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半真半假的艺术

    彼此试探。

    彼此隐瞒。

    两人之间,没有一句真话,甚至是一个字都不能信。

    只是面子上的关系,不能弄的太难看,张嘴看似说的都是掏心掏肺的话,其实没有一个字是真的。

    吃饱喝足,分道扬镳。

    当家心里暗骂余惊鹊,余惊鹊心里暗骂当家。

    叼了根烟,余惊鹊嘴里嘟囔说道:“真的以为自己能在冰城混出头,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对于当家这种铁杆汉奸,余惊鹊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抽着烟走在大街上,余惊鹊心里思索起来,这当家和薛明到底在干什么?

    想要杀薛明,一定要找会,薛明平常出门有人保护,余惊鹊想要杀的话不容易。

    暗杀基本上没有可能。

    章书被人暗杀之后,很多人都收到了消息,出门的保镖从两个人,变成了四个人,八个人,更有甚者不出门了。

    所以说陈溪桥当时可以暗杀章书,余惊鹊如今却不能暗杀薛明,薛明不会给你暗杀的会,你这样直愣愣的上去,怕是要倒霉。

    没有会就需要自己创造会,因为余惊鹊害怕薛明突然死了。

    对,就是突然死了。

    那份名单上面,那些死掉的人,余惊鹊已经没有办法去亲解决他们了,就剩下薛明一个人。

    如果薛明也死了呢?

    这种担心显得没有道理,可是余惊鹊确实会担心,他不想有太大的遗憾,最后一步他想要自己完成。

    想要找会,就必须要搅局,浑水摸鱼浑水摸鱼,这水不浑,你摸什么?

    既然要水浑,就需要横插一杠。

    当家带着人离开,余惊鹊看了一眼方向,没有去薛明的烟馆,但是余惊鹊就说他去了,谁能说没去。

    因为当家就是去过,你到了,余惊鹊还怕有人查吗?

    至于你说时间不对,当家去的次数多了不行吗?

    当一件事情是真的,你左说右说,都有你的道理。

    回去特务科,余惊鹊跑去找万群。

    进门就开始发牢骚说道:“股长,您今天是没有看到当家小人得志的样子。”

    “怎么了?”万群看到余惊鹊这火气大的,看来在当家面前,没有讨到便宜。

    “当时求着我们帮忙,现在好像是我们找上门去的一样,遮遮掩掩,好像是多大的功劳,怕我们抢一样。”余惊鹊的情绪渲染的很到位。

    “怎么了,他找到靠山了?”万群笑着问道。

    “送礼送钱送了不少,以为自己在冰城就算是一号人物了,也不看看什么东西,得罪了我们特务科,叫他吃不了兜着走。”余惊鹊带着一点狂妄说道。

    “抗联有发现?”万群问道。

    余惊鹊冷哼一声说道:“他一直说没有发现,不过看他这得意的样子,说不定还真的被他撞狗屎运,撞倒了一点东西。”

    当家有发现吗?

    这一点余惊鹊不知道,而且刚才已经说过了,就算是有发现也无所谓,陈溪桥已经通知过抗联的人,让他们不要联系冰城的人,当家还能再进一步吗?

    不过在万群这里,余惊鹊要表现出来,当家可能有发现,但是不和他们特务科合作,想要另找他人。

    “看来是不满我们当时的态度。”万群很快就反应过来,当家这反差,是不满他们当时的态度。

    如今有了选择,自然也就多了几分得意,余惊鹊说的小人得志在万群看来说的挺准确。

    “他也不看看,如果不是我们他能加入满洲帝国军,早就被灭在绺子里面了。”余惊鹊的语气里面带着不满,不过表情倒还平静,情绪内敛不发,符合他的性格。

    “不甘心?”万群问道。

    这件事情既然当家不愿意合作,在万群看来就算了,只是听余惊鹊的话,好像不甘心。

    余惊鹊压低声音说道:“不是说甘心不甘心,如果当家找的后台过硬,我们也没有必要去惹是生非。”

    “不过就当家刚来冰城这几天,不可能拉上大人物,小人物我们也不怕,有功劳干嘛要拱让人。”

    万群认可余惊鹊说的话,你厉害,我怕你,我躲着。

    你没有我厉害,那就不是虎口夺食,那是狗嘴夺食,我还嫌恶心呢。

    欺软怕硬呗,道理就这么点道理。

    余惊鹊的意思很明白,当家背后没有太硬的后台,我们横插一杠,能截胡最好。

    “能确定当家有发现吗?”万群还是觉得当家能有发现的可能性不高。

    为了让万群上钩,余惊鹊说道:“今天我跟踪了当家,发现他去了烟馆,而且和烟馆的老板认识。”

    “烟馆的老板?”万群问道。

    “薛明。”余惊鹊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万群有点没想到,就当家这样子,能靠上薛明?

    别看薛明现在不在警察厅干了,可是在冰城的人脉关系多着呢,警察厅现在还有他的朋友,说话很管用。

    生意场上也做的大,余惊鹊只说薛明的名字,万群就知道是谁。

    “他们怎么混在一起的?”万群觉得不会吧。

    余惊鹊说道:“暗调查了一下,烟馆的人说当家和薛明一起来过,而且还一起在房间里面,不知道交谈什么。”

    “交谈?”万群更听不懂了,原本以为当家是抱住了薛明的大腿,现在看来好像还有一点话语权。

    “没搞错?”万群问道。

    “烟馆的伙计亲自说的。”余惊鹊肯定的说道。

    这一点余惊鹊自然可以肯定,薛明和当家一起过去的时候,他看到了。

    万群就算是不相信,现在派人去烟馆调查,一样可以打听到这个消息,就知道余惊鹊说的是真的。

    现在这些消息加在一起,将万群弄蒙了。

    你说当家找到了抗联的线索,想要在抗联这上面立功,那么当家也不应该找薛明啊,薛明显然是没有这个条件的,他只是一个生意人。

    既然薛明没有这个条件,当家里抗联的消息,就不可能打动薛明,既然没有打动薛明的理由,薛明和当家在一起交谈什么?

    完全就不合理啊。

    万群去看余惊鹊,他认为余惊鹊不会说谎,因为当家和薛明走到一起,你说谎就太假了,而且这个谎言的意义是什么?

    既然余惊鹊敢说,那么一定是真的,既然是真的,这里面的原因又是什么?

    丶云天江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