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节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那你为何闷闷不乐?”

    “我……”秦桑微微垂下头,扭捏道,“明知道我们要走,他也不来送送,哪怕是暗中瞧上一眼也好啊。”

    这个他,自然是指朱闵青。

    朱缇乐了,“做戏要做足,这话谁说的?”

    秦桑脸一红,皱起鼻子冲爹爹做个鬼脸,也笑了。

    “小姐,下雪啦!”豆蔻兴奋地在外大叫,“今年的初雪来得好早。”

    隔车窗望去,银白色的雪粒子沙沙地飘落着,不多时便成了漫天飞舞的雪花,宽广的大地顷刻白了。

    秦桑伸出手,接住一两片雪花,微凉剔透,泛着晶莹的光,须臾,在她掌心化为一滴温热的相思泪。

    大雪纷纷扬扬下着,朱闵青站在小院中央,看着落光叶子的玉兰树发呆。

    积雪白得刺眼,他闭上眼,轻轻吁出口气。

    除却几个洒扫的仆妇和看门的小常福,宅院里已没有别人,很静,静得能听到落雪的簌簌声。

    一切都安排好了,接下来只剩耐心的等待。

    他应是兴奋的,信心满满的,然他从来没有这般失落过。

    身体里好像空了一块,竟有种无所适从的茫然和空虚。

    说实话,朱闵青不想让他们走,即便留在京城,他也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他们。

    但朱缇不同意,态度十分坚决地带阿桑离京,“皇上疑心太重,不能让他看出端倪,九十九步都走了,最后一步一定不能犹豫!”

    朱闵青只好听从。

    雪花落在眼角,滑落时,已变成透明的水滴,不是泪,却似泪。

    垂花门,小常福躲在后面观望一阵,蹑手蹑脚上前,“殿下,盛大人口信,已联络几名同窗写好联名奏章,下次朝会就交上去。”

    朱闵青冷然笑道:“很好,索性再给下一剂猛药,马上放出风声去,就说皇上快不行了!”

    这场雪连下两日才停,太和门前的积雪还没扫干净呢,朝臣们就蜂拥而至。

    他们都是为奏请立储而来。

    永隆帝病着,本想打发他们走,结果这群人又一窝蜂跑到永隆帝寝宫门口跪着求见。

    君臣僵持半日,差点冻死两个老臣,无法,永隆帝只得让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06 23:13:00~20200607 23:48: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花双色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84章

    永隆帝的寝宫内, 四个鎏金铜兽炭盆霜炭熊熊燃烧, 又烧着地龙,群臣一踏入殿门,只觉融融如春,个个身上热得发燥,和外面的天寒地冻俨然是两个世界。

    殿内弥漫着浓重的药味,混着熏香味、烟火气儿, 让人觉得憋闷怪异, 莫名就开始烦躁不安。

    永隆帝身上搭着半幅锦被,勉力靠坐在暖炕上, 道:“又是为了立储?朕早说了容后再议, 尔等要抗旨不成?”

    他努力拿出威压的架势, 然面色浮肿,声音虚弱, 说两个字就要喘一下,天子威仪便大打折扣。

    此时臣工们面面相觑,京城盛传皇上时日无多, 本来还有人半信半疑, 但当亲眼看到病弱的永隆帝, 他们所有人顷刻拿定了主意——皇上快不行了, 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定下储君!

    冯次辅跨前一步,“皇上,太子乃国之本,悬而不决会民心不稳, 官场浮躁,乃至动摇国本,万万不可再拖延。请皇上早下决断。”

    随之附和声一片,震得永隆帝的耳朵嗡嗡作响,头炸裂似地疼,一阵气血翻腾,他下意识恼火道:“朱缇,把他们给朕赶出去!”

    他分明用了很大的力气,可声音依旧很小,只有立在旁边的朱闵青听到了。

    自然,无人应声。

    永隆帝一怔,茫然四顾,只觉得一切人和物都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烦不胜烦,只想把他们赶紧打发走。

    一阵心慌,他喘息了好一会儿才说:“立谁?”

    朱闵青目光微闪,立即大声喝道:“御前咆哮,成何体统?肃静!皇上问话,立谁?”

    殿内顿时沉寂了,片刻,冯次辅道:“江安郡王为先皇嫡孙,天资聪颖,宽厚仁德,大有明君之风,理应顺应舆情立为太子!”

    盛御史反唇相讥,“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皇上有嫡长子在,没有立侄子的道理。维护正统才是立国之本,冯大人口口声声说国本国本,却是本末倒置,也不知道安得什么心!”

    冯次辅冷哼道:“老臣是出于大局考虑。大殿下暴虐成性,一眼不和就要杀人,他手下的冤假错案还少吗?德不配位,偌大的国家交给他,必定会天下大乱。”

    许多臣子应和道:“冯大人所言极是,皇上务必三思。”

    却有人持不同意见:“立储,要听官场的风评不假,也不能忽略民间的风评。”

    说话的是崔应节的父亲。

    都察院的左都御史迟疑道:“民间对大殿下风评倒也还好,例如直隶、辽东等地,老百姓都夸大殿下是专杀恶人的怒目金刚……”

    朱闵青听了,嘴角极其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

    “可不是么!”盛御史提足精神,兴奋得两眼发光,“杀贪官,斩敌寇,救民于水火,新乐县现在还家家户户给大殿下立着长生牌呢!谁敢说大殿下德不配位?”

    众人略静了一瞬,随后,有零星几人表示赞同,逐渐的,支持立朱闵青的声音多了起来。

    冯次辅拿眼扫视一圈,眉头皱起来:这些人或是朱缇在朝中的残余势力,或是自己的政敌,还有几个是刻板教条只认正统的老夫子。

    人数虽不多,却可能影响到永隆帝的决断……

    如是想着,他偷偷觑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朱怀瑾,见他微微点头,遂“扑通”一声迎头跪倒。

    他带着哭腔喊道:“皇上,如今天灾人祸层出不穷,国库连年亏空,万民急需休养生息,需要的是仁君仁政,若把江山交给大殿下,祖宗基业会毁于一旦啊!”

    说罢,又开始哭祖宗创业之艰难,哭先皇守成之不易。

    十来个臣子紧跟着哗啦啦跪下,捶胸顿首,涕泪磅礴,迭声叫声皇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永隆帝驾崩了!

    连守殿门的小宦官都忍不住探头探脑偷窥两眼。

    盛御史不甘落后,跪下大喊道:“不患寡而患不均,有嫡子在却立藩王之子为储君,其他藩王会甘心吗皇上?那才会天下大乱!”

    支持朱闵青的也统统跪下。

    两方人马一开始还理性辩论两句,到后来已是比谁嗓门高了,两方声音那是一浪高过一浪,差点掀翻了屋顶。

    永隆帝气得两眼发昏,想喝止,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想扔东西震一震,可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他看向朱闵青,示意他稳定局面。

    朱闵青只是茫然地望着他,不懂他的眼神什么意思。

    他又看朱怀瑾,那位貌似懂了,但没动弹。

    永隆帝又气又急,只觉一股怒火直冲头顶,憋得面孔扭曲,手脚痉挛,痛苦地喘息两声,竟是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朱闵青静静看了他一阵,方故作惊慌道:“来人,快叫御医,皇上昏过去啦!”

    一时间,整个大殿静得像座荒寂的古墓。

    御医很快赶到,在碧纱橱后小声商议半个多时辰,皆是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

    永隆帝昏迷不醒,议储之事是否暂告一段落?

    众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然后将目光齐齐投向朱闵青和朱怀瑾。

    朱闵青道:“冯次辅有句话说的对,悬而不决影响朝局稳定,既然事关百官万民,就将京城各部各衙门主事的人都叫来,推举是谁就是谁。”

    朱怀瑾疑惑,大部分臣工都支持自己,人数越多,越对朱闵青不利,难道他不知道?

    但不待他提出疑问,殿内的宦官已领令而去。

    莫名的不安掠过心境,朱怀瑾沉默了,暗暗思索若干种可能性。

    一个时辰过后,稍微有点权力的京官都聚集到殿前。

    有文官,有武将,还有宗亲。

    推举方法简单易懂,各自拿张字条,写上名字即可。

    有的官员认为过于儿戏,却也提不出更好的办法。

    似乎觉得气闷,朱闵青推开窗子,负手立在窗前吹冷风。

    清冽的空气带着冰雪味袭进来,驱散了满室的沉闷,众人精神为之一振,呼吸也顺畅许多。

    不多时,宫人捧着满满一托盘纸阄放在案上。

    冯次辅清清嗓子,刚要提议双方各出两人拆看,却见朱闵青直接走上前,拿起托盘,“呼啦”一股脑倒在炭盆里!

    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彻底惊呆了殿内几十号人,或坐或立,皆如木偶泥人一般傻呆呆盯着朱闵青。

    朱怀瑾率先回过神来,冷声喝道:“朱闵青,你要干什么?”

    冯次辅从椅中一跃而起,疾步跑过去翻捡,可那些纸阄见火就着,早就烧成了灰烬。

    老大人急得满头大汗,瞪着眼睛道:“大殿下,是你提议的这个法子,眼见形势对你不利就出尔反尔,如此小人行径,岂能为君?”

    朱闵青淡然一笑,满不在乎道:“本也没指着你们拥立我,你们也不配对我指指点点!现在人都齐了,听好,方才你们说的话,我只当是放屁一个字也不会计较。”

    他向殿门外瞥了一眼,然后慢慢踱到群臣前头,朗声道:“我是永隆帝嫡长子,继承大统乃是天道正统,哪个藩王郡王臣子不服气,就是犯上作乱,意图谋反!”

    冯次辅反问道:“你说谋反就谋反?这几十个官员都谋反?大殿下还想杀了我们不成?”

    有人恨恨道:“说不得大殿下真有此意,毕竟他是朱缇手把手教出来的,两年前大朝会廷杖打死了八个忠臣,午门前的地都染红了。才过去多久,这幅光景大家难道都忘了吗?”

    朱闵青把玩着手中的甜白瓷压手杯,眼皮也没抬一下,“忒烦,支持我的站右边,反对我的站左边!”

    盛御史几人毫不犹豫地站在右边,陆陆续续有十来个朝臣跟了过去。

    朱闵青一边看着他们动作,一边将手中的杯子慢慢举起。

    朱怀瑾心中的怪异感越来越强烈,忽听一阵兵戈甲胄的轻微撞击声,头皮一炸,他猛地意识什么,快步奔到殿门口,随即身形僵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慢慢转过身,目光罕见地阴沉,“我可以退出,不过你须得保证不因此迁怒朝臣。”

    朱闵青只是冷笑。

    冯次辅等人都惊了,失声叫道:“郡王爷,此等大事万不可儿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