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1

    面相觑,惊讶的都说不出来话。孟阶不是谢光的人吗,他怎么会出手弹劾谢光?

    李崇庸早有对策,他将早已备好的奏章递给随堂太监,“拿给彭阁老看一看。”

    “这份奏章明明是刑部法司刘光升刘大人所写,怎么能和孟侍郎扯上关系。朕知道彭阁老惜才,只是也不能太过于包庇了。”他话里有话,原本想站出来的唐照脚步一顿。

    众人都知晓他是孟阶的舅父,若是他出来为孟阶说话,只怕还没等他开口,众人就指着他说包庇了。

    彭芳原本是想着李崇庸饶过孟阶这一次就算了,毕竟他也担忧孟阶成为第二个谢光。关于奏章的事情他昨儿已经解释过了,没想到李崇庸竟然又拿出来说事,他有些愤怒的道,“皇上,这份奏折确实就是孟大人亲手所上。老臣替他担保,他不是和谢光一伙的人。”

    彭芳并不知道这份奏章是从张全那里得来的,他着急的看向刘光升,“刘大人,你也出来说句话。”

    众官又齐齐的看向站在后面的刘光升,只见他垂着头,好半天才嘟囔着道,“小臣……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皇上竟私服去了他家里一趟,说明日要是有人在朝堂上提起奏章一事,就让他拿捏着说。皇上说的不明不白,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文官行列里却一阵骚动,礼部主事孙钰却站了出来说道,“我记得刘大人是将奏章送到了左顺门,按说……内阁是插不上手的,怎么会是孟大人呈上去的,彭阁老不是弄错了吧。”

    他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众人,又慢慢退了回去。朝堂上又乱了起来,李崇庸却蹙了蹙眉,他看向刘光升,冷声道,“刘大人,这呈上来的奏章是你的署名,你来说。”

    刘光升此时额头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汗意。奏章确实是他的署名不错,可他明明就是呈递到了左顺门,根本不会跑到内阁里面。他慌忙跪下,说话的声音里已经有了颤意,“小……小臣是真的不知道。”

    他一个小小的六品官员,能到太和殿里议事还是被传召的,这奏章的事情他又能如何得知。

    陆芮冷眼看着这一出戏,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有消失,也该是他上场表演的时候了。他理了理衣袖,在众目睽睽之下昂首站了出来,“皇上,还是让臣来说一说吧。”他顿了一顿,又道,“孟大人他……真的不是和谢光一伙的,臣和彭阁老都能作证。”

    此话一出,朝堂上的众官都一脸震惊。陆芮是李崇庸的人不错,而孟阶应该说是和谢光走的很近,两人应该是敌对关系,怎么陆芮反而替孟阶说起情来了?

    陆芮很是满意众人的反应,他又说,“刘大人的奏章是递到了左顺门不错,但是如果臣没有猜错的话,奏章被送到了内阁,最后到了孟大人的手上。皇上您也是知道的,内阁的票拟其实都是由谢光决定的,弹劾他的奏章必然会被驳回去。臣听值班的太监说,凑巧那一日是彭阁老呈递的奏章。既然彭阁老说是孟大人将奏章放进去的,那应该就是孟大人放的。因为他有这个理由……”

    李崇庸看着陆芮,脸色阴沉的厉害。他突然很紧张陆芮接下来要说的理由,但他又不能打断。

    他捏着手串的手指指节发白,才勉强忍住了自己甩袖离去的冲动。

    陆芮看着李崇庸,心中很是失望。他喘了一口气继续道,“皇上,臣有欺君之罪。”他拱着手跪在地板上。

    “臣交给你的那本有关于谢贼一党的名册,其实是孟阁老找到的,也是他让我转交给你的。”

    他说完整个大殿都陷入了沉寂,他明显松了一口气,仿佛挑在身上的重担都卸掉了。

    早朝也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陆芮从大殿出来,还能听到别的官员对他指指点点的声音。天已经完全亮了,太阳从东边冉冉升起,橙红色的金线撒向大地,他整个人都犹如沐浴在这柔和的光芒中。

    他刚刚下了汉白玉的石阶,就见后面匆匆过来一人,是王津,他道,“大人,皇上要见你。”

    陆芮就知道这件事情并没有完,按严格意义上来讲,他刚刚在大殿之上讲的那一番话,是完全背叛了李崇庸对他的信任。

    他的步伐比想象中的还要沉重许多,走到乾清宫门口,他背上已经有了汗意,冷风从脖子里灌进去,血液都快要凝在了一起。

    东侧暖阁里还能听到茶杯碎裂的声音,他握了握手掌心,阔步走了进去。李崇庸听到脚步声,微微转过身,伸手却给了陆芮一巴掌。

    两人听到清脆的响声都愣住了,李崇庸退后了一步,瘫坐在椅子上。他看了一眼还有些颤抖的手,冷冷的道,“你知道你在朝堂上说了什么吗?”

    陆芮直直跪了下去,他很坚定的道,“臣知道。”他看向李崇庸的目光里有些痛惜,“我只是……不想让你滥杀无辜之人。”

    “皇上,你还记的你说的那句话吗?”陆芮眼眸里已经含着些许晶莹,“你说……你要做一个明君,一个千古明君。你还说,你不要像先皇那样,要做一个仁君,让天下百姓都称赞的仁君。”

    明君……

    仁君……

    李崇庸看着跪在地板上的陆芮,眼帘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他……竟然为了一个女子,心肠狭隘到如此。

    好像……真的有些不应该。

    第一百四十九章

    孟阶从刑部大牢出来,太阳已经落山了。夜幕降临,依稀还能看到东边天空残留的一点墨蓝。

    洗墨驾着马车侯在千步廊外,看到孟阶出来,便疾步跑过去,拿着斗篷披在孟阶身上。他眼里有少许的泪花,“大人,咱们回家吧。”

    孟阶已经换了一身常服,他含笑看了洗墨一眼,说了一个字,“回。”

    洗墨就忍不住落下了眼泪,他撇着嘴,突然就嚎啕大哭起来。孟阶不成器的望着他,叹了声气,还是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都好了,还哭什么。”

    他抽着鼻子,亲自搬了轿凳放在马车下面,孟阶正要上去,却看到千步廊前面站着一人。陆芮穿一件大红色的箭袖蟒袍,头发上束了一顶紫玉冠,看起来贵气逼人。

    他总是这样招摇。无论是穿衣,还是性格上。

    陆芮带着诏书从皇宫出来,让王津去了刑部大牢宣旨,而他自己却去了锦衣卫直房。孟阶迈步走过去,朝陆芮抱了一拳。

    陆芮却只扫了他一眼,嘴角微扯,“这么冷的天,要不要进去烤烤火?”

    孟阶点了点头,跟着陆芮进到直房里面。地上拢了一盆炭火,映的人面孔微红,陆芮弓着身刚要坐下,却迅速的转身给了孟阶一拳。

    孟阶反应不及,着实吃了这一拳。他皱眉看向陆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