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一次机会

    昨天的举动,讲真的是冲动。

    心里各种感受交汇在一起,让人充满了一种不安全的感觉,想要寻求避风的港湾。

    恰恰这个时候,有人给了你这样的港湾,那种感觉是没有办法形容的,一切都来的刚刚好。

    往常遇到季攸宁害羞,余惊鹊一定会调笑一番,只是这个时候却没有,吃过饭之后,反而是温和的对季攸宁笑了笑。

    其实余惊鹊不知道,如果他开口调笑的话,季攸宁会很自然,偏偏是他这样温和的笑容,让季攸宁感觉又紧张起来。

    说了一声晚上接她,余惊鹊就前去上班。

    陈溪桥给顾晗月的名单,上一次没有找到会拿,余惊鹊觉得现在差不多了。

    来到特务科,万**代了新的任务,昨天抓到的军统审讯之后,交代了一个新的联络地点。

    让余惊鹊带人过去。

    军统的人刚刚开口,余惊鹊刚好带人前去,不过去了之后,已经人去楼空,看来军统昨天就知道自己的人落。

    万群认为这个联络点的人没有一打尽,有人成了漏之鱼,也有可能是昨天行动动静太大,被军统的人收到消息。

    万群觉得可惜,余惊鹊却觉得庆幸,能止损多少就止损多少吧。

    没有再一次立功,李庆喜有点意犹未尽,在一旁说道:“队长,你说这姚冰姚队长怎么回事,平常早就跳出来找我们麻烦了,这一次怎么就哑火了,是不是军统策反名单的事情?”

    其实李庆喜说的这一点,余惊鹊也意识到了。

    如果是平常,姚冰不应该这样安静,但是你说是因为军统策反名单的事情,也不见得。

    余惊鹊想起来了青木智博,他认为这件事情,一定和青木智博有关系。

    在余惊鹊看来,觉得会不会是姚冰听了青木智博的话,没有主动告诉万群这个消息,但是万群从余惊鹊这里知道青木智博找了姚冰,所以万群才会不待见姚冰。

    这是余惊鹊的推测,因为他并不知道,姚冰不汇报是蔡望津的命令。

    在余惊鹊看来,他认为是自己阴了姚冰,青木智博不让自己说,自己说了,姚冰却没有说。

    余惊鹊确实也没有猜到,姚冰会选择投靠青木智博。

    不去理会姚冰的事情,余惊鹊下的工作忙了起来,很多姚冰的工作,现在他都已经接。

    下面的兄弟,该盯梢的盯梢,该搜查的搜查,该收集消息的收集消息,有条不紊。

    打发了李庆喜,让他下去看着,现在事情多了,不和以前一样。

    有好处有坏处吧。

    好处显而易见,可以知道更多重要的情报,坏处就是事情很多,余惊鹊以后想要做什么,也会变得麻烦。

    不过这种东西都是连带的,你只想要好处,不想要坏处,那也是不可能的。

    万群和蔡望津的意思是让余惊鹊对付姚冰,只是现在没有明说,也不好明说,他们打算走着看着。

    下午下班,余惊鹊将下的人,收集上来的资料和消息整理了一下,给万群送过去。

    万群看了看,整理的不错,很清晰,一目了然,余惊鹊学历不高,但是也上过学,这点东西还是能做好的。

    整理的好,自然看起来快,万群大概看了看就放在一边。

    别的不说,这些笔上功夫,余惊鹊比姚冰强得多。

    姚冰确实不如余惊鹊,他读书没有几年,上过几年私塾,字能认识,写不一定能写好。

    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姚冰下的人,帮忙处理这些东西。

    “不错。”万群算是肯定余惊鹊的工作。

    写是写的不错,但是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反满抗日分子是抓不完的,因为总有人不怕死。

    “股长您忙,我就先走了。”余惊鹊说道。

    “行,去吧。”万群说道。

    “等等……”

    “股长您还有什么吩咐?”余惊鹊重新回来站好。

    万群低声说道:“你上一次说青木智博少佐怀疑秦晋?”

    “应该是这个意思。”余惊鹊不知道万群突然提起来这件事情干什么。

    就算秦晋真的有问题,那也是青木智博的事情,谁能去插?

    “你去叫姚冰过来。”万群说道。

    余惊鹊没有多问,跑过去将姚冰叫过来,姚冰现在来万群办公室,余惊鹊感觉他有点不自在。

    说真的余惊鹊还奇怪呢,姚冰不是应该很自在才对吗。

    姚冰进来余惊鹊就打算离开,他不方便在这里,可是万群好像根本没有让余惊鹊离开的打算,当着余惊鹊的面就开始说话。

    “你带人去马迭尔旅馆门口盯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万群对姚冰交代。

    马迭尔旅馆门口盯梢,很多情报构都会去这么做,特务科这么做不奇怪,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做。

    但是这种工作,一般就是安排不起眼的警员,甚至是暗探,姚冰带队可不多见。

    因为这一次没有实质性的任务,只是去盯着。

    马迭尔旅馆这种地方,各种情报构的人,是经常出没的,不单单是反满抗日分子。

    姚冰没有说拒绝的话,点头答应就离开。

    这个时候,余惊鹊还没有走,万群抬头说道:“怎么还不走。”

    “不是啊股长,青木智博少佐很可能在马迭尔旅馆调查秦晋,您现在让姚队长过去,是不是不太好。”余惊鹊觉得,特务科应该没有必要插这件事情啊。

    面对余惊鹊的疑惑,万群笑了笑说道:“没事,你去忙你的吧。”

    带着疑惑离开万群办公室。

    万群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姚冰不是青木智博的人吗,那么特务科的任务你还要插,那是不可能的。

    既然你是青木智博的人,我就送你去青木智博身边,算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真的对姚冰做什么,不给青木智博面子,万群不敢,心里却又不服气,就只能这样安排。

    其实万群心里还有一丝的不放弃,他想,姚冰在马迭尔旅馆,真的有了青木智博的消息,会不会告诉自己。

    如果姚冰有回头的意思,万群是可以帮他给蔡望津说情的,因为姚冰毕竟跟着万群多年,万群这一次这么生气,还不是因为在乎。

    换一个人,万群不至于这样生气,直接放弃就好。

    这件事情反而证明了姚冰的清白,姚冰假如被策反,怎么可能敢去接触青木智博,他不是热血的战士,他只是刚刚被策反,不会为了反满抗日组织卖命的。

    就是看明白了这一点,万群才想要给姚冰一次会,他心里希望姚冰可以把握住这一次的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