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1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漫认认真真为他解惑:“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发电就是指利用相关的机器设备将一些能源转化成电力。有了电可以做很多事,也有很多的便利。”

    贺溟听到她的解释,原本觉得并不了解的东西,忽然间就通透了,仿佛他原本该是知道的。他想到那个发亮的物件,开了窍般猛的闪过一个念头。

    “刚刚那个亮亮的东西,是什么?”贺溟和路漫提出了新的问题。

    路漫说:“是灯泡,有了电,它就会亮。其实应该还有很多别的,也有很好看的那一种,我没找到,就找到了这个……”语气里有些遗憾的味道。

    贺溟想,灯泡。没有错,就是灯泡。

    当他冒出这个念头之后,又有了新的疑惑。他以前没有思考过,现在却很在意,为什么他好像以前就知道这些东西了一样。这似乎是值得令人在意的一件事情。

    贺溟问:“为什么有了电,它就会亮?”

    路漫微微瞪眼,不满:“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我不知道,反正它就是会亮。”

    遭到顶撞,贺溟脸色微变,冷冷瞥向下面的人。路漫对上他可怖的目光,受惊般垂下头去,不敢继续直视。她深埋着脑袋,瘦伶伶一个人,看起来格外的无辜。

    殿内持续片刻的安静。

    直到贺溟开口:“你还会一些什么?”

    这一次,路漫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给他一个含糊回答。

    贺溟略略沉吟,又问:“你之前做了些什么?”

    路漫茫然抬头:“我没做什么啊……”

    贺溟静静看她。一眼对视之下,见她迅速低头,他命令般的口吻,冷酷道:“你来这里以后做过什么,全部说来听听。”

    路漫偷偷瞧了瞧贺溟,鼓起勇气般重新抬起脑袋,继而看向高高在上的他。脸上是不确定,语气满是迟疑,她轻声问:“全部……吗?”

    贺溟颔首,再次强调:“全部。”

    路漫应了一声,事无巨细开始和他一一说了起来。

    她是一口气说下去不带喘,贺溟静静听。到最后,贺溟发现自己听得最多的不过是两个词——做饭,吃饭。于是,他很快明白了什么是做饭,什么是吃饭。

    眼前的人和他是不一样的,贺溟一直有这个意识,但在对话之中,这一种意识不断在加深。因为她是人类,所以必须吃饭,所以也需要做饭。

    贺溟打量一下路漫:“你会做饭?”

    路漫腼腆笑笑,小声的说:“会一点……”

    贺溟继续思考,继续提出要求:“仔细说一说你自己的情况。”

    路漫奇怪:“我的情况……吗?”

    贺溟依然颔首,重复:“你的情况。”

    路漫咬唇,沉默一瞬,慢慢做起自我介绍:“我叫林娇,今年十五岁,没有亲人。本来有的,但我的爸爸妈妈很久以前就变成了丧尸,我现在变成一个人了……”

    路漫絮絮叨叨东一句西一句对贺溟谈起林娇的过往,一下是她小时候、世界还很正常时的事情,一下又是末世降临,她怎么艰难逃亡,得到过多少帮助的事情。

    比起之前那些,显然这个话题有很多可以说的内容。贺溟见她滔滔不绝,没有打断的意思。他从她的言语中捕捉有用的信息,意识深处不断有记忆被勾了出来。

    然而正因如此,贺溟越是听,越是脸色沉沉。那么多的记忆,那么多原本熟知的东西,意味着他过去就了解,不过暂时忘了。这样一个事实,让他深深的拧眉。

    他渐渐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没有理会路漫。路漫知道他早就走神了,却还在说林娇的事,到得后来,她向贺溟提了个问题:“你以前……是不是和我一样?”

    从前没有探究过自己曾经是怎么样的,如今正忖度这个问题,路漫的问题闯入他的意识里,无异于平地一声惊雷。贺溟看她,沉着脸问:“什么意思?”

    他脸色异常难看,且不知是否情绪起伏缘故,原本身上的那股沉沉死气,被激得越是厉害,让整个殿内都更加阴森森。路漫瑟缩了一下身子,仿佛是被吓住了。

    贺溟见她呆滞的望着自己,不过再问了一次:“你什么意思?”

    路漫委屈扁扁嘴,要哭不哭的说:“我就是在想,你以前是不是也是人?因为他们都说,所有的丧尸都是人变的,这样的话你没变丧尸之前不给和我一样吗?”

    贺溟却撇开这个问题,转而问她:“你这是什么表情?”

    路漫可怜巴巴道:“你好凶,我害怕……”

    贺溟正色,连坐姿都端正了一点,但是没有接话。

    路漫看他,怯怯发问:“你真的会吃了我吗?我挺纠结的,又觉得真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又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要不然先打个商量,让我死痛快一点?”

    她自己眉头紧蹙,嘀嘀咕咕的说:“要是你得一点一点吃,到时候我多惨啊。我现在还是自己养自己,你就看在这个的份上,到时候不要磨叽好不好……”

    贺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