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6

    虽然知道他是故意装得,然而薛星棋就是被他这种给吃得死死地,憋了半天,才从嘴巴里挤出一句:“新年快乐,还有……我爱你。”说完整个人都尴尬了。

    萧玉彦满意地笑了,他停下脚步抱住薛星棋,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也爱你。”

    薛星棋哼哼着应了一声知道了。

    园子再大也有逛完的时候,两个人选了另一条路走回来,赢面碰上了几个同样来赏灯的侍君,这些侍君不确定等元宵节的时候萧玉彦会不会好心放他们出来,索性就提前来看看。

    一行人见到两人连忙行礼,萧玉彦不欲与他们多说,点头示意之后就带着薛星棋离开了。

    正院的宴会已经结束了,薛星棋提议回房守岁。

    萧玉彦无可无不可,随他去了。

    当打更人报了三更之后,两个人已经沐浴完并且下完一盘棋了。

    “困了吗?睡觉吧。”萧玉彦收起棋子,笑道。

    “不太困,我们可以干点其他事情。”薛星棋努力让自己显得正经一些。

    萧玉彦心中一动,他这是……

    第 43 章

    第二天年初一,薛星棋强忍着腰酸起床了,结果被被子里某只大尾巴狼圈着腰又拖回了被窝里。

    “你干嘛?我还要回伯府。”以为某人色性大发准备再来一发晨间运动的薛星棋红着脸嗔他。

    萧玉彦无奈地用被子把他裹好:“你想哪儿去了?我是让你再睡一会儿,昨天本来就睡得晚,还折腾了许久,你下午去也来得及的。”

    薛星棋不想跟他争论关于“折腾许久”到底是谁的错的问题,瞪了他一眼,乖乖躺回去了。

    他确实还很困。

    “那你要跟我爹他们说一声的……”薛星棋嘟囔了一句,闭上眼开始补眠。

    “好。”萧玉彦应了一声,搂紧了他。

    等薛星棋睡熟了,他才爬起来披了件衣服,唤来小侍安排人去伯府说一声,然后又回被窝里陪薛星棋睡觉了。

    年初一当然还是偷个闲了,反正侯府的亲戚因为他们自己亲戚多,一般都是下午来拜访的。

    当薛星棋好不容易睡够了起床的时候,侯府亲戚都来了一拨了。

    既然已经迟了,就不着急了。

    薛星棋慢吞吞地洗漱,然后去了伯府。

    这次没有带慕菱,她身为侯府唯一一个女儿,当然是要陪着萧玉彦接待客人的,虽然她才两岁……

    慕菱不太愿意,不过萧玉彦不知道想了什么办法诱哄住了她,小丫头倒是不再闹了,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陪着接待客人。

    伯府还在走亲戚,薛星棋来了温氏也没什么空招待他,让他自己去后头找薛星和。

    今天薛星和气色有些不太好,但是神色却十分轻松愉悦,似乎放下了什么包袱一样,看到薛星棋之后还笑着打趣了他两句。

    桌上放着补,薛星和看都没有看一眼,热气快散了,薛星棋劝他趁热喝了。薛星和身子一向不太好,但是看样子他不愿意喝药。

    薛星棋不太懂,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的身子呢?身体健康才能谈其他的事情不是吗?

    “没事,我一会儿再喝。”薛星和摇摇头。

    薛星棋十分怀疑他是打算一会儿等自己走了就把药倒了。

    “大哥,你是不是不想喝药?你之前是不是没有好好喝药?”薛星棋逼问道。

    薛星和沉默了一下,没好好喝药……“算是吧。”

    薛星棋很生气:“你怎么这么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你就算怕苦也不能不喝药啊!身体垮了你以后要怎么办?没有了健康的身体一切都免谈,你跟程筝的事情也……”

    薛星棋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住口。

    薛星和愣了一下:“你知道了?”

    “嗯……”

    薛星和没再说什么,他表现得不怎么在意。

    “总之你要养好身子,这样你们才能后顾无忧地在一起。”

    “没有必要。”薛星和突然淡淡地说道,“我们不会在一起的。”

    “为什么?”薛星棋十分不解地瞪大眼睛,两个相爱为什么不在一起?只要想办法,什么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啊!

    “因为不可能。”

    “可以想办法的!”薛星棋激动地道。

    “那也不可能。”薛星和强调,他想说的不可能恐怕并不是薛星棋理解的那样。

    薛星棋简直要被自己哥哥的固执逼疯了:“可是两个人相爱就应该在一起啊!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程筝那么爱你!”

    薛星和似乎被刺激到了,他认真地看着薛星棋:“以后不要再提这些话了,你这是要逼死我吗?”

    薛星棋被震住了,什么意思?为什么让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就是要逼死他?只要瞒的好就不会有性命之忧啊,大哥怎么这么固执?!

    薛星和沉默了一会儿,不想再谈这个,于是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你以后记得多看顾一些家里,妹妹不常在家,二弟也要嫁出去了,他一个人会很孤单。”

    “哥?”薛星棋不解的看着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些,“你住在家里不是更方便吗?”

    薛星和不理会,他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和萧子绪也是这种关系,你们能幸福我很高兴,平时相处的时候要相互忍让,感情容易消磨殆尽,别等以后后悔当初在一起。”

    “哥!”这些遗言一样的话弄的薛星棋十分心慌。

    “好了我累了,我睡一会儿。”薛星和不愿多说,闭着眼睛躺回了床上。

    “那你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你也别说胡话,我们都会好好的。”

    薛星棋退出房间,替他掩好门,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刚刚是他冲动了,不该刺激大哥的,但是大哥这样真的非常让人忧心,看来他之前的担忧并非多余。

    薛星棋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选择把薛星和心存死志的事情告诉温氏,毕竟大过年的,还是不要让温氏也跟着揪心吧。他招来薛星和的下人,叮嘱他们一定要看着薛星和把药喝了,为了防止他们不把这当回事,反而跟他们说了薛星和心存死志的事情。

    两个下人吓得魂不附体,又听薛星棋让他们不要声张,也别让薛星和看出来,这才勉强收敛好情绪。

    是了,这事还是别传出去比较好,只要他们盯着薛星和每天按时喝药,应该就不会有大问题。

    薛星棋去温氏那里和许久不见的薛月岚聊了会儿,然后带着满腹忧愁回了侯府。

    “怎么?又遇到烦心事了?”萧玉彦其实略有点厌烦伯府了,每次薛星棋从伯府回来基本都不太开心。

    薛星棋打起精神,想冲他笑,却笑不出来。

    “别笑了,告诉我怎么了。”萧玉彦叹气。

    薛星棋索性不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