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5

    能喝吗?”了。

    “当然。”雍俊熙挺了挺胸膛,不会煮粥的老攻不是好老攻!“虽然我昨天做饭,确实有失误的地方,但是今天这粥绝对没有问题。”

    褚宁将信将疑地接过碗,反正一碗白粥,再难吃也不会难吃到哪里去。

    事实证明,确实白粥真的不会难吃到哪里去。只是水下的太多了,喝起来跟清汤也差不了多少。

    今天是星期六,两人都不用上课。于是雍俊熙充分发挥了自己粘人的功底,保持着时刻不离褚宁寸步的精神,就连褚宁上个厕所,雍俊熙都要抱着奶牛等在门外。

    周末两天的时间,让褚宁不禁开始怀疑到,雍俊熙到底是不是牛皮糖转世的。

    不过很快,褚宁就解放了。因为雍俊熙要飞往M国参加比赛了。

    比赛的时间是三天,再加上前前后后的时间,雍俊熙这一次在M国待的时间大概是五天。这也就意味着褚宁有五天的清净时间。

    不知道雍俊熙在异国他乡是怎样的凄凄惨惨冷冷清清的处境,反正褚宁是愉快得很。

    “小师弟。”

    下午,褚宁因为一个小组作业留在学校讨论了一会,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饭点了。走近校门的时候,罗铭正好拿着一个包裹迎面而来,出声叫住了他。

    “怎么了?”

    “这是老幺的快递,他在国外没有办法拿,我就代他拿了,你帮我拿回去给他吧。”罗铭不由分说地将快递塞到了褚宁的手里,“反正他的就是你的不是吗?”

    看着罗铭挤眉弄眼,意味深长的表情,褚宁只觉得耳朵似乎在烧了。

    为了转移一下罗铭的注意力,褚宁只好看着包裹,假装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估计是书吧。”罗铭猜测道,他拿的时候收件人写着的是谢狩,估计就是他的样书之类的,“估计是新出版的样书。”

    “样书?”褚宁掂了掂手中的包裹,还是挺有重量的。

    “对啊,你看,上面收件人还写着谢狩的名称,这是他笔名,你不是还很喜欢他的书的吗?”罗铭指着包裹外的收件人一栏说道。

    这句话信息量似乎有点大,褚宁一下子接受不来。

    “你是说,雍俊熙就是谢狩?”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褚宁觉得这个世界有点太玄幻了吧?

    “对啊,你不知道吗?”罗铭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就像是蚊子叫一般听不清楚了。

    艾玛他好像又闯祸了。突然间他就想起了那天小师弟搬家的时候,雍俊熙捂住自己马甲的样子,难道这么久了,雍俊熙一直没有告诉小师弟,自己就是谢狩。

    感觉自己把天捅破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褚宁笑而不语,微微摇了摇头。

    呵呵,他知道个鸡脑袋他知道。

    “谢谢你。我会转交给雍俊熙的。”褚宁礼貌地跟罗铭道了谢。“也谢谢你,告诉我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情。”

    “不……不用谢。”罗铭只觉得上帝在向他招手。

    不知道现在收拾东西退学还来不来得及。

    “你可以先别告诉雍俊熙我知道他就是谢狩这件事吗?”想了想,褚宁还是请求道。他才不是担心会影响到雍俊熙的比赛呢。哼,他就是要当着雍俊熙的面拆穿他。

    “好。”罗铭思考片刻后,艰难地点了点头。在得罪一个和得罪两个之间,他果断地选择了前者。

    道过别之后,褚宁就带着手中的包裹回了家。

    看着快递单上明晃晃的谢狩两个字,还有那熟悉的手机号码,褚宁面无表情,脑海里已经闪过了三百六十种酷刑了。

    而远在M国的雍俊熙此时还不知道,国内有一场怎样的暴风雨在等着他。

    踏上归程的雍俊熙心情十分雀跃,不仅是因为他在此次大赛上大获全胜,更重要的是,兰斯·希克斯教授给了他自己的邮箱,并鼓励他在学术上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跟他交流,甚至还向他抛出了橄榄枝,鼓励他申请成为他的学生。

    只是当他下了飞机,接到了罗铭的电话的时候,兴奋的心情全变成了忐忑了。

    “老幺我有罪!!”电话那头的罗铭一等电话接通,立马扯开嗓子干嚎起来。

    “有事说事。”今天下午褚宁是满课,他还打算赶快赶回家做好饭等他呢。

    “我对不起你,我有罪,我是个罪人。”罗铭不停地给自己鼓劲,一咬牙一跺脚,气都不带喘地说完了整件事情。

    “你!好!样!的!”雍俊熙咬牙切齿地吐出了这句话,气氛地挂掉了电话。

    现在是把罗铭大卸八块都不足以泄他心中的愤啊。

    他并不是一直想瞒着褚宁的,只是一直没有一个恰当的时机能够告诉他,再加上一次褚宁因为谢狩封笔的事情,心情郁闷了几天,那时他都觉得谢狩这件事情做的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让褚宁难过这么久呢。现在想想,当时的他就跟精分似的。

    哎,知道了也好,反正早晚也要知道的。现在他要思考的是,怎么让褚宁不要生自己的气,虽然他也不知道褚宁生气了没有。

    背着背包,雍俊熙归心似箭。一定要赶在褚宁回来之前准备好一顿大餐,然后负荆请罪。只要将这一页翻过去,就万事大吉啦。

    至于罗铭,哼,他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我觉得我们这的粽子完胜了,因为我们这的粽子是鸳鸯粽,一半甜一半咸,从来不会有甜咸之争呢~

    ☆、心累

    褚宁回到家的时候,就闻到了厨房飘来的阵阵香味。

    默默走到了餐厅,褚宁就看见桌上摆着好几盘色香味俱全的菜,而雍俊熙还穿着围裙,特专业地从厨房端出一盆汤。

    “你回来啦。洗手就可以吃饭啦。”雍俊熙将汤摆在中间,特别贤妻良母地说道。

    “你做的?”褚宁不相信地扫了一眼全桌,他可是记得出国前雍俊熙是一个连鸡蛋都不会煎的人。

    “嘿嘿,当然……”雍俊熙搓着围裙,讨好一笑,“当然不是。”

    哼,他就知道。褚宁连个眼神也没有再多分给雍俊熙,径直走向浴室洗起手。

    雍俊熙瑞瑞不安地看着褚宁的背影,也分不清他到底生气了没?或许还等着秋后算账?

    洗完手走回餐厅,褚宁一点都没有客气地坐下来。今天一直上课上到六点,他早就饿了。

    “聚德居的?”褚宁尝了一口鸡肉,抬头问道。

    “嘿嘿。这不是因为我今天回来得晚了点,所以只好去打包回来了嘛。要是时间来得及的话,我一定亲自做一大桌子菜。”雍俊熙信誓旦旦地说道。

    聚德居是褚宁喜欢的几个餐厅之一,地方不大,生意却不错,经常都要提前好久预约才有位置。

    “……”褚宁对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