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林府里头出了这样大的事情,何况还是林老爷第一次动了这样大的怒,几个少爷还好,都早已是十分懂事,唯独林媛还小着,便成了众人第二关心的对象。

    父亲、母亲和大哥俱在父亲的书房,林媛由两位哥哥并大嫂徐悦珊陪着,只怕她想找爹爹娘亲。对于小林媛来说,府里头从来没有这么闹腾过,众人又怕她会被吓着了。

    年龄小懂的事情是少,心思却最为敏感。哪怕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会林媛尽管有大嫂及两位哥哥陪着,却远没有平日里的活泼劲。

    二哥林烨和三哥林熠唯恐妹妹是被吓着了,变着法子想逗她开心。小林媛端端正正地坐在玫瑰椅上,见两位哥哥还有大嫂都似乎是担心她的样子,反倒是不大明白了……

    她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从自己的两位哥哥还有大嫂的神情里都看出了不大高兴。他们明明有不欢喜的事,偏偏还来哄她高兴。

    想不明白的小林媛冲两位哥哥和自己的大嫂笑了笑,才说,“二哥、三哥,不用哄我啊,我没有不开心,也没有受委屈。三哥今天才受委屈了,还被人欺负了……。”

    她冲自己的三哥林熠笑得很灿烂,“三哥,妹妹哄哄你,不委屈好不好?”

    林熠听到妹妹这般的话语,心里说不出的柔软,声音也越发的柔和,“三哥不委屈,有爹爹娘亲为三哥讨公道,三哥一点都不委屈。”

    讨公道,是今早林媛说出来的话语,故此,林熠便这般同自己妹妹说了。林熠嘴上这么说,心中则是慨叹,自己的妹妹即便还小,平日里也从来是天真无邪的样子,却是这般的懂事,让人没有办法不疼惜。

    小林媛晃了晃自己的小脑袋,从玫瑰椅上下来,站到大嫂和两位哥哥的面前。她走过去笑得讨好摇摇自己大嫂的手臂,说,“嫂嫂,我有点饿了呢。”

    徐悦珊惦念着今天的事情,一时间倒是有些忘记了时辰。婆婆今天忙着管婶婶的事情,也分不开精力神来管晚膳,那自然是得她来的。

    她看看天色,倒是还来得及不会耽搁了时辰。她嫁进来林家有段时间了,也知道林媛常常每日午睡醒后,再过约莫一个时辰便会饿。

    小孩子最不能饿,离晚膳又还有一段时间,得吃点东西垫肚子才行。待会除了吩咐下去晚膳的事情以外,还得吩咐丫鬟往这里送几碟子点心来才好。

    这么想着徐悦珊便轻揉了揉林媛的发顶,同她说道,“嫂嫂去让人送点吃的过来,不能饿着了小阿媛。”说完同两位弟弟一个点头示意,而后便走出了厅子。

    徐悦珊素日倒是观察了众人的口味,现在吩咐起丫鬟命厨房准备晚膳来,倒也完全应付得来。点心林夫人其实早就吩咐了厨房准备着,徐悦珊只消一句吩咐,没多会后丫鬟便立刻将点心给送到厅子了。

    林夫人寻到林媛的时候,她正在吃着点心,看起来没有被吓着的模样,林夫人便松下来一口气了。女儿才六岁,她不希望林媛在这种年纪就接触到这种肮脏龌龊的事情。

    林媛看到自己娘亲来了,刚刚填饱肚子的她蹦蹦跳跳去牵了自己娘亲坐下来,又亲自端茶倒水,很是忙碌。

    “娘,喝茶。”她笑嘻嘻的,殷勤的同林夫人说道,“娘替三哥讨公道辛苦啦!喝茶喝茶!”又推了推盛着点心的盘子,“娘饿不饿?吃点心么?我先替娘亲每样尝了一口,很好吃呢!”

    林夫人看到小女儿的灿烂好看的笑脸,心里就舒坦了许多,连带着脸上也有了发自内心的笑意。

    她斜了一眼站在一旁微笑看着妹妹的小儿子,又看向林媛,开起玩笑,“娘又不是替你讨的公道,小阿媛如何这般讨好娘亲?”

    林媛看着自己的娘亲,理直气壮,“三哥的事不也是我的事么!我是他的亲妹妹啊,我们是一家人,不分彼此!”她严肃着小脸气势凛然的说完后,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模样。

    林熠在一旁微笑同自己娘亲道,“娘,妹妹说的没有错,是这么个道理。我们是一家人,不用分得那清楚。”他是这么说,却又端起了茶盏,双手递到自己娘亲面前,说,“娘,喝茶。”

    儿女们这么一唱一和的事情发生的次数多得没法计较,林夫人便也只接过林熠递过来的茶盏,笑着抿了口茶水。

    林海训斥、责打过林琦,蒋氏也挨了林夫人的大教训——脸被打得红肿红肿,没有月余的时间是好不了了,之后他们两个便由林妧陪着被婆子带回了住的院子。

    至于那个有了身孕的丫鬟,其实是不可能由林海或者林夫人来处置的。真的要论起来,既已经分家,这事情便不属于他们管。

    可蒋氏将坏主意打到他们头上来了,也就忍不了,只能管上一管,但后续如何还得交回给林浩自己处理。林浩虽长久被蒋氏拿捏着,林海却清楚那是因为蒋氏还没有做过特别出格的事情,自己的弟弟才会忍。

    就算是林海自己也是一直觉得,蒋氏不喜他们大房,想分开来过没关系,这都不是大事情。只要她同自己弟弟好好过日子,即便不怎么欢喜,却尚在可以忍受的范围。谁知她竟把林琦给教成了这么副德行不说,本身还这般的蛇蝎心肠。

    在林夫人退出书房后,林海让大儿子林煊伺墨,当即与弟弟林浩修书一封,又命了仆人即刻快马加鞭送过去。

    这是自己弟弟家的事情,合该自己弟弟来处理。林海知自己弟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这次蒋氏真的错得太过离谱,便是自己的弟弟怕也容不下她。

    回府便处理了这么一档子破事,用过晚膳后,林夫人早早的伺候林海歇下了。两人和衣躺在床上,俱是没有什么睡意。

    林夫人知道自己丈夫没睡,屋里没有点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