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9

    “把这些给谢光求情的人都给朕绑了,压到刑部大牢,听候发落。”

    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校尉就侯在门口,听到敕令,便立即动了手。他们动作迅速,不一会在门口跪着的官员都被绑了起来,孟阶走在前面,脚步从容,夜色下能看到他面色很淡,没有人能猜得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刑部大牢就在千步廊西侧,锦衣卫压着他们关进大牢,却单独带着孟阶到了另一个地方。

    小屋里有水声,是通往外面的,背对着门坐着一个人。孟阶只看身影,就认出了寇怀,他蹙了蹙眉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陆芮掌锦衣事后,寇怀就被李崇庸调到了神机营里。锦衣卫的事情,他已经管不了了。

    带孟阶来的锦衣卫校尉给他松了绑,出去前还把门带上了。寇怀这才转过身子,“我听说你出了事,就过来看看。”

    “没事。”孟阶淡淡的道,“你回去吧,不要再插手了。”李崇庸禀性凉薄,他现在想动的人太多了,孟阶并不想让寇怀也掺和进来。

    寇怀很是担心,“那你怎么办?”刑部大牢容易进来,却很难出去,他们和刑部的人又几乎没有打过交道,接下来的事可就不是他能干预的了。

    “我进来,自有办法出去,你不必担心。”他早就预料到了李崇庸会动他,所以很是镇定,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宋琬,他又嘱咐道,“你帮我看好宋琬和雪宝就行,其他的事你就安心等待。”

    他预料到了,那自会有应对之法。

    第一百四十七章

    陆芮从谢府出来,天已经亮了。他看着地上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不愧是权倾天下的谢首辅,能贪到这个地步的,天下只怕也难找出第二个人。

    他还要回皇宫复命,便没有再在谢府多待,骑着马到了皇宫,太阳已经升了起来,金光撒在黄澄澄的琉璃瓦上,闪着耀眼的光芒。

    来上早朝的众位官员就等在左右掖门前,他搭眼瞧了一下,察觉到行列里少了很多熟悉的面孔,他蹙了蹙眉头,又细细看了一遍,就是没有孟阶。

    他心里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来,招了后面的锦衣卫校尉道,“孟大人怎么没有来?”

    这么重要的日子,他不可能不来。

    校尉一直跟着陆芮在谢府里,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他正要说去打探打探,就听陆芮又道,“咱们先进宫。”

    陆芮大概就猜到出了什么事情,李崇庸不想大权旁落,必会对官员重新整顿,尤其是内阁众人。

    彭芳唯唯诺诺,可堪一用。刘祯一向仰仗谢光,如今谢光倒了台,他也成不了气候。只有孟阶,才是李崇庸真正要打击的人。

    李崇庸担忧孟阶会成为第二个谢光,也不是没有缘由的。毕竟他是少年状元,又拜夏冕为师,短短两年的时间,从一个正八品的翰林修撰爬到内阁阁老的位置,谁都不会小觑了他。

    也许孟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让他将名册交给李崇庸。他不是韬光养晦,而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陆芮想到这里,眼眸微眯,孟阶难道就这么相信他会出手救他?

    今儿早朝议论的重点是给谢光定什么罪名,陆芮并不想参与到里面,复命之后就立刻回了怀柔。

    其实官场上谁生谁死,真的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

    他昨天晚上一夜没睡,洗了澡之后就躺到了床上,睡意却不怎么明显。外面天气晴朗,屋子里很是亮堂,他拉上床帐,视线才暗了下来。

    他闭上眼,脑海里便就浮现出孟阶给他名册的那一日。应该就在那一日之前,孟阶就预料到了今日的结果,没想到他却还能镇定的和他说笑。

    果然孟阁老就是孟阁老,也难怪他能爬的这么快。

    陆芮一觉醒来,太阳已经落山了,红彤彤的云彩占了半边天,看来明儿又是个好天气。他叫了侍从进来,问道,“今儿朝堂上都说什么了?”

    他不参与,但不代表他不关心这件事情。

    那侍从就回道,“谢首辅的罪名还没有商议出来,不过……皇上倒是把孟阁老痛骂了一番,说他背信弃义害死恩师,罪不可恕。”

    “哦?!”陆芮系着腰带的手一顿,抬了抬眼皮道,“敕令可下来了?”

    侍从又道,“奴才听当值的人说,敕令是下来了,不过又被彭阁老驳了回去。只是至于敕令上写了什么,奴才一时还没有打听到。”

    如今谢光一倒,内阁里就只剩下彭芳一人,现在都是他说了算。只是他一向不喜欢沾惹党派争斗,怎么到了这件事上却出手了?

    陆芮正想着,又见那侍从从袖中掏出一封信笺,“大人,这是王公公让人捎过来的,可能和敕令有关。”

    王津是陆芮安排到卫圳身边的小太监,谢光一倒,卫圳也感觉到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正着手培养心腹,王津如今就代他在李崇庸跟前执笔。

    信笺上写了一行小楷,八个字——廷杖一百,贬为庶民。

    陆芮曾经以为李崇庸只是想收回旁落的大权,可看到这八个字,他突然意识到并没有那么简单。

    李崇庸明显是想要了孟阶的命。

    他有些不理解。

    陆芮神色凝重,他紧紧握住腰间的绣春刀,走出了内室。不知为何,他总觉着自己应该去见一下彭芳。

    彭家也在昌平,离怀柔并不算太远。陆芮赶到时,看到门口还停了一辆马车,上面有寇府的标志。

    陆芮还是头一次来彭家,小厮领着他进了前院,迎面看到走过来二人,一男一女。陆芮曾经是寇怀的手下,算是老相识了。

    两人都是正三品的指挥使,抱拳见礼后,陆芮才看向瞪着他的明月道,“明月姑娘……哦不,寇夫人,幸会。”

    寇怀成婚那一日,他还去寇家吃了酒,没想到寇怀娶得竟是明月,宋琬的义妹,原来是她。

    明月狠狠地瞥了陆芮一眼,没好气的道,“陆大人可真有闲空。”她知道李崇庸和陆芮的关系亲密,便将他们看作了一伙,认为孟阶的事情其实也有陆芮在里面作祟。

    陆芮却笑了笑道,“寇夫人,按说起来你也该随宋琬叫我一声表舅,怎么能这般无礼。”

    明月冷哼一声,“陆大人,你还好意思在这里攀亲戚,夫人叫你表舅又如何,你不照样陷害姑爷吗?!”

    明月最看不惯陆芮这一张嘴脸,人是长得好看,那又如何。

    陆芮闻言蹙了蹙眉,寇怀就拽了拽明月的手道,“夫人,咱们走吧。”寇怀也是不怎么喜欢陆芮的。

    陆芮太狡猾,有时比孟阶的心思还要难猜。寇怀直来直去惯了,自然和陆芮走不到一起去,况且陆芮有一张比女子还要阴柔的面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