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9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路漫的脸,问:“这是怎么了?”

    路漫摇摇头说:“没什么……”

    贺溟多看了她一眼,颔首:“嗯,你小心一点。”

    待了没两分钟,贺溟径自走人了,路漫没说什么。

    他们又好一阵子没有见面。

    又一次,贺溟从外面回来,听到一阵惊慌的声音。和之前那次一样,他找过去,看见地上躺着一只被烤焦了的变异硕鼠,和一个惊魂甫定、拍着胸脯的小姑娘。

    路漫看到贺溟,脸上些许不好意思的表情,解释:“有老鼠……好大……”

    地上躺着的那只依稀辨认出是老鼠的玩意,足有婴儿大小,会被惊吓似乎格外正常。小姑娘会怕这些好像没什么不对。

    贺溟不疑有他,笑笑调侃:“丧尸都不怕,还怕老鼠。”

    路漫委屈:“谁见过这么大的老鼠啊,还突然冒出来,能不吓人吗?”

    她在末世待了那么久,以前难道没有见过?贺溟模模糊糊想到了这个,可没有要去深究的心思,毕竟这些变异动物也不是满地跑,就算现在第一次见也不奇怪。

    这么安生过一段时间,终于有一日,贺溟又听到一声来自路漫的短促的呼救声。有过前面数次的事情,在他的眼里,路漫无疑是狼来了里面那个小孩。

    他没怎么着急,也不觉得会有什么大事情,可想着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便还是准备过去看一看。贺溟去得很慢,找了过去,本以为会和之前都差不多,却不是。

    贺溟没有能见到路漫。

    房间里没有人,地上是一只碎了的玻璃杯,其他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

    不声不响,人不见了。贺溟紧拧了眉,目光一寸一寸扫过这屋子,思索着片刻之前,到底发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是被人掳走了?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贺溟不大相信能有人从他眼皮子底下劫走了林娇,何况林娇也有异能,不应该会完全没有反抗的痕迹。但如果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偷袭了……?

    林娇又算他的什么人?他们,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她那么贪玩,没准就是她自己胡闹而已。种种想法交织着,贺溟一想再想,心底那点找人的冲动渐渐平息了。

    屋里的桌子上,那只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贺溟凝神看过去一眼,走到近前,才发现是林娇定的闹钟响了。他将闹钟关了,第一次发现手机的屏保竟是他的照片。

    不单单是屏保,锁屏也一样。

    相册里面,有许许多多的他,不少照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拍的。

    会是出事了吗?

    贺溟想着,却还是改变念头,决定亲自出去找她。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我曾经来过(七)

    贺溟循着气味去找人。

    他一路追踪, 起初可以确定她不是被人掳走的, 便明了是她的恶作剧。到了后来,在她的气味中, 又夹杂别的人类的气味,显然有了其他遭遇。

    末世的凶险,林娇自己不会不清楚。贺溟接触过她一阵子, 倒知道她不是任性妄为的性子,即使恶作剧也会有些分寸。

    他已经出来找她找了挺长时间,又有此发现,因而隐隐感觉到有事。她才十五岁, 又是个小姑娘, 孤身一人在外……到这时, 贺溟已经很难往好的方向想。

    路漫一向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何况是在这种背景下。之前在城堡里面,那么点小事,贺溟都会上心看一看,她不见了, 他怎么会心安理得不当一回事?

    即使知道她是在恶作剧,故意为之,路漫相信,贺溟出来了就不会打道回府。既然如此,一切都变得好办了。外挂在手,她不担心安全问题,自然皮得开心。

    路漫顶着林娇白白净净、娇娇小小的模样, 一个人在外面招招摇摇,没半天就碰上三个大汉。大汉看上她白白嫩嫩,路漫看上他们那辆越野车,于是跟着走了。

    他们把路漫带到了一处平房,应该是他们的根据地,但脏乱差,很糟糕。经过一个房间时,有女人细碎的呜咽声音,前面那人暴躁踹门,让他们全部老实一点。

    或许她比较新鲜白嫩,这些人把路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她之前身上一个小背包,里面装着水和食物和一把刀,都被拿走了。她身上的枪也被没收,看起来已经是手无缚鸡之力了。

    路漫没有在他们的面前使用过异能,她看起来才那么点大,不会不稀奇。更不去提,谁不知道,一个女孩子要是落到他们这种人手上会是什么下场?真有本事,当时就该全使出来反抗。

    虽然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姑娘单独行动怎么看怎么奇怪,但当他们把她只看作猎物时,很多东西下意识的就会忽略了。看着路漫瑟缩身子、红着眼泪汪汪的模样,他们已经认定,她不具备任何威胁。

    关押路漫的这个房间空空落落,窗户被从外面封住了,光照不进来,便十分的阴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