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演讲只有短短的十几分钟,可他却觉得过了大半辈子。顾维昀绕过人群进入后台,大概是因为紧张,下台后的许尽安正坐在椅子上用手对着自己呼啦呼啦的扇风,模样甚是可爱。顾维昀悄悄的走到他身边,也不说话。许尽安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身边有人,一时之间也不知该怎么称呼,只好说道:“同学,你找谁?”

    顾维昀盯着许尽安漆黑漂亮的眸子,淡淡道:“是我。”

    许尽安明显的一怔,手足无措的低下头:“顾老师?”

    “是我,许同学。”

    “……”许尽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尴尬的笑笑。

    “什么时候回国的?”

    “昨天下午。”

    “哦。”

    一时之间又无话,两人都不知从哪里说起。大约过了几分钟,顾维昀才开口打破这尴尬的沉默:“这些年在国外习惯吗?”

    “嗯,挺好的。”

    顾维昀皱眉,似乎不满许尽安的答案,可也只是嗯了一声。

    “晚上一起吃个饭?”

    “今晚吗?”

    顾维昀凑近许尽安带着助听器的耳边,滚烫的气息喷洒在许尽安敏感的耳边,许尽安偏头一躲,惹得顾维昀发笑,回道:“嗯,今晚有约吗?”

    许尽安抿着唇,似乎内心正在做挣扎,可最后还是给了顾维昀满意的答案。

    “那就今晚吧。”

    第20章

    顾维昀挑的是以前带许尽安来过的那家很有特色的中餐厅,当许尽安吃了第一口时他就发现了。不过他选择了什么都不说,安安静静的吃着盘子里美味的食物。

    “听说你在国外重新读了大学,感觉如何?”顾维昀给许尽安拨了块鱼肉,细心的将里面的鱼刺全都挑了出来,凑到许尽安的嘴边。

    许尽安下意识的偏过头,可那人又举着筷子追了过来,他被逼得没办法,只能张口含进嘴里。咀嚼了几口后吞咽下肚,然后顿了一会,端起手边的杯子轻抿一口果酒,回答顾维昀问的问题:“嗯,还不错。”

    顾维昀没说话,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两人之间又是无话可说,只有沉默。似乎是忍受不了现有的尴尬,许尽安才开口问道:“顾老师这些年一直在A大吗?”

    顾维昀轻笑出声,回答:“不然呢,我还能去哪?”

    许尽安点点头,其实顾维昀挺适合做老师的,温柔、细心,特别会照顾人,也难怪会得到那么多学生的喜欢。

    “哦对了,你还记得你那个室友林孟修吗?他留校了,现在也在学校当老师。”

    许尽安明显的一愣,林孟修,若不是顾维昀提起他都快忘了,他的好室友。

    “记得,那时候我和他关系不错。”

    “有时间一起吃个饭?他还经常提起你。”像是不经意一般,顾维昀将这句话轻轻地说出口,在许尽安心底泛起了涟漪。许尽安笑了笑,放下手中的竹筷:“好啊,有空一起。”

    吃完饭已经九点多了,顾维昀不放心许尽安一个人回去,干脆送他回孤儿院。

    “回国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许尽安偏过头,微闭上双眼,明明今晚只是喝了些果酒,可现在却像是醉了一般,有些话不经过大脑就被他说了出来:“今天校长让我考虑考虑留校的事。”

    好好的,和顾维昀说这些做什么呢。

    顾维昀随手将车内的灯打开,温柔的灯光映射出许尽安泛红的耳根,酒不醉人人自醉。他将车速放慢,在下一个路口处掉头。许尽安睡的迷迷糊糊,就连被人带回了家都不知道,乖巧听话的任由顾维昀吃豆腐。

    被顾维昀洗完澡的许尽安昏沉地靠在床边,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一般,看来是困的不行。顾维昀温柔的拿着大毛巾给许尽安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将吹风机开到最小档,温热的暖风就着顾维昀的手指,一点点的将头发吹干。

    等收拾好一切,顾维昀床头一盏温暖的小灯,将许尽安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安心的在他眉间留下一吻,相拥而眠。

    第二天一早,顾维昀起床准备早餐,许尽安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睛,下意识的问了句几点,顾维昀笑着揉揉他的头发:“才六点,你继续睡。”

    许尽安嗯了一声,继续将头缩进被子了。不过三秒钟,惊吓的他立刻坐直了身子,警惕的问道:“顾老师?”

    “嗯,怎么了?”

    “我……我怎么在这?”许尽安似乎不能接受再次和顾维昀睡在一张床上,脸色有些苍白。

    “你昨晚累了,我就将你带回来了,放心,我们什么事都没发生。”

    许尽安揪紧被单,点点头。被子下的一只手摸着自己穿的整整齐齐的睡衣,心中松了一口气。

    “那我去做早餐,你再睡会?”

    “不用了,我先回去了。”许尽安掀开被子,摸索着下了床。顾维昀也不再多说什么,将干净的衣服递给了许尽安。等许尽安穿戴整齐后他已经拿着车钥匙在门口等着。

    两人一路沉默,到了孤儿院门口,许尽安不得不说话,他开口道:“谢谢顾老师,那我先回去了。”

    见对方不说话,许尽安自行摸索着解开安全带,刚准备打开车门,却被顾维昀用力的按在座椅之上。许尽安眨眨眼,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温热的双唇吻住。

    许尽安挣扎着起身,却被顾维昀更加用力的捏住了下巴,双唇被迫的张开,温热湿滑的舌头蹿进自己的口中,舌尖被含在嘴里,吮吸的有些发痛,彼此的津液在口中被交换。分开时两人的唇边带出一缕银丝,许尽安别过头,指腹贴着被吮吸的通红的双唇,羞赧地擦拭着口水。

    “你到底是真傻还是不懂装懂?”顾维昀温柔的摩挲着许尽安冒汗的手心:“五年前你说我会遇到更好的,可现在我依旧觉得你最好,我爱你,许尽安我爱你。”

    许尽安第一次如此清楚的听到顾维昀在耳边说着爱语,那三个字震得他心底发麻,身子不听使唤,明明大脑里提示着逃,赶紧逃,可他却依旧在原地,在顾维昀的身边。

    “你……你让我想想……”许尽安颤抖着身子拨开了顾维昀扶住他腰的手,他逃了五年不过是觉得自己配不上顾维昀,他觉得顾维昀可以沉静下来想一想,他要的到底是什么。可是五年后这个人依旧对他说,没有人比他更好。他要怎么做才能不辜负顾维昀的深情?

    顾维昀将许尽安送到孤儿院门口,看见院长出来将人接了进去,他才重新发动车子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