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3

    重的力道震得他浑身的骨头都碎了一般。

    真是太疼了,他咧着嘴,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接下来的却是十几人的拳打脚踢,后脑、背上、腿上,嘈杂的声音在他耳边渐渐消失。

    孟阶就站在崇楼上,看着谢光已经僵硬的尸身被侍卫拖下去,清冷的眼眸十分的平静。

    不知何时,天上竟飘起了雪花。左顺门前那一滩血迹,很快就被白雪掩盖住了。

    第一百五十章

    黄昏时就刮起了风,宋琬坐在笼了火盆的暖阁里,却手脚冰凉。喜儿端着热水从外面进来,看到宋琬就坐在敞开的扇叶下发呆,一股子冷风吹进来,炕几上的宣纸落了一地。她连忙将热水放下,把撑着扇叶的木撑拿下来。

    “夫人……”喜儿喊了几声宋琬,却见她没有任何反应,只好拽了拽她的衣袖。

    宋琬这才扭头看向喜儿,涣散的眼神稍微聚焦了一些,“喜儿,今儿是什么日子?”

    “夫人忘了,今儿是九月二十三。”喜儿不免蹙了蹙眉。清晓的时候宋琬问过一次,中午用膳的时候又问了她一次,算上这一次,已经是第三次了。

    宋琬‘哦’了一声,将手中的汤婆子递给喜儿,“这个好像凉了。”她目光怔愣,眼中却含着晶莹。

    孟阶说过几日就来青州接她,可这都快过了两个月了,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前几日朝廷里传来谢贼一党伏诛的消息,她心里就揪得慌,总觉着哪里不对。

    寇怀倒是捎来了一封书信,是孟阶的亲笔,上面写着让她再等几日的话语。她心里微微安定了一些,可还是忍不住担心,直到昨日她无意间听到罗谓和宾客的对话,才知道孟阶被下了刑部大牢。

    她当时就瘫软在地上,脑子却十分清醒。孟阶既让她再等几日,那就有他的道理,她等就是。

    喜儿换了汤婆子的热水,递到宋琬手里道,“夫人,您都一天没睡了,要不今儿就早早地歇下?”宋琬从昨儿到现在都没有合眼,气色极是不好,喜儿有些担心。

    宋琬好大一会子才点了点头,“好,咱们先去看看母亲。”她搀着长几站起来,对着菱花铜镜抹了一些脂粉。

    罗谓说唐云芝还不知道孟阶出事的事情,她这个儿媳妇自然也不能露出马脚。雪宝还在凝羡堂里,她要接他回来。

    喜儿给宋琬拢上斗篷,主仆才沿着小道去了正房大院。冷风簌簌,刮在脸上像是刀割一样。

    罗谓从衙门里回来,刚走到穿堂前就看到宋琬从屏门那里过来,他快走了几步,赶到宋琬进凝羡堂月亮门前堵住了她。

    宋琬回头看到是罗谓,福身行了一礼,“罗伯父。”

    罗谓看她敛着眸子,眼圈下面有淡淡的青痕,就知道她昨晚没有睡好,皱了皱眉道,“我去打听过了,京城这几日倒是没有动静,你放宽心好了,孟阶一定会没事的。”

    或许没有动静就是最好的消息,宋琬捧着汤婆子的手紧了紧,她勉强扯了一抹笑意,“我知道了,伯父。我会好好地等孟阶回来的……”

    她这样说,也是在劝慰自己。

    进到正堂时,雪宝已经在炕上睡着了,秋芸拿了小被褥将他裹住抱在怀里。唐云芝一心都在雪宝身上,并没有察觉出来宋琬的不对劲,她道,“天冷,你明儿就不要来定省了。”

    宋琬拿出一对护膝给林嬷嬷,又和唐云芝道,“母亲,这是琬儿前几日做的护膝,里面加了一层银狐毛,你试试看合适不,琬儿再回去改。”

    唐云芝的膝盖是老毛病了,一到冬日就酸疼不已。宋琬看底下的丫鬟给她做护膝,也比着尺寸做了一个。

    林嬷嬷在唐云芝膝盖上比了一番,正好合适。唐云芝就让她把护膝收了起来,含笑道“这么冷的天,也难为你有这个孝心。”

    她想起宋琬这几日都在指导罗衾刺绣,又道,“也只有你在,衾丫头才能坐得住。”

    宋琬就抿唇笑了一下,唐云芝这才提起孟阶的事情,她好些日子没有收到孟阶的信,不免有些担心,“阶儿这些日子可有消息?”

    “有。”宋琬早料到唐云芝会问,点了点头道,“孟阶他说朝堂上公务繁忙,只怕还得过些日子才能抽出空来接我们娘儿俩。”

    唐云芝知道孟阶进了内阁,倒是很理解,她笑了笑道,“我倒希望阶儿年下才回来呢,正好留你们在这里过年。”

    孟阶总归是姓孟,她也不能老是让他们一家人住在罗府。

    宋琬就笑,“那我回头和他说说。”

    罗谓刚刚又拐回了前院,他打着帘笼进来,宋琬便福身退下了。

    半夜风就停了,宋琬躺在床上眯了一会,又从梦中惊醒过来。她出了一头汗,爬起来望了望四周,又扶着床帐大口大口喘气。

    喜儿听到动静也醒了过来,她拿了绸帕给宋琬擦额头上的汗,蹙眉道,“夫人,你做噩梦了?”

    宋琬靠着引枕,好大会子才缓过来一些,“嗯。”她梦到孟阶被押到刑场上,刀起刀落,地上洒的全都是血。

    “喜儿,你说夫君他会没事的吧?”她垂着眼眸,攥着锦褥的手不停地在抖。

    喜儿看宋琬嘴唇干裂,下床倒了一杯温水。她听到宋琬这样问,就用力的点头道,“当然会没事的,大人可是阁老。”

    宋琬看到喜儿眼里的坚定,突然有些恍惚。她怎么就忘了,前世孟阶也是在这场围剿中站到了最后,现在他也必然有办法转危为安。

    要不然他不会只让她等的。

    白日里罗衾来找宋琬做女红,倒分散了她一些注意力。只是到了晚上,宋琬就忍不住胡思乱想,她闭着眼,使劲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梦境抛之脑后。可每到半夜,她都会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她想哭,可怎么都哭不出来。

    就这样熬了两日,宋琬望着镜中憔悴的自己,有些不敢相信这就是她。她试着往脸上扑了一层一层的脂粉,可也掩盖不住眼底的淤青。

    清晓醒来后,宋琬就去了廊下。西跨院里的树木都落光了叶子,唯有窗前的两棵樟子松依旧青翠欲滴。

    雪宝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吵着闹着要宋琬。秋芸就将他抱了出来,他看到宋琬,支着小胳膊要她抱。

    “娘娘……”他现在已经能将两个字连在一起喊了。

    宋琬扯着嘴角笑了笑,给他指证,“是娘亲,不是娘娘。”

    小家伙‘咯咯’直笑,还不停的往宋琬怀里钻。宋琬无奈,只好将他抱到怀里。喜儿就站在宋琬身后,看她身形一晃,连忙伸手扶住了她。

    宋琬这几日消瘦的太厉害,养出来的双下巴早就没了,不止脸颊凹陷,就是手上都能看到一条条青筋,有些触目惊心。

    喜儿眼里已经有了泪水,她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