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2

    ”褚宁点点头,毕竟是自己拖了后腿,搭了便车。

    “时不待人,我明天就回家取吉他。”雍俊熙信心满满地说道。

    褚宁见雍俊熙一副打了鸡血的兴奋样,无奈地别过了眼睛。最先他们是在说什么来着?哦,对了,雍俊熙参加的AC杯进了决赛了。

    “那你不需要准备决赛吗?”褚宁还记得刚开始搬进来的时候,雍俊熙说的是这是一个关系到他未来的很重要的一个比赛?

    “两手抓,不耽误不耽误。”雍俊熙对这个比赛是势在必得,该做的准备早就已经做好了。

    AC杯的前几轮初赛只是看设计图稿,而决赛则有现场介绍和答辩两个环节,赛场设置在M国的DeLuo大学。而这所大学的建筑学院的兰斯·希克斯,则是雍俊熙的下一个目标。

    想到这,雍俊熙收敛起了脸上的嬉笑,用一种比较正经的口气将自己未来的计划全盘托出。在雍俊熙的眼中,褚宁已经是自己的男朋友,将来会成为自己的伴侣,自己未来的一切,他都有权知道。

    听完雍俊熙对自己未来的规划,褚宁沉默不语。他知道这是雍俊熙的目标,是在两人重逢之前就定下的目标,他也为雍俊熙能为自己的梦想不懈努力而感到自豪。

    “褚宁,DeLuo大学的油画系跟建筑系一样出色,你要不要考虑跟我一起出国?”雍俊熙低声说出自己的想法,梦想和褚宁,他任何一个都不想放弃。

    “不。”褚宁想都不想就拒绝了雍俊熙的提议,“我不想出国。”

    尤其是M国,尤其是DeLuo大学,他甚至想都不想再想起了。

    雍俊熙也没想一次就打动褚宁,毕竟以褚宁宅到底的性格,出个门都难,更别说是出国了。

    只是隐隐之中,雍俊熙总觉得褚宁对M国有一种莫名的排斥,可是他记得小学的时候褚宁就是和家人移居到M国的。

    出国留学的话题就这么揭过不提,似乎从来不曾出现。

    夜深了,整个城市似乎都陷入了梦乡。

    寂静的房间里,原本沉睡的褚宁突然叫了一声“不要。”,猛然坐了起来,大口喘着气。

    眨了眨眼睛,褚宁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梦中的情形实在是太逼真了,飞驰的汽车,破碎的玻璃,满地的鲜血,这些都像是一把把铁锤,一下一下砸在他的脑门上。

    慢慢躺下,褚宁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一夜无眠。

    第二天起来的褚宁似乎丝毫没有受到恶梦的影响,一如往常地准备早餐,上学,就连雍俊熙都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而接下来的日子,一如既往的平静。褚宁依旧忙碌于看书和学习,只是多了一项学习吉他的任务。而雍俊熙,除了负责教褚宁吉他,就是忙着准备决赛的作品展示了。

    但是雍俊熙还是感受到了,这一个星期的褚宁都不开心。虽然以前的褚宁也不喜欢说话,但是不会偶尔对着一样东西走神,不会看着他若有所思。

    雍俊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提议让褚宁陷入了这种情况,但是他知道一定跟他要去M国这件事情有关,或者说是跟他打算去DeLuo大学当交换生这件事情有关,因为每一次雍俊熙一提起这个话题,他都能明显感受到褚宁在转移话题。

    他看在眼中,急在心里。他甚至开始思考,如果褚宁真的决定不去M国,那么他要怎么办?异地恋什么的,听起来好辛苦QAQ。

    作者有话要说:  请无视这个大学的名字,顺手一打哈哈~

    ☆、下厨

    雍俊熙决定要好好跟褚宁聊一聊了。就算是最后褚宁决定不出国那又怎样嘛,小别胜新婚,异地恋说不定还能让褚宁对他的感情爆发出来。想想那个画面,雍俊熙觉得自己都能笑出声来。

    不过雍俊熙也知道,想要从褚宁嘴里听到什么甜言蜜语,根本就是自己的幻想。

    下了课,褚宁一个人走回家。因为雍俊熙下午那门课的老师出差参加一个研讨会,所以下午的课被调了,没有课的雍俊熙自然留在了家里没有到学校。

    一打开门,褚宁就受到了奶牛无比热烈的欢迎。虽然奶牛跑到门口迎接他们已经是常态了,但是褚宁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么急躁的奶牛,不停地朝着他喵喵叫,还咬着他的拖鞋不知道要干些什么。

    雍俊熙在家里又对奶牛干了什么?这是褚宁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没办法,谁让雍俊熙实在是劣迹斑斑,就褚宁撞见他欺负奶牛的次数就不下五次了。偏偏奶牛又是个记吃不记打的,每次雍俊熙只要一用零食引诱它,它还是乖乖上当。

    “小熊?”

    哦,自从两人交往之后,雍俊熙就不允许褚宁连名带姓地叫他了,因为他说这样一点都不够亲密。在一堆肉麻的称呼中,褚宁勉为其难地捡起了小时候的称呼,也算是一报雍俊熙动不动就叫他娃娃之仇吧。

    “呀,你回来啦?怎么这么早?”雍俊熙一听到褚宁的声音,立马从厨房跑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颗水灵灵的西红柿。

    “你这是在干嘛?”褚宁愣了一会才问道。

    “做饭啊。”

    褚宁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眼神上下扫了一眼雍俊熙,他从来不知道这件画着一只猴子的围裙穿起来这么奇(sha)怪(bi)。说起来这件围裙还是雍俊熙选的,当初他就不应该相信雍俊熙的眼光。

    嗯,下一次一定要重新再买一件围裙,最好是纯色的,什么图案都不要。

    “怎么了?”雍俊熙见褚宁一直盯着自己看,一语不发,不由得问道。

    “这么早就做饭?”下课是三点二十分,就算他从学校走回家,现在也肯定不超过四点,这个时间点就准备晚饭,雍俊熙是得有多饿?

    “那不是因为经验不够嘛?”雍俊熙怎么可能告诉褚宁,他可是从两点左右就开始在网上找菜谱,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挑出了两三道看起来比较好下手的菜。

    “呃。”作为一个自小就点亮厨艺技能的人,褚宁实在无法理解雍俊熙这种下厨恐惧症,不过他还是会理解的。于是褚宁善解人意地问道:“需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雍俊熙连忙摆手,“你先去休息,看会书,我很快就能好的。应该……”

    “有什么需要的就叫我。”褚宁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声,他还记得上一次被毁掉的仅剩的两颗鸡蛋。“不要不好意思。”

    嗯,千万不要等到厨房被炸了之后才追悔莫及。

    “不要小看人,我可以的。”从褚宁的眼神中,雍俊熙明显可以感受到他对自己的不信任,一股急于证明自己的气势油然而生。

    “加油。”

    还在褚宁的担忧并没有发生,厨房还好好的呆在那里,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