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6

    篮里睡着了。

    “琬丫头,你再让雪宝在母亲这里待一晚好不好?”还没等宋琬开口说话,唐云芝就轻声询问。

    宋琬看唐云芝目光恳切,倒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雪宝是不认生,但清晓醒来是有起床气的,若是看不到她,定会大哭。宋琬犹豫了一下,只好道,“那我明儿早上早些过来。”

    也只能这样了,唐云芝好不容易见到雪宝,这要求也在情理之中。

    宋琬从凝羡堂回来,罗衾已经洗了澡躺到了床上。她无奈的笑了笑,去东梢间里用膳。睡了一觉,倒是真的饿了,她吃了两碗桂花粥,才满足的摸着肚子去了内室。

    罗衾便给她腾地方,“琬儿,你怎么这么慢,快过来。”

    宋琬只好将外衣脱了,躺到她旁边的被窝,“好,说吧。”

    这丫头一直是长不大的模样,也不知道她嫁到蔺王府会是怎样的情形,宋琬不免有些担忧。

    “我要嫁给……蔺王爷了。”一提到李骏,罗衾就忍不住脸红,说话也不利索了。

    “我知道。”宋琬看她娇羞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说说你们两个是怎么好上的吧?”

    罗衾羞的连耳朵都红了,慢吞吞的道,“就那样好上了。”

    “哪样?”

    “哎呀,就那样。”

    ……

    三四个这样的对话之后,宋琬实在忍受不了,朝罗衾翻了翻白眼,“罗衾姑娘,你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罗衾这才吐了吐舌头道,“就……他知道我喜欢他嘛,然后他就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说完又立即钻到了被窝里。

    “然后你就点头答应了。”宋琬一想就是这样的,她不成器的望了罗衾一眼,“你就不会矜持一下,好歹等人家问第二次的时候再答应也不迟吧。”

    “那他要是不问我第二次怎么办?”罗衾从被窝里探出头来,“那你是第几次才答应孟阶的?”

    这……

    宋琬一时有些不好答话。据她脑海里的记忆可知,孟阶似乎没有问过她这个问题。

    “都过去两年多了,我都忘了。”她又连忙把话题转移过去,“我听母亲说,你和蔺王爷的婚事定在了明年五月,你嫁衣绣多少了?”

    李骏要为永隆帝守制一年,到今年冬天才能除服,所以两人的婚事就从今年挪到了明年。

    罗衾扁了扁嘴道,“你知道的,我最不擅长那个了。”她伸出一只手指,“……只绣了一个袖子。”

    宋琬失笑片刻,敲了一下罗衾的额头,“明儿开始绣,嫂嫂监督你。”

    她说完,迟迟不见有人接话,扭头一看,罗衾早已经睡了过去。她叹了一口气,给她拉好被子。

    下午睡了那一觉,她现在毫无睡意,看着联珠纱帐上绣的合欢花,意识越来越清醒。

    也不知道孟阶如何了?

    她好想他。

    第一百四十五章

    四更宋琬才有了睡意,刚闭上眼似乎没多久,她又惊醒过来,习惯性的摸了摸被窝,看到罗衾她才反应过来这是在青州。她垂下眼眸,看上去有些失落。

    喜儿就在地板上打了地铺守夜,听到动静她就醒了。只见宋琬拉开帐帘,从床上坐了起来。外面的天刚蒙蒙亮,时候还早,她小声的询问,“夫人不再睡会了吗?”

    宋琬摇了摇头,趿着鞋坐到妆奁前道,“一会还要到凝羡堂接雪宝,你去厨房打些热水给我梳洗吧。”雪宝清晓醒得早,她得快些去了。

    果然还是去晚了,刚走到月亮门前,就听到东边暖阁里传来一阵响亮的哭声,宋琬不免加快了脚步,到了廊下与急匆匆出来的林嬷嬷刚好撞上。

    待看清人脸,林嬷嬷连忙拉住宋琬的手叹道,“夫人,你可是来了,快……快进去……”她额头上都是汗意,眉毛都纠成了一团。

    小祖宗怎么哄都哄不好,急的一屋子的人不知如何是好。她想起宋琬说雪宝有起床气,这才急忙出去叫人。

    唐云芝听到动静,就连忙让秋芸抱着雪宝从暖阁里出来了。小家伙扯着嗓子,哭的鼻子都出来了,宋琬接过他抱在怀里晃了一会,哭声才渐渐止住。只是他还不停地抽噎,巴巴的抓着宋琬的衣袖,看上去很是委屈。

    “可是好了……”唐云芝抚着心口窝,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明明她的乖孙子睡前还好好的,这醒来就翻脸不认人了。不管是她抱,还是奶娘秋芸抱,雪宝都哭个不停,嗓子都快哭哑了。她这个做祖母的,听着心里揪的极是难受,若不是她昨日执意将雪宝留下,她的乖孙子也不会哭成这样。

    宋琬轻轻拭去雪宝眼角的泪珠,看向很是自责的唐云芝,话语里有些无奈,“母亲,雪宝就是起床气重了些,等会子缓过来就好了。”她将雪宝放到炕上,熟练地给他换下尿布,小家伙撅着小嘴,不再哭了,只是小脸蛋还红红的。

    他直溜溜的盯着宋琬,砸吧着嘴叫,“娘……娘……”然后就从嘴角里流出一串口水。他见宋琬不搭理她,就又扭头看向唐云芝,叫了一声,“奶……”

    宋琬在从宛平到青州的路上倒是教过雪宝几回,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记住了。唐云芝听到后愣了一下,脸上的阴云一扫而光,又高兴地抱着雪宝亲了起来。

    这小家伙,是成精了……吧。

    用过早膳,罗衾便老实的搬着笸筐过来了。宋琬看了看她做好的一只衣袖,针脚虽粗糙一些,但好在能看出金线绣成的是牡丹花,点了点头道,“可见是下了功夫,比之前好很多了,就是针脚再细密一些就好了。”

    她拿了绣花小绷,一针一针的绣给罗衾看,又安慰她,“倒也不急,你慢慢绣就行,到了明年五月一定能绣好的。”正好她想着给孟阶做一件披风,就让喜儿去街上裁了一匹深蓝色的织锦缎,陪着罗衾绣嫁衣。

    罗衾绣了一会便累了,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宋琬说闲话,“你回来也没去瞧瞧宋瑶,她如今的身子是越来越不好了,听大夫说似乎没多少盼头了。”

    宋琬听宋老夫人说过一回。陈月娥下葬那一日,宋瑶淋了一场冷雨,回来后身子就不大好了,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怪不得宋老夫人来京城并没有捎上她。

    她想了想,还是回宋家见了宋瑶一回。宋珩和崔锦书去了京城以后,家里便用不了那么多下人了,宋老夫人遣出去了一大批,就只剩下一些老奴。

    管家周青是来福的表弟,来福走后,他就接手了管家位置。他听说宋琬来了,便拿了钥匙过来。

    宋琬从朱红小门过去,先进了她以前住着的风荷院。屋子里的摆件都是老样子,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有的地方还结了蜘蛛网。院子里也没有人过来打扫,地上满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