鲜血一下子便涌了出来,而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疼,是的,一点都不觉得疼,因为她的身体早已经麻木不仁,她的心早已经如同一团燃尽的死灰。

    她极其用力,那刀片入肉很深,整个手腕的皮肉立刻翻了出来,那血便像是自来水一般汩汩的向外流。

    缓缓的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死亡的降临。

    一点一点白熙媛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她的眼前不再出现那金光包裹着的青年,而是冷云鹏紧紧抱着她的那张模糊的脸。

    “老婆,我是真的爱你,只要你不再想着他,我答应你我再也不出去和女人鬼混,我只守着你一个人好不好?”

    “老婆,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你相信我好不好?”

    是冷云鹏的声音,白熙媛觉得讽刺,原来在她的生命行将枯萎之时,那个来和她送别的人竟是她那禽兽不如的丈夫。

    不知不觉白熙媛因为失血过多彻底陷入了休克的状态,就是在这个时候冷家的下人带着萱萱来找白熙媛,才发现了她自杀的事情。

    冷蓦然沉默了一会儿想要开口,忽然发现他竟不知道该和白熙媛说些什么,便故意找了个话题,“你怎么知道是我?”

    “学长的脚步声,我一直都记得。”

    白熙媛这个时候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慢慢的将视线移到冷蓦然冷峻的面孔上面,这张脸她看了这么多年,却百看不厌,这个男人她暗恋了这么多年,却依旧没办法忘掉。

    一直到她差一点失去生命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有些人本没有必要刻意去遗忘,就好比冷蓦然早已成了她内心最深刻的东西,只要将他深深的藏在心底,时间是个好东西,会渐渐的让人淡忘一切。!--章节内容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