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

    起来。佣兵的肌肉都很发达,腰臀不停往前顶送,撞得艾尔屁股一颤一颤的抖个不停。艾尔捂着嘴,不让浪叫泄露出来,不远处楼房的窗户里还透着光亮,暴露的刺激让他的快感成倍提升。

    “操……好紧,呃……哈……”

    绿头发佣兵对艾尔的屁眼十分惊喜,没想到仅仅50金可以买来这样的极品。软软呼呼的,又紧又能吸,把他的肉棒裹得仿佛就像是长在里面了一样。他发狠地撞击,努力克制着小腹的痉挛,想要让快感持续得更久一些。

    “呼……先生,快点……射出来吧…哈……”

    艾尔感觉到那根肉棒在屁眼里跳动,却迟迟不肯射精,他回过头来小声催促,情欲熏染的媚态让男人倒吸一口气,手掌死死地抓住艾尔的屁股。这个褐色头发的男孩子在月光下就像个妖精,贪婪地想要吸食雄性的精液,他志在必得,而他的猎物却惊恐地无法逃脱——男人一瞬间的幻想成为了压垮他理智的最有一根稻草,精关一松,泄了个昏天黑地……

    “你的50金。”

    “谢谢惠顾~”

    ……艾尔告别的那个可怜的羞得面色通红的佣兵。呵呵,猎物么,那么下一个猎物在哪里呢~夜还很长!

    第五十九章、白天裸行(暴露py,群P)

    艾尔在夏伦和温泉街玩了个酣畅淋漓,辗转十多天才又回到了王城。从传送之间出来,艾尔又看到了悲天悯人的白胡子教皇。他很想走上前去问问,不是说好的三天么?不是说人界都要沦陷了么?但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径直出了教堂。

    艾尔回到宿屋,习惯性地敲了敲隔壁几间的房门,同伴们果然都不在,艾尔回到自己的房间住了下来。

    深夜,贫民区。

    “啊啊啊…哈…太深了…不要那么用力啊…哈…要捅穿了…啊啊……”

    “操,大半夜的送上门来让老子操,看老子不操烂你的屁眼!”

    粗大的肉棒在艾尔屁眼里进进出出,沉甸甸的卵袋拍打着艾尔的大腿根部。艾尔仰躺着被人压在木箱上用力地操着,目光已经有点涣散。

    “嗯,射了!哈哈,好久没操过这么紧的骚穴了,够爽!”男人说着一挺身把肉棒捅到最深处,身子几不可见地抖了几抖。接着他拔出软掉了肉棒,把几枚金币塞进那喷着精液合不拢嘴的肉洞里。

    “老子是你今晚最后的恩客了,小婊子,还想要就明天晚上再来!”说完男人再次拍了拍艾尔那满是红痕的屁股墩儿,满意地转身走了。

    男人走后好一会儿,艾尔才缓过劲儿来。他有些好奇自己的身体,有时候被魔物操得比这些普通的男人夸张得多,他也能坚持到最后,可就这样被几个男人轮奸一番也能让他精疲力尽。天已经快亮了,艾尔加快了速度才回到宿屋。

    “老板娘,你看到我的同伴们么?”

    “看到的啊,需要我帮您通知他们过来集合么,勇者大人?”

    “不,不用了,如果需要的时候我再来麻烦你,谢谢!”艾尔告别了宿屋老板娘,走了出去,他还没玩儿够呢~

    出了宿屋,艾尔悉悉索索地脱掉了全部衣服,第一次大白天全裸地站在了大街上。一个小孩子正好从他身边经过,艾尔拦住了他们。弯下腰,说道:“小弟弟,你们还记得大哥哥么?上次还帮你们送过东西的~”

    “哇哇哇哇!!!这个大哥哥好奇怪,都不穿衣服的,哇哇哇哇~!”

    “哎呀!快过来,离那个变态远点!”

    路边冲出穿围裙的女人,捂着男孩的眼睛一边厌恶地说着一边快速离开。艾尔站起身,他还记得曾经这个女人满脸感激地请他经常去家里坐坐。

    “嗯,今天大家似乎都不认识我了呢~嘻嘻!”艾尔舔了舔嘴唇,自言自语地说道。

    放开最后一丝顾虑,艾尔继续往前走,不远处就是王城最大的两条主路的交汇处了。平时这里行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今天也不例外。艾尔就这样光着身子慢慢地走着,他发现只要自己不主动找人说话,那些行人对他总是视而不见。而如果他上前搭话,男人和女人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

    “呵呵,小家伙,这么饥渴,跟叔叔去那边玩玩儿怎么样?”--色眯眯的男人“大庭广众的!伤风败俗,还不快把衣服穿上!”--愤怒的家庭妇女“啊~真是大胆,要不要跟哥哥回家啊~”--忍不住动手的痴肥宅男艾尔好不容易才挤出人群,他并没有答应男人们的邀请,玩心大起的他决定装成一个迷茫懵懂的小可怜。虽然他表情十足的到位,硬挺的乳头和肉棒却早就出卖了他。

    “你,你们想干什么……”终于被一群男人围在墙角的艾尔声音颤抖地问道。

    “嘿嘿,你说我们想干什么?嗯,小家伙你说说,为什么不穿衣服在大街上走啊?”一个硬胡渣的男人抱着胳膊优哉游哉地看着无处可逃的猎物问道。

    “嗯,那是因为,嗯……我的衣服,被人抢走了……”临时编了个自以为靠谱的理由,艾尔的声音并没有那么理直气壮。

    “哈哈哈,被人抢走了?怎么不找个好心人借一套呢,还是说你其实挺喜欢这样光着屁股给人看的感觉,嗯?”男人们哄笑起来,不再戏弄,一拥而上,拉开艾尔的手足。

    “啊!你们放手……这样,好难为情的……哈,别摸……”

    “你们看!这小骚货的肉棒都冒水儿了,还装得这么可怜兮兮的样子,”终于有人只出真相,恶狠狠地说:“一会儿让叔叔们用肉棒好好教育你身上的骚洞!”

    “不,不是的!啊…不要那么抠…啊哈…里面…哈…好痒,不…好痛…啊啊……”

    一个男人深处两根手指,用力地抠挖着艾尔的肉洞,肉洞柔软湿热,被异物刺激得淫水直冒。透明的液体顺着男人的手臂蜿蜒而下,从手肘处滴落在地上。男人手指很有力,也知道怎样揉可以让艾尔更爽,艾尔这会儿已经说不出完整的句子了,张着嘴剧烈地喘息着。

    又有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用肉棒顶弄着艾尔的乳头,瘙痒难耐的地方被顶得酥酥麻麻的,艾尔忍不住挺起胸,去迎合两个坏心躲闪的男人。

    “嗯…哈…不要…再挖了…流了好多水…哈…不行了啊……”

    “没关系,现在你流的水,一会儿叔叔们都给你补上~”男人说着手指动作幅度更大,而且还舔了一根,现在是三个手指飞快地戳着无法闭合的肉洞。

    “啊啊啊…太快了…哈…不要…唔…用手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