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6

    “嗯。”

    “别分心。”

    “岛主很喜欢狐狸师傅啊。”

    “那是,听说是岛主养大的。”

    “啊?”

    “你是我养大的。我的儿子,哈哈。”

    “……要磨出血了,轻点。”

    “哈哈哈……”

    “爹爹,别笑了!”

    “我开心,哈哈。我要长长久久把你养下去,喂得白白胖胖……”

    “爹!”

    “嗯……喂饱……”

    ……

    房间里悉悉索索,热闹得很。

    门口的白狐狸都快成雕塑了。

    琼陵往回走。

    白狐狸紧张地说:“臭小子,背後说我!”

    “没说错啊,是我养的,够白够胖!”琼陵拍了拍白狐狸圆滚滚的胖屁股,“难道你怕我收你做干儿子?”

    “老子不要!”白狐狸炸毛。

    “放心,我没你那变态徒弟的嗜好,认儿子当媳妇。”

    白狐狸呼出一口气。

    “不过他也没说错。”琼陵露出白色的牙齿,“我养的狐狸,当然可爱。人形狐狸形都可爱。只不过,矮了点。”

    白狐狸沮丧。许久,小心翼翼问:“没那麽矮吧?”

    琼陵心里暗笑,面上严肃:“就你那半大不小的样子?跟个小仙童似的。怎麽就不乐意长大些?”

    狐狸郁闷,声音有点尖:“是你说我这样子最好看啊,我就去南极仙翁那边偷吃了驻颜草。现在没有解药了……”

    “我说过这样的话吗?”琼陵狐疑。

    白狐狸点头:“都是你的错。”

    “好吧,我会负责到底,勉为其难喂养你。”琼陵好似叹了口气道。

    白狐狸还在纠结:“没有怎麽矮吧?就小半个头嘛。难道你希望我长得比你高?你也不怎麽高吧,都没我两个徒弟高!”

    琼陵一转头,嘴唇碰了碰白狐狸的鼻尖:“嗯,刚刚好。你变人形给我看看。”

    白狐狸浑身一阵雾气闪过,果然化了人,站在琼陵面前。

    一个粉妆玉砌的少年,气鼓鼓的双颊红扑扑,带著点婴儿肥,但眼睛是眼睛,眉毛是眉毛,嘴唇是嘴唇,没有琼陵那般透骨蚀魂的媚意,但是清新如画娇若鲜花,不愧是狐狸精一只。

    琼陵稍微低头,就能虏获少年饱满水嫩的嘴唇。

    含混的亲吻中,白狐狸听到琼陵念了半句:“嗯,不矮不矮,刚好入怀……”白狐狸气炸,但是琼陵浑身的仙气镇压著他羸弱的妖气,根本逃不开。

    2.5

    牛大和卢君见在岛上住了不少日子。

    岛上多仙果灵丹,对修为助益良多。琼陵送起来毫不手软。

    等到两人恢复得差不多,已经跟散仙一样,意随念动,能飞能游能钻地……琼陵的逐客令便送来了。

    琼陵没说错,他的仙岛上基本不留外客长住。能给他俩破例是卖白水面子。

    来送行的小仙童跟白水是从小长大的夥伴,他叹息著说,白水又跑了,主人的心情很不好。

    白水那点本事,根本不够看,怎麽能脱出琼陵的辖制?

    因为天生残心,素有弱疾,白水能活下来,全靠琼陵拿各种天珍地宝惯著它。即使这样,白水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能活到什麽时候?

    他不能想这个问题,一想就头疼,头疼得厉害,有想死的心。

    可是,不能死。

    他死了,琼陵到地府,挖也会把他的魂魄挖回来。

    白水知道琼陵对他好。

    但是他不想他伤心。

    狐狸有心。

    狐狸知道自己活不长,在睚眦山的时候,发作一次比一次厉害。他就把自己困在结界里,不泄露一分一毫气息,不让天涯另一端的琼陵察觉。

    他以为自己做得很好了。

    但是每次看到琼陵美丽的眼睛幽深深地看著他,他便害怕,害怕什麽小心思都被看穿。

    白水怕琼陵。

    很怕。

    能把白水从琼陵眼皮底下带走的神仙,当然不是普通的神仙。

    连神帝都不知道他的老巢在哪。

    自虚空来,往虚空去的宝祖。

    琼陵不知道白水什麽时候能再回来,但是他相信,他养的小狐狸,再没良心,也不会忘了他。

    牛大和卢君见回到睚眦山的时候,四足兽在洞府门口等他们。

    幻化成人形,是成年男子的沈稳模样。

    四足兽一身玄衣,手里拈著一封信,扔给你牛大道:“你师傅叫你守著家,好好打扫整理著,别教他回来没地方住。”

    说完,眉间一挑,竟有丝温柔笑意,向卢君见点了点头,驾云而去。

    牛大展开手里的信,信纸上白花花什麽字都没有,只有个漆黑的狐狸爪印,不知道是不是踩了什麽泥地。黑泥印记上竟然有金粉流光闪动。

    牛大看不出什麽究竟,想了想,也许爪印代表签名,师傅又顽皮了。便收了信,拉了儿子,进洞府。

    怪不得牛大回山的时候,不记得具体的路径。

    这睚眦山不是人间的睚眦山,和仙岛一样常年云气弥漫。只不过仙岛上是瑞云紫气,这处魔山里飘的却是毒雾妖障。

    若不是卢君见已是修道人,如何入得此山?

    牛大和卢君见在山里住了几年,不见师傅回来,不见师兄回来。和卢君见商量了,下山去找。

    乐守钦的名字响亮得很。

    自己建了个魔教,快快活活当上了教主。

    牛大掏出师傅的爪印给乐守钦看。

    大徒弟颠来倒去地看,然後得出结论:“师傅既然去了,没个三年五载是回不来的。”

    “师傅到底去了哪里?”牛大忍不住问。

    师傅软软白白一狐狸,在睚眦山尚需要靠两强壮的徒弟保护,怕狼怕熊怕毒蛇。这麽长久在外面,被人欺负了怎麽办?

    乐守钦叹了口气:“我怎麽知道。不过,师傅既然有闲心秀他的美爪,又嘱咐你看好洞府,想来不会有事。”

    牛大半信半疑地听著。

    乐守钦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