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横插一杠

    好奇,是很重要的一种推动因素。

    没有危险的好奇,就更加让人难以抵抗。

    没有危险,可能还有收获的好奇,只会让人想要行动起来,而不是观望。

    就比如现在的万群,他对当家和薛明的事情都很好奇,也好奇当家有没有盯上抗联的人。

    当家背后没有靠山,哪怕薛明出面,万群也不怕,这样没有危险的好奇,还用忍着吗?

    万群的指交叉在一起,稍作思考就说道:“给我盯住当家,最好弄明白他和薛明到底在干什么。”

    听到万群的话,余惊鹊心里狂喜,不过还是要压制住,带着一丝顾虑的问道:“不担心薛明有意见吗?”

    “不用担心。”薛明不是青木智博,你有意见又怎么了。

    “尽量小心一点,不要给薛明知道,不然他们有了防备,我们调查起来不方便。”万群不担心薛明,却也不想节外生枝,给调查带来不便。

    “是股长。”余惊鹊心里喜悦。

    只要可以调查,那么余惊鹊就可以不停的找寻杀死薛明的会,只要找到会,就可以对薛明下。

    薛明一死,余惊鹊将责任推给当家,到时候就是无头冤案,查来查去,怕是也查不到余惊鹊头上。

    在当家和薛明之间,横插一杠,余惊鹊认为很不错。

    坐在办公室之,端着茶杯,难得放松。

    薛明有多大能力,有多少人脉,调查会不会惹怒他,让他报复之类的问题,余惊鹊根本就没有想。

    因为薛明现在在余惊鹊眼里,那就是死人,你担心一个死人对你的报复吗?

    如果不是陈溪桥杀了章书,让冰城里面这些汉奸有点人心惶惶的,余惊鹊想要杀薛明,用不着这么麻烦。

    在薛明必经之路上,埋伏一下,制造混乱,杀人就跑,简单直接。

    现在却不行,还要设计,搅局,借力,总之变麻烦了很多。

    不过余惊鹊也不能怪陈溪桥不是,章书不死,薛明这个名字从什么地方知道去。

    局已经做好,万群同意就万事大吉,所以余惊鹊也没有太着急,显得有点太奇怪。

    你想要立功能理解,却也不能用力过猛,看起来乱了方寸。

    下班之前李庆喜跑回来,说了说工作上的事情。

    汇报完了之后,李庆喜又说道:“各个警署,还有我们安排的那些暗探,混混之类的,都没有发现雪狐的身影。”

    能发现就鬼了,就陈溪桥这样的人精,现在怕不是躲在家里根本就不出门,生活必需品可能都是顾晗月在负责。

    余惊鹊有点不满的说道:“他们干什么吃的,警署和暗探就不说了,混混可是拿了钱的,他们拿钱不办事啊。”

    暗探是自己养的,就算是拿钱不办事,你也没有办法。

    但是混混可不是,余惊鹊有点不舒服。

    李庆喜为难的说道:“他们说一直再找,动用了很多人,我们的钱物超所值。”

    “物超所值?”

    “放屁呢他们,人都找不到,你告诉我物超所值。”余惊鹊一拍桌子,吓了李庆喜一跳。

    “你去告诉他们,给老子找,特务科的钱可不是这么好拿的。”余惊鹊喊道。

    李庆喜很为难,他有些话不好说,那就是这群混混势力也很大,说是混混,其实是帮派,他们有生意,有烟馆,有各种店铺,还负责消息的打探。

    你对他们的态度不好,他们可能会有意见,不会给你好好调查。

    不过看余惊鹊生气,李庆喜也不好说,总不能说特务科怕了混混吧,说出去丢人不?

    看到李庆喜开门走了出去,余惊鹊笑了笑。

    其实余惊鹊就是故意在激怒这群混混,他们特务科的话说的越强硬,混混的逆反心理就越大,不会派人给你好好找的。

    余惊鹊需要的就是他们不好好找,难不成还真的希望他们找到陈溪桥吗?

    至于会不会有人怀疑,当然不会。

    这么长时间,拿了钱找不到消息,特务科的钱这么好赚吗?

    而且找不到人,谁不着急。

    这些都不会有隐患,余惊鹊在李庆喜离开之后,也换了身西装,从办公室出去。

    回到家里的余惊鹊,看着和季攸宁一起坐在家里的顾晗月,有点吃惊。

    “回来了?”季攸宁上来,将余惊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拿去挂起来,在顾晗月面前,俨然就是一副恩爱夫妻的样子。

    和顾晗月打了一个招呼,余惊鹊凑在季攸宁身边问道:“她怎么来了?”

    “明天休息,我就邀请她来家里吃饭。”季攸宁低声说道,担心顾晗月听到,还以为余惊鹊不欢迎她呢。

    “怎么突然邀请?”余惊鹊问道。

    “聊天的时候,她说自己一个人都不好做饭,做多了吃不了,做少了不够吃,都懒得开火了。”季攸宁也明白一个人做饭的困难,真的是怎么做都感觉不对劲。

    从季攸宁的诉说来看,顾晗月怕是故意在季攸宁面前这样说,想来是想要和自己见面。

    看来上一次顾晗月说有任务,自己让她有消息了通知自己,现在应该是有消息了。

    “你啊,就是心地善良。”余惊鹊的感受有点奇怪。

    他和顾晗月是同志,两人无比信任,但是又担心顾晗月知道季攸宁的身份,这样对季攸宁很不利。

    所以总是希望季攸宁对顾晗月有点防备之心,不过季攸宁显然没有理解到余惊鹊的深意。

    “心地善良不好吗?”季攸宁得意的问道。

    “好好好。”余惊鹊说道。

    “晚上吃什么?”余惊鹊问道。

    季攸宁说道:“爹今天晚上不回来,我让阿姨去卖菜了,一会回来我和阿姨做饭,你帮我陪陪顾晗月。”

    余惊鹊求之不得,自然是点头答应下来。

    家里做饭的阿姨不知道今天要来人,自然是没有特别准备,所以又出去买菜,有客人在不能太寒酸。

    两人一起走过去,坐在沙发上,自然是不能讨论刚才的话题,免得顾晗月不自在。

    现在有季攸宁在场,就聊聊闲天,她们说学习的事情,余惊鹊听着。

    学校里面趣事还挺多。

    前几天来了一个日本老师,晚上住学校宿舍,说是要和大家打好关系。

    谁知道晚上就被学生用砖头,打破玻璃,将头砸烂了,第二天就搬走了。

    学校是有教师宿舍的,不过季攸宁家在冰城,自然不会住宿舍,顾晗月也没有住,她的身份不同,需要有活动的空间,住教师宿舍局限性太大,而且很多教师都选择自己租房子,不算特别。

    说说笑笑,阿姨卖菜回来,季攸宁去帮忙,顾晗月也要帮忙,季攸宁劝她说不用,顾晗月就顺势坐下。

    她来找余惊鹊是有话要说,如果去厨房帮忙的话,今天晚上应该再也找不到谈话的会了。

    ps:感谢书友20170913061212938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