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6

    俊熙的厨艺没有一丝期待,能够使用微波炉加热一下他已经够欣慰的了。

    “多吃点。”褚宁没有接茬,反倒是夹了一筷子的脆皮鸡到雍俊熙的碗里。

    “你是不是也看出我瘦了。”雍俊熙端着碗就感激涕零了,他就知道娃娃是一个心软的人,怎么可能会对自己发火呢。“我跟你说M国的东西真的不是人吃的,才五天,我感觉我就瘦了一圈。”

    “你在说我不是人?”褚宁头都没有抬,凉凉地问。

    卧槽,忘记褚宁之前在M国待了好几年。

    “我这不是渲染一下我凄惨的处境嘛。”雍俊熙对着褚宁眨巴眼睛,企图用卖萌蒙混过去。

    褚宁眼观鼻鼻观心,吃着自己的饭,丝毫不搭理雍俊熙。

    一顿安静的晚饭让雍俊熙的心七上八下的,就连洗碗的时候都心神不宁。

    洗完碗,雍俊熙顿了顿自己的衣服,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走向了客厅。若是在配上一点悲壮点的音乐,活脱脱就是一个即将英勇就义的烈士。

    只可惜这位“烈士”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有骨气,当雍俊熙看到褚宁正坐在沙发上看书,而那本书竟然还是《独步天下》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双腿一软。

    爱人不动声色的样子杀伤力太大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咽了咽口水,雍俊熙磨磨蹭蹭走到了褚宁身边,坐在了沙发上。“看书呢?”

    而褚宁竟然难得地搭理了他一下,指着茶桌上的一个包裹,“你的快递。”

    “哦。”雍俊熙乖乖地拿起快递,一边拆着快递一边观察着褚宁的脸色,“娃娃,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嗯?不是应该是你有话说吗?”褚宁翻了一页书,淡定地说道。

    “对,我有话说。”

    褚宁点点头,一副“我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错了,我不应该欺骗你。”突然间,雍俊熙将手中的三本书扔到了毛毯上,噗通一声就跪在了书上,抱着褚宁的大腿就差鬼哭狼嚎了。

    褚宁被雍俊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手中的书都差点拿不稳了。原本只有三分的怒气被他这一吓,点燃到了五分了。

    “好好说话。”褚宁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就是那个没有良心,说封笔就封笔的谢狩。我不告诉你不是因为有意瞒着你的,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之前我在你面前说的那些话都是真心的,谢狩真的是太没有良心了。”雍俊熙将脸埋在了褚宁膝盖上,痛心疾首地说道。

    “你起来。”褚宁用力地拉扯着雍俊熙,因为这个诡异的姿势,雍俊熙说话的热气都喷在了他的腿上,带来阵阵战栗,让他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有办法集中。

    “我不。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雍俊熙干脆抱着褚宁的大腿耍赖。

    “我!原!谅!你!”褚宁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不是雍俊熙今天这么一搞的话,他本来都没有怎么生气的。

    “真的,娃娃你最好了。”雍俊熙惊喜地抬起头,站起身子扑向了褚宁,将他抱了一个满怀。

    “娃娃,我以后不会再瞒着你什么事了,我会将我的一切都告诉你的。”雍俊熙将褚宁抱在了怀里,靠着他的耳朵低声地说。这不是他为了求得褚宁的原谅才说出来的甜言蜜语,而是他对褚宁的承诺,坦诚相待。

    褚宁不自在地推开了雍俊熙,每一次雍俊熙在他的耳边低声说话他就受不了,从耳朵麻到了脚底。

    估计雍俊熙就是抓住了褚宁声控这个特点,所以每一次这一招都屡试不爽。

    然而,沉浸在感动和欣喜中的雍俊熙此刻还不知道,掌握着厨房生杀大权的人,不动声色地生起气来是怎样恐怖的一种存在。

    总而言之,在接下来的一整个星期里,雍俊熙再也没有吃到一点肉了,无论是那种意义上的,还是那种意义上的。

    看着每天的餐桌上都是他最讨厌的胡萝卜和西兰花大餐,他突然就明白了褚宁那一句多吃点是什么意思了,因为接下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吃不到肉了QAQ。

    而雍俊熙的日子不好过,罪魁祸首的罗铭也好不到哪里去了。因为每吃一顿西兰花胡萝卜大餐,雍俊熙就要揍一顿罗铭出出气,既然口腹之欲得不到满足,那就在精神方面弥补一下吧。

    就在罗铭都快受不了,就差负荆请罪,求褚宁早点解了雍俊熙的禁的时候,雍俊熙突然发现,餐桌上出现肉了,褚宁的房间不锁了,他抱着褚宁啃啃咬咬的时候也不再被无情地推开了。

    终于送走了黑暗,迎来了黎明了。雍俊熙感动得差点迎风流泪了。

    同样感动的还有摆脱了魔爪的罗铭,不过他的定力显然差了一点,当他发现雍俊熙不再对横眉竖眼的时候,可是抱着程斐新干嚎了好久。差点惹得程斐新也忍不住拳脚相加了。

    而好不同意解禁的雍俊熙自然是抱着褚宁过上了羞羞的生活了。

    就在雍俊熙以为,美好的日子会一如既往地过下去的时候,专注坑弟一百年的雍明钧出现了,还将他的生活又一次拖入了黑暗的深渊。

    据雍明钧的说法,是因为不孝子雍俊熙太久没有归家,所以他奉母上之命前来看看,顺便带点母上强烈要求的慰问品。

    当褚宁打开门看到雍明钧那张不算熟悉的脸时,他的内心是懵逼的。

    而当雍俊熙用一种看着仇人的眼神,喊了一声“大哥”之后,褚宁内心的懵逼都快凝结成实质了。

    不过秉着上门是客的原则,褚宁还是尽职地走进了厨房泡茶,顺便拿点小点心招待客人,或者说是大哥。

    “卧槽!!小明!你怎么突然出现了!”在褚宁转身走进厨房的那一刻,雍俊熙再也忍不住伸手掐住了雍明钧的脖子,“你是哟啊害死我吗?”

    “淡定。”雍明钧轻而易举地拨开了雍俊熙的双手,“你以为是我愿意来的,太后说了,不来的话我也不用回家了。”

    “那你就不会提前打个电话吗?”雍俊熙呲牙咧嘴,就像是一只被惹怒的小狮子。

    “哎呀,那多麻烦不是嘛。”雍明钧无所谓地在沙发上坐下,他才不会说这个结果是他喜闻乐见的呢。“我这不是着急着见我亲爱的弟弟吗?”

    “谁是你亲爱的弟弟。”雍俊熙恶狠狠地说。

    还没有等他讨伐完雍明钧,褚宁已经端着三倍茶出来了,还有两碟他自己做的小点心。

    “雍先生。”褚宁将杯子放到了雍明钧面前,不太自然地开口。

    “跟小熙一样叫我哥哥就好了。”雍明钧长辈范十足地说道。

    “不要脸,谁叫你哥哥了。”一旁的雍俊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般他在家都是叫小明的好吗?

    “雍大哥。”褚宁折中选了一个比较普通的称呼。将桌子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