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1

    钻,饶是沐希也吞了口口水,更别提哈喇子快流出来的沈目了。

    两人决定去吃面。

    便选了最近的一家店铺——他们闻到的香味就是这里飘出来的,可是一进门,这状况也太不正常了吧。

    本该客满盈门的面店,里面鸦雀无声,小二都肩上搭着布巾在二楼走廊上站了一排,美貌的婢女端着菜往楼上走,送入包间。

    掌柜看见门口傻愣愣站了两个小萝卜头,心下暗恨行事不靠谱不知道关门的店小二,旁边的小二一看掌柜脸色,一扯肩上的布巾,朝两人挥着驱赶两人离开。

    “去去,这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吗?”看两个萝卜头一看就没穿好没吃好穷人家的孩子样,店小二的语气趾高气扬的,声音却压低了。

    沐希皱了皱眉,不欲纠纷,正想走人,谁知面前多了道无形的屏障一样的东西,他和沈目一头撞了上去,沈目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又赶快爬起来拽住沐希的袖子。

    “鬼……鬼打墙!!”沈目打着哆嗦说,连退几步,枣红色的大门现在在他眼里比吃人的妖怪还恐怖。

    沐希倒是伸手摸了摸,坚硬的像钢铁,这是什么东西?

    “你这小孩倒有趣,竟然敢摸本少爷的结界。”

    一道语调怪异的声音响起。

    “这这这这个……”

    这完全与他无关的事掌柜却出了一脑门的汗,狠狠瞪了一眼沈目和沐希后抹着额头跑上楼,刚踏上楼梯就被无形的力量抓住扔下来,摔了个四脚朝天。

    “本少爷最讨厌吵吵闹闹的蠢奴。”那声音顿了顿,又说道:“小孩,上来。”

    ☆、修仙篇

    沐希第一反应就是护住身后又瘦又小害怕的直颤的沈目。

    掌柜灰溜溜的从地上爬起来,立在一旁斜着眼睛看着这两个小萝卜头,看他们不急不缓的走,恨不得上手推两把,但顾忌楼上那位,又不敢动手,只能恨恨的目送他们上楼。

    哼,以楚少爷那暴虐的性子,这两个八成要落得个身首异地的下场!他就等着瞧好了。

    沈目额头流下的汗小溪一样淌过脸颊,他想转身就跑,离开这个给他带来非人压迫感的地方,沐希却一直抓着他的手,紧紧的。

    走过侍卫与丫鬟,包厢的门大开着,沐希牵着沈目进去就看到一抹身影,坐在窗台上,一身玄衣锦袍,身形细瘦,还是个与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小孩。

    楚少爷转过头,便看见沐希眼里亮着灼灼的光看着他,这让他有点不适应,心底却没有感觉到恶心或者暴虐,仿佛被那个小孩深深爱慕着的感觉让他手心冒出点汗,清了清喉咙才说话。

    “……看着本少爷作甚?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我不怕。”沐希笑着说。

    ——只要对方是楚寻,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种偏近扭曲的想法,不知何时已深值在他思想里。

    楚寻不知他心里想法,觉得这小孩颇为有趣,还从来没人敢对他露出这样的眼神,便起了先玩玩的心思。

    不过,他身后的那个小子,还真是碍眼,特别是扯着他衣服的手,真想剁掉啊。

    “来人,把他扔了。”

    “等一下。”

    “嗯?”楚寻懒洋洋哼了声,沐希维护沈目的举动让他更加烦躁,恨不得把沈目千刀万剐。

    “初见少爷我便恋慕意浓,”沐希不急不缓的说,“不知以后可否让我追随左右?”

    不管楚寻有没有记忆,他不别扭也不傲娇,最爱吃的就是直球,沐希自然了解,虽说这一次刚见面就能看出来他实在暴虐凶残了不少,不知为何视人命为草芥,但他有信心把他掰回来。

    萝卜头大的孩子一本正经的表白实在搞笑,守在门口的侍卫忍的嘴角微微抽搐,楚寻却是怔住了。

    “追随左右作甚?”

    沐希挑眉,“宠你爱你伴你护你追求你。”

    饶是沈目听到这话也吓了一大跳,不停的扯沐希的衣角示意他别再说了。上头这少爷与他见过的达官贵子并无不同,若是惹恼了,可是要砍头的!

    “说得好!那本少爷就给你一个机会。不过你若是敢生异心,本少爷就废了你的四肢,扔到最下等的勾栏瓦肆里日日被人糟蹋!一辈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楚寻语气如常,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绝无二心。”沐希浅笑着说。

    这算是正式跟随在楚寻身边了。沈目连忙跟着沐希喊了句少爷好。他就想不清楚,怎么事情就变成这样了呢?

    两人饥肠辘辘,这下稍微放下心来,肚子都如震天雷般响了起来。

    “带他们下去沐浴,稍后你来服侍本少爷用餐。”

    他指的是沐希。

    ☆、修仙篇

    “那个——”

    “还有那个——”

    “不会绕过去夹菜吗——”

    沐希跟着楚寻没两天,就在他身边的人里面出了名。

    也不是什么美妙的名声,只是楚少爷对他的“欺负”可是达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步。

    两个人都没有吃饭的情况下一定是沐希服侍楚少爷用饭。

    洗澡洗衣睡觉,全都伺候着。

    但若有人胆敢打扰,呵呵。

    一侍卫眼看有机会,少爷如此嫌恶此人,那借他出头不是再容易不过了,事后要怪,只能怪这小子命不好了!

    他心下打定主意,大步上前故意碰了碰沐希正拿着汤匙的手,汤洒了一片,他立刻大声呵斥:“你这贱奴,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转头又对楚寻讨好的笑道:“这不懂事的奴才就该撵出去好好收拾一顿,不然他都不长记性!”

    “是应该好好收拾一顿。”楚寻目光寒彻骨,冷冷的看着侍卫的手,沐希面无表情退到一旁,他突然心里一揪。

    该不会是欺负的太过了吧……

    但是想追求本少爷这点事都做不到还谈什么追求!

    饶是觉得自己是对的,楚寻仍忍不住拿眼角余光去扫沐希的反应,瞧见那大胆的侍卫还一脸沾沾自喜与谄媚的笑着,心中如怒火浇油,恨不得把他碰了沐希的手全剁了去!

    “来人,把这蠢奴才给本少爷拖下去,断了左手筋脉,逐出楚家!”

    “少爷!”

    “沐希,你来一同用餐。”

    沐希应:“是。”

    ——卧槽这个小兔崽子太会折腾人了!他都不记得自己多久没睡好了!还时不时碰上这样想踩着他上位的丫鬟侍卫他容易吗!

    所以说这一辈子是个傲娇啊。

    越喜欢就越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于是越把人往死里折腾。

    沐希叹了口气,刚坐下,熟悉的睡意席卷而来,想着有那侍卫给他正大光明的借口,他干脆眼睛一闭,往桌上一趴,睡着了。

    楚寻的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