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

    提供住宿,方便一些打工的同学借住。同学们房间老师就比较轻松了,假期来临前顾维昀就因为母上的夺命连环call被逼的答应假期陪两老旅行。

    飞行的前一天,顾维昀到了学校,平时热闹的操场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林荫道上也只有偶尔快速走过的赶去打工的学生。顾维昀来学校之前给许尽安打过电话,可惜无人接听,发了短信也没有人回。他想去孤儿院找许尽安,可又怕许尽安会尴尬。

    “我陪我父母去旅行,开学见。”顾维昀编辑了一条短信,按下了发送键。

    在办公室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检查了所有电器,确认窗户都关严实了后顾维昀才锁上了门。零星的学生见到他热情的打招呼,顾维昀都回之微笑。

    “嘿,你听说了吗?校园网上那事……”

    顾维昀挑眉看了看前面八卦的两位女生,低着头绕了过去。

    “我看了!没想到他是那种人啊,平时看着斯斯文文的,谁能想到……”

    顾维昀转头看着两位走向另一条岔路的女生,声音越来越远,他禁不住好笑的摇摇头,他都叫人把那三个学生的视频和照片撤了下来了,没想到还有学生讨论。顾维昀没多细想两个女生的八卦,匆匆的穿过林荫小路,走入停车场。

    第18章

    许尽安生病了,烧了一夜都不见好。院长急的没办法,只能打电话给蔡义恒,将人转到了医院里。蔡义恒交了医药费后,回到病房中。

    “蔡先生,医生说什么?小安不会有事吧?”院长看着面容憔悴的许尽安心疼不已,掩面偷偷的抹眼泪。

    “没事,您放心吧。小安他怎么会好好的生病?”蔡义恒觉得奇怪,那天他送他会学校还好好的,不过才隔了一天,就病的这么严重。

    “唉……小安他,他被他同学欺负了。那群学生,仗着小安的眼睛看不见,就欺负他……那群学生简直就是畜生!”

    蔡义恒听院长这么说,不禁皱起了眉头,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学生应该不会带着有色眼镜看人才对啊,不过也不排除意外:“您知道具体什么事吗?”

    “这个……好像是什么校园网的事……我一个老婆子,实在不会弄那些……”

    “嗯,您放心,我一定会查清楚这事的。”蔡义恒安慰着院长,出了病房,拿出手机打开了A大的校园网。被顶到最高的帖子就是许尽安的事,红色的标题历历在目,仿佛别人会看不见一般。蔡义恒忐忑的点了进去,首楼就是照片,顾维昀看着许尽安在五彩斑斓的灯光下映射出的脸庞,尽管看不真切,但是就凭这几张照片,加上有心人的诟病,子虚乌有的事也会被传成事实。

    蔡义恒没继续往下看,他都能想象到这些人会说些什么。他翻开通讯录,拨通了电话:“喂,帮我办个事,报酬好商量,A大的校园网,想办法黑了,顶的最高的那个帖子,找到发帖人。”

    蔡义恒相信许尽安,可别人不见得相信。现在唯一奇怪的一点就是许尽安为什么会去酒吧,肯定是有人带去的,难道……是顾维昀?不对,顾维昀看许尽安的眼神恨不能独占,不可能将许尽安放到酒吧任人观看。

    “请问您知道许尽安的病房是哪一个吗?”

    “就在那……”

    蔡义恒抬头看着冲自己跑过来的许尽安的室友——林孟修。

    “蔡先生,小安没事吧?”

    “没事,你怎么来了?”蔡义恒挑眉看着林孟修,他对这个室友没多大的好感。

    林孟修红着眼眶,哽咽道:“小安……小安他,都怪我,要不是那天我让小安陪我去打工,他肯定不会有事的。”

    蔡义恒惊讶林孟修的坦白:“是你?你带他去酒吧做什么?”一股莫名的愤怒在胸腔蔓延开,明明知道许尽安看不见,还带他去那么乱的地方,到底是何居心?

    “对不起……对不起,小安担心我,所以说陪我去,我让他别去的,都怪我……都怪我……我一定会去校园网解释的,那些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林孟修的话语中充满了歉意,蔡义恒也不好再责备他什么,只是冲他点点头。

    “我能去看看小安吗?”林孟修小心翼翼的看着蔡义恒,眼中带着些期许。蔡义恒瞧了他一会儿,最终点点头。

    病房里院长已经不在了,许尽安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雪白的病床上,更衬的一张脸煞白煞白。林孟修眼底噙着泪,握住许尽安没有打点滴的手,泣不成声。

    蔡义恒瞧见林孟修哭的伤心,心里难免动容。林孟修哭了好一会,才抹抹眼泪,不好意思的看着身后的蔡义恒道:“真是让蔡先生看笑话了……”

    “没事,你是小安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蔡义恒好心的给林孟修递过去一张纸巾,被林孟修红着脸接过。

    “校园网那事……”林孟修欲言又止,看着病床上脸色惨白的许尽安,坚定地说道:“我相信小安绝对不是那样的人,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那晚到底是怎么回事?”蔡义恒神情凝重的开口问道,直接去查不如从林孟修这里得到一些信息来得快。

    林孟修自责的低下头,渐渐的又红了眼眶:“我给小安点了一杯果酒,然后去忙了……这中间,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些人一定是看小安好欺负,所以才……”

    蔡义恒听完后没说话,沉默地看着病床上打着点滴的许尽安。

    “你先回去吧,小安这里我照顾着,没事的。”

    既然蔡义恒都开口了,林孟修也不好再多待,只是说明日再来。

    林孟修刚走,院长就领着一些水果和米饭进了病房,还给许尽安多准备了一份热粥,就怕他等会醒了饿着。

    见许尽安没醒,蔡义恒也没心思吃饭,随意的扒了几口。院长是个女人,自然不好在这里多待,所以只能麻烦蔡义恒照顾。蔡义恒本来就准备照顾着许尽安,也就应承了下来。等院长走后,蔡义恒就端了个椅子坐在病床边,点滴快要打完的时候护士进来换了另外一瓶。

    约莫晚上10点左右,许尽安才微微的转醒。那时候蔡义恒正快要睡着,许尽安一动,他又惊醒了。

    “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蔡义恒将温热水递到许尽安嘴边,等他咕咚咕咚的喝下半大杯。

    许尽安烧的眼睛有些难受,使劲的眨巴眨巴着眼睛,用因为发烧而沙哑的嗓子开口道:“义恒?你怎么来了?”

    “你出事难道还不让我知道了?”

    许尽安听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