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8

    “师兄说他要武林盟主的心。”

    “武林盟主?”

    “嗯,你家那个侍卫,以前守著你,後来被师兄捉了的那个。”

    “姬扬啊,我们有空去看看他。”

    “他现在没空,师兄去找他了。”

    “你们师兄弟真是……”

    问君何所之 3.1

    这师兄弟两个不愧是狐狸教出来的,一点不含蓄。

    乐守钦熟门熟路摸到盟主府,几下纵跃,找准姬扬的房间就准备隐进去。

    这次却没这麽顺利。

    没等乐守钦施展什麽轻功,一张大网扑头盖下,盟主府四周墙上和屋顶上出现了数不清的弓弩手,毫不留情地朝这边放冷箭。

    乐守钦再厉害,也躲不过这麽多攻击。他毕竟是个人,血肉之躯,未至化境。

    平常来找姬扬,不睡一次两次,从来没有这麽大阵架过。

    乐守钦一直当那些小伎俩都是姬扬欲拒还迎的调情手段笑纳之。

    没有哪一次,这麽多人,这麽多武器,抹毒的武器……和看不见的阵法。

    扑头而下的网不仅网住了他的手脚,连他想施展的法术都被罩了个无效,这麽厉害的,绝对不是普通人!

    “姬扬!你给我滚出来!你要杀老子就直说,难道我还不给你杀吗?”乐守钦急怒攻心,眼睛赤红。

    哗啦啦一声,一圈弓弩手外围又出现很多衣袂飘然的高手,首当其冲的一个蓝衣人,显然就是如今的盟主大人,他皱著眉头,面无表情地看著阵中人。

    “魔头既已伏首,何不束手就擒?善哉,善哉!”披著袈裟的老和尚叽叽咕咕念经。

    “姬扬!你真要这麽对付我吗?!”乐守钦愤恨道。

    回答他的是蓝衣人冷漠的侧身,无情地挥手,又一轮密集的箭雨朝乐守钦飞去。不留余地。

    乐守钦奋力运功,以指为刃,挡开层层逼迫。但是身上的中箭越来越多。

    姬扬就像牵线的木偶一样,一丝表情都欠奉。

    乐守钦恨极。他倒下去的时候都没有看到姬扬棺材板一样的面孔有什麽变化。

    手掉落的地方,正触著腰间的荷包。荷包是翠绿色的,绣著几朵粉红的小荷,是一位爱慕乐守钦的姑娘以前绣的。

    荷包里放一些有助於开垦沃地的灵药,是原本准备跟姬扬一同好好享受的。却是人心隔肚皮,他栽在了最在意的这个人手上。

    哈哈,他还以为那颗心是可以捂热的,如果温度不够,只可能是他花的时间和功夫太少。

    真笨啊。

    一棵树上吊死。

    这些年追在他身後跑,何必!世界上有那麽多值得喜欢的人,他犯什麽贱喜欢最无情无义没心没肺的这一个!

    冷箭射在乐守钦身上,开出一朵一朵嘲讽的红花。乐守钦心灰意冷,吐出一口血,不支倒地。

    人人喊他魔头,要把他碎尸万段,他仿佛隔了一天一地,听不到。

    和姬扬站在一起的大部分人,乐守钦都熟悉,是各门各派的一把手或二把手。

    除魔卫道啊。

    姬扬身後还出现一个紫色的影子,但是,乐守钦睁了睁眼睛看不清。他情绪混乱,方才只顾著腹诽姬扬,没有仔细去想,依照自己的手段和道行怎麽可能这麽轻易地落在了下风?什麽招都使不出,就被破网给兜住了。

    乐守钦重伤晕倒前,似乎看到姬扬也後撤了几步,吐了几口血。靠在紫衣人怀里。

    他奶奶的!哪个敢抢老子的人!不想活了!

    乐守钦双目爆瞪,仰头摔在了地上。

    四周一片欢呼。

    “捉住了!捉住了!捉住大魔头了!”小罗喽们欢呼。

    人群中的姬扬紧抿著嘴巴没说话,他面色惨白,不知道为什麽,心里越冷越强迫镇定,指尖却忍不住颤抖,抖个不停。

    为什麽会难受呢?姬扬告诉自己,那只不过是一个恶贯满盈,专门喜欢强迫人的混账!他一直想的不是有朝一日报复回来,再不受他欺凌吗?为什麽临到头,竟然不敢去看一眼?

    怕看到对方的愤怒、失望和指责吗?

    我不欠他什麽……姬扬心里默默想,都是他逼迫的……可越这麽想,心里越是翻江倒海,仿佛那些怒骂和嘲笑,还有那些锋利的箭头都射在身上……痛啊……

    姬扬口里不断涌出鲜血,同样晕了过去。他旁边的人都惊呆了。

    一个紫衣人抱起了他。吩咐其他人:“都愣著做什麽?把下面的魔头捉住关起来,等盟主醒来後再处置!”

    “盟主怎麽了?受重伤了吗?”

    ……

    没有答案。也没有人去质疑那个不知道什麽地儿跑出来的紫衣人。

    但是,紫衣人身上凛凛的仙气,气场颇大,随便眼睛一扫,已经没有人敢开口。就连那些武林高手,个个都是顶尖的,但是生生在这紫衣人面前矮了下去。

    仿佛生来,人家就是高人一等。他们原该仰望。

    紫衣人熟门熟路地带了姬扬回他的卧室,一脚踢开了门。

    一进门,紫衣人脸上就浮现恶狠狠的得意笑容,走到床边,仿佛扔什麽脏东西一样,把姬扬抛在床上。

    “哼,人!”紫衣人在床边来回走了几步,不知道在想什麽大计划,唇角不住勾起来。

    3.2

    看著床上其貌不扬,最多算得上清秀的人类。紫衣人嫌弃地皱了皱眉。

    “竟然已经开始双修……本门双修,同命同脉,一者死,另一者也活不了……”紫衣人低语,“这样一来,你们两个,我一个都不能杀,真是麻烦!”

    紫衣人叹了一口气,又有些羡慕:“如果狐主找我双修就好了,不知道能在修炼上省多少力气。”

    他想著想著,脸竟然红了起来,充满陶醉,好一会儿,才从臆想中脱身出来,讪讪道:“可惜狐主教门下双修,自己却并未开启这一途,不想被束缚,所以成仙後仍旧依靠吸食精气来滋养,对象不定,乐得逍遥,是好,也是不好。”

    狐类,本没有贞洁一说。

    只是入了仙界,少不了受仙界约定俗成的规矩打扰。

    淫,是为大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