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5

    :з」∠)_真是太累了,有很多东西还是没有表达出来,烂尾什么的……总比坑了要好一点[我就是这么自我安慰的?]谢谢一直在看的每一位小伙伴。马上要迎接期末考了心好累_(:з」∠)_

    ☆、完结篇

    第三十八章

    漫长闷热的夏季接近尾声的时候N大迎来了另一拨莘莘学子,顾言予看着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庞才猛然发觉时光流转如此匆匆。

    乔逸站在他旁边看着那帮大一新生军训,瞟了他一眼:“看看你这个伤春悲秋的表情啊,顾学长。”

    乔美人叫他顾学长是因为最近总有一些新生妹子天天围着顾言予转,每天顾学长顾学长叫个不停,尽管顾言予中指上的戒指已经宣告了他非单身的身份,但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谁让苏黎不在呢。

    “你没事儿回去找秦柯好吗?乔学弟。”顾言予心情有点烦躁。

    乔逸知道他最近心里苦,苏黎刚一开学就去M市实习了,顾言予半死不活的过了一星期才慢慢适应了苏黎不在身边的日子。

    “行,那我去找秦柯了。”乔逸转过身把手里传单塞到他手上:“等他们解散了……”

    “我知道,知道。”顾言予对他挥挥手:“你赶紧走。”

    顾言予看着手上关于Tavern的传单,勉强露出了个笑容,经过几个月的经营,几个人也算是赚了些钱,把该还的债还清后顾言予还拿了一部分出来炒股,赚赚赔赔也慢慢摸索出了一些市场规律,总算是不用再过白小婉刚离婚时那段儿吃土的日子了,也总算是能亲自帮苏黎分担一些负担,苏黎……一想到苏黎他心里就难受,俩人从在一起后就没分开过,苏黎这一走,他每天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尤其是晚上回家和早上起床的时候,两个人的甜蜜小屋里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形单影只,孤独寂寞冷。

    每天打电话都没有用,顾言予从来没觉得自己会这么离不开苏黎,可是他总归要适应,苏黎马上就毕业了,总不能每天跟他拴在一起,一想到这个顾言予就只想赶紧毕业,到时候苏黎在哪儿他就去哪儿,然后两个人再也不分开。

    乔逸和秦柯从学校搬了出去,乔昕也被N市另一所高校录取了,他们仨在Tavern附近租了间套房,每天都过得轰轰烈烈,恣意潇洒。

    一天又一天,顾言予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到苏黎了,想念的感觉已经让他越来越无法忍受。

    M市离N市其实不算太远,苏黎在一家电台实习,公司十一只放三天假,顾言予说学校一放假就来找他,算算日子,差不多还有两天。

    九月底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晚上下班的时候竟然哗啦啦的下起了雨,苏黎问同事借了把伞去挤地铁,实习其实还挺忙的,每天都有很多琐碎的事情要做,他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和顾言予聊会儿天,聊天的内容其实都挺没谱的,乱七八糟什么都扯,有时候性致来了俩人就在电话里各种dirty talk,其实语音py这种事情对于他俩来说还是很有新鲜感的。

    苏黎租的房子离公司也不太远,从地铁站出来的时候雨没那么大了,淅淅沥沥地落在伞上,他打了个冷颤,心想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寒。

    加快脚步往回赶,离老远就看到昏暗的楼梯口蹲了一个人,看不清楚,可能是有人在避雨,他一边想着一边伸到口袋里找钥匙 ,那个身影突然站了起来,冲出了楼道口开始朝他奔来。

    苏黎猛地愣住了,顾言予!他妈的真的是顾言予!

    顾言予三步两步蹿到苏黎跟前,紧紧盯着他恨不得把他身上烧出一个洞来。

    苏黎看着顾言予被雨水淋得潮湿的头发,把伞撑上去:“嗨,落汤鸡。”

    顾言予噗嗤一声笑出来:“你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我就要蹲在那儿睡着了。”

    苏黎伸手牵住他:“先回家。”

    “好。”

    开了门苏黎直接把顾言予按到身后墙上,没多说一句废话就吻了上去,用舌尖诉说想念或许是最好的表达方式,顾言予伸手按着他的后脑加深着这个吻,已经一个月了,他已经一个月没有尝到眼前这人的味道,空气在慢慢升温,顾言予伸到苏黎大腿根的那只不安分的手却被按住了。

    苏黎喘了口气用舌尖慢慢舔舐他嘴唇上的口水,拽开他潮湿的衣服:“你先去洗澡,别着凉了。”

    顾言予喘着气,眼底被欲望烧得发红:“你这样让我怎么洗。”

    苏黎放开他:“你要在这儿呆几天?”

    “十天……”顾言予搂上他的腰,紧紧抱着:“秦老板特意批我的假期,我实在忍不了了,翘了两天课就提前来了。”

    苏黎摸了摸他的头发,湿漉漉的触感:“这么多天呢,有的是时间折腾,没吃东西呢吧?我去给你煮面。”

    顾言予不撒手:“再抱一会儿,真想黏在你身上不下来。”

    “那哪儿成啊,我不得烦死。”苏黎笑着说,然后伸手回抱住他,沉默了一会儿:“顾言予,我好想你。”

    顾言予没说话,紧箍在他腰间的手又加大了力度。

    “腰快断了。”苏黎挣扎了一下:“行了,快去洗澡,一会儿我身上也被你弄湿了。”

    顾言予这回乖乖放了手,又盯着苏黎的脸看了一会儿:“瘦了。”

    苏黎看着他,睫毛上沾了些水汽:“你也是,抱着都硌得慌。”

    顾言予把背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块儿蛋糕:“还好没压坏,学校附近你最爱吃的那一家。”

    苏黎心里软得一塌糊涂,拆了包装咬一口:“年底我就能回去了,还剩两个多月。”

    顾言予低着头:“没事儿,以前我都是一个人,再说了,俩大老爷们儿,也不能总唧唧歪歪腻一块儿啊。”

    苏黎喂了他一口蛋糕:“是啊,再过几年都老夫老夫了,没准到时候你看见我都烦。”

    顾言予舔了舔嘴角的奶油:“看一辈子都不够。”

    “我去煮面了!”苏黎猛地把蛋糕盒子放到桌子上:“再这么看你一会儿就要和你一起去洗澡了。”

    顾言予哈哈一笑然后又故意舔了舔嘴角:“一起就一起啊。”

    苏黎快速钻进厨房:“别闹了,你快点儿洗,天凉。”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顾言予去苏黎卧室看了看,卧室里没放什么东西,床虽然不大但也够俩人睡了,桌子上放着很多顾言予的照片,还有几张两个人的合照。

    床头柜上也摆着一张照片,他们暑假去海边玩的时候拍的,照片里的秦悦和白小婉坐在沙滩上美得发光,而他和苏黎拉着手站在海里,背景是湛蓝的天空和蔚蓝的大海。

    对于苏黎来说,这张照片也许就是家的意义,顾言予鼻尖有点发酸。

    苏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