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不做皇后嫁阁老》作者:陈萸

    文案

    年过九旬的宋琬一觉醒来,变成了十四岁的小姑娘。

    这――老天真是太够意思了。

    重生回来的宋琬表示再不趟皇家那潭浑水。

    吃好喝好睡好,再抱抱隔壁某阁老的大腿。

    万万没想到,这一抱某阁老不让走了。

    孟阶:“媳妇儿。”

    宋琬:“谁是你媳妇儿?!”

    孟阶:“就你~”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近水楼台甜文爽文

    主角:宋琬┃配角:孟阶,李崇庸,陆芮┃其它:1v1,甜宠虐渣

    第一章

    老太皇太后薨逝,终年九十七岁。

    谁能料到,一个女子,竟会历经五朝,这得多大的福气?

    宫里的老嬷嬷们每每说起的时候,都忍不住唏嘘一番。

    老太皇太后姓宋,至于叫什么,已经没有人弄得清了。

    “听说老太皇太后曾是废妃,这是真的吗?”一个刚入宫的小丫头片子十分好奇,便偷偷跑去问曾经侍候过老太皇太后的老嬷嬷。

    这是宫中秘事,许多人都不知晓,知晓的人也会将这些秘闻烂在肚子里,绝不会轻易传出去。

    老嬷嬷明日就要动身前往太庙给老太皇太后守灵祈福,一想到这些秘事再不会有人知道,反而动了心肠。

    “这要从很久之前说起了。”老嬷嬷叹息一声,眯着眼回想起过去的岁月。

    老嬷嬷是后来才被分到老太皇太后身边伺候的,至于老太皇太后为何被废,她也是从别人的闲言碎语中听来的,勉强串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永隆二十二年,十五岁的老太皇太后以太子妃的身份进入太子府。两年后,神宗登基,老太皇太后被封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好景不长,仅做了三年皇后的老太皇太后被褫夺宝印宝册,降为净妃。在此后的三十多年里,老太皇太后再未见过神宗。”

    小宫女‘啊’了一声,蹙着眉头道,“原来传闻是真的,可——为什么呢?”

    废诏上写了这样一句话,皇后奢侈善妒,但许多见过老太皇太后的人都道老太皇太后生活简朴,不事奢华,每逢荒年歉岁,老太皇太后总是把自己为数不多的积蓄拿出来赈济百姓。

    善妒就更不可能了,老太皇太后地位尊崇,犯不着和一群妃子争风吃醋,更何况她生性淡泊,不喜争宠。就连圣母皇太后和众多太妃也异口同声道老太皇太后是个好人。

    究竟是什么原因,老嬷嬷也不知道。她那时还没有入宫,于是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宣靖四十年,神宗驾崩,老太皇太后被光宗封为母后皇太后。”

    “不是该封为太妃的吗?”小宫女虽进宫不久,但也知道其中的规矩。

    新帝登基,皇后娘娘封为母后皇太后,若新帝不是皇后所出,两宫并尊,封新帝的生母为圣母皇太后。

    净妃娘娘该是净太妃,怎么一下子成了母后皇太后?

    老嬷嬷突然笑了,轻声说道,“这里面可大有文章。”

    说起来还真是一段风流韵事,但鲜有人知。老嬷嬷还是听老太皇太后不经意间提起过一次才知晓是孟大学士上书请封的。

    提到孟大学士的名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五岁入学,七岁能通六经大义,十二岁考中秀才,十九岁时参加乡试中了头名举人,此后连中三元,授翰林修撰。

    十多年官场摸滚打爬,年纪轻轻就爬到了礼部尚书的位置,后又入阁,是为文渊阁大学士。把持朝政,权势在握,一时之间,无人能及。

    神宗驾崩后,他又辅佐光宗多年,因任两朝元老,世人都称他为‘孟阁老’。

    若说孟阁老和老太皇太后之间有一段露水情缘,许多人大都是不信的,都道是讹传。

    毕竟一人冷落后宫,一人权倾朝野,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

    可老太皇太后能被封为母后皇太后,确实是孟阁老的功劳。

    那两人之间到底有没有交情,也许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老太皇太后被封为母后皇太后以后,亲自请命到太庙给神宗守了十多年的灵,直到熹宗登基,才将老太皇太后接回宫中。

    “仁乐十八年,熹宗驾崩,新帝登基,老太皇太后已是八十八岁的高龄,新帝为了让老太皇太后颐养天年,特意在太液池新建了‘清夏斋’。”老嬷嬷说到这时,眼眶里泛起了些许泪花。

    她伺候了老太皇太后半辈子,如今‘清夏斋’人去楼空,只剩下满地的落叶,真是令人唏嘘。

    “听说老太皇太后身患严重的寒疾,是因为这个,她才没有儿女的吗?”

    “丫头,你问的太多了。”老嬷嬷眼眸微冷,捏着帕子擦去眼角浑浊的泪水,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小丫头见老嬷嬷不愿意说,便没再多问,起身走了出去。

    望着小丫头渐渐消失在视线中,老嬷嬷方又叹了一声气,目光怔愣,出声道,“老太皇太后没有儿女,是因为她最信任的丫头给她灌了一碗藏红花汤。”

    那个丫头,是老嬷嬷的姑母。

    藏红花汤本不会导致不孕,但她的姑母偏生挑在太皇太后月事时,太皇太后血流不止,又因着宫寒之症,竟不能再有孕了。

    这对一个女人来说,何其残忍。

    ——

    八月初,庭前的银桂刚刚冒出米粒般大小的花骨朵,微风轻轻吹拂,满园都是淡淡的清香。

    宋琬趴在廊下的阑干上,身体稍稍前倾,一手托着脸颊,一手指着银桂树道,“回头摘些新鲜的桂花送到厨房,让她们做桂花糕吃。”

    “小姐又嘴馋了,前儿个闹着吃枣泥馅的山药糕,昨儿个要吃藕粉桂花糖糕,今儿又嘴馋桂花糕。小姐,你要是再这样吃下去,会吃成大胖子的。”明月抬头正好看见宋琬偷偷咽了一口口水,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管我胖不胖,哀家就是要吃。”宋琬哼了一声,微微嘟起红润的嘴唇。

    一睁眼回到了永隆二十一年,从一个九旬高龄的老太太变成十四岁的小姑娘,宋琬多少有点不适应。

    扭头瞅了一眼明月,桃红色撒花褙子,朱砂中衣,粉蓝色挑线长裙,双丫髻上插了两朵秋海棠,再看圆圆的脸蛋,晶莹玉润,哪里有半点褶皱的痕迹。

    宋琬看得晕晕乎乎,明月明明在她六十岁寿宴过后就已经逝去,怎么三十多年过去,人又活了过来?还越活越年轻?

    “小姐,你说什么呢?什么哀家不哀家的,要是让老夫人听见,又要说你不懂规矩。”明月蹙着眉头,嗔了宋琬一眼。

    宋琬这几天张口闭口都会不经意间带上‘哀家’二字,在丫头们面前说说也就罢了,可她今天早晨给宋老夫人问安的时候,一不小心脱口而出,让宋老夫人一顿呵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