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4

    了咬嘴唇,轻声道,“夫人,外面冷,咱们还是进屋吧。”

    用过早膳,宋琬躺在罗汉床上小憩了一会。她这一次并没有做梦,却突然惊醒了过来,外面的亮光很是刺眼,她抬手遮了遮。

    双雨就坐在脚踏上做针线,她看到宋琬醒了,斟了一杯温热的茶水捧给宋琬润嘴。

    喜儿就在这时候冲了进来,快十月的天,她跑的满头是汗,激动地咽了一口口水,扶着腰道,“夫人,大……大人来信了……”

    宋琬执着茶钟的手一松,她顾不得掀去身上的被子,光着脚就从炕上跳了下来,接过喜儿手中的信。当看到上面写着的四个大字——吾妻亲启,她的两只手就颤抖了起来。

    她紧紧抿着嘴唇,面色看起来却很平静。她按部就班的撕开信封,拿出信笺,一直看到左下角的落款,才伏在小炕几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喜儿看在眼里很是难受,等到宋琬缓过来一些才出声道,“夫人,是寇将军亲自送信来的,你要不要见他?”

    原来孟阶怕宋琬着急,就特意嘱咐寇怀让送信的人快些。明月当时也在场,她闻言就让寇怀自个来了。

    明月刚有了身孕,寇怀哪里不敢不听,骑了他的‘追风’就往青州赶来。明明两天的路程,让他紧赶慢赶一天半就到了这里。不仅马累坏了,人更是累坏了。

    罗谓已经让人带着他去了客房休息。

    随着这一封信的到来,宋琬的一颗心也逐渐安定了下来。她指了指茶盘道,“我喝些水。”她这几日几乎快要把身体熬坏了,嗓音也有些喑哑。

    宋琬又重新施了脂粉。到了前院,却被告知寇怀已经去了客房休息,宋琬想他也是一路急赶着来,必是累极了,便没有再让人吵他。

    回去的路上,宋琬的身形一晃,差点摔倒,幸得喜儿扶住了她。宋琬还想去凝羡堂看望唐云芝,喜儿就皱眉道,“夫人,咱要不先回去歇一会,太太要是见到你脸色这么差,定会挂心的。”

    宋琬真的是疲惫极了,眼前的景象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她点了点头道,“好。”

    回到听雨堂,喜儿打了热水给她擦脸,一转身却看到宋琬已经睡着了。

    第一百五十一章大结局

    孟阶回到青州这一日,正好是小雪。天气也很应景,从五更就飘起了雪花。唐云芝从成阳伯夫人那里得了一瓶桂花酒,便留了宋琬在凝羡堂里用晚膳。

    暖阁里笼了一个大火盆,宋琬只穿着一件秋香色的袄裙,额头上还是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意。雪宝已经能扶着炕桌站起来,他趴在小炕几上,抓着盘子里的枣泥山药糕就往嘴里填,糊的满嘴都是,还不忘扭头瞅宋琬一眼,咧着小嘴巴笑。

    宋琬嫌弃的嗔了他一眼,他就支着两个小胳膊往宋琬怀里扑,一双小腿还不能走稳,踉踉跄跄的跌在半路。宋琬伸手护了他一把,他就顺势扑到宋琬怀里。

    “娘娘……糕糕。”他小手里还攥着半块山药糕,咧着小嘴举到宋琬面前。

    宋琬哭笑不得,拿了绸巾擦去他嘴角的碎屑,指正他道,“是娘亲,不是娘娘。”

    他觉着好玩,还是‘娘娘’‘娘娘’不停的叫。宋琬就揉了揉他肉嘟嘟的脸颊道,“你要是再喊娘娘,娘亲就不吃糕了。”

    他就立马改了口,“娘亲,吃糕糕。”两只黑黝黝的大眼睛还盯着宋琬转。

    一屋子的人都被他逗笑了。

    唐云芝就坐在一旁,笑眯眯的说,“我家雪宝最聪明了,叫声奶奶让祖母听听。”

    这时就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小丫头,“太太,夫人,孟大人回来了。”

    她话音未落,就听帘笼声响,走进来一人。孟阶穿了一件玄色直裰,外面披着银狐皮的鹤氅,腰间挂了一块佩玉,是竹梅双喜的图案。

    宋琬在听到‘孟大人’三个字时,身形就已经僵硬住了。她低着头,不由攥紧了手心里的山药糕,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在嘴边。

    孟阶阔步走到唐云芝面前跪下,磕了一个头。

    唐云芝早已经激动地站了起来,她从榻上下来,双手搀扶起孟阶,“阶儿,让母亲好好看看你。”

    孟阶加封吏部尚书兼任武英殿大学士的诏书下来后,唐云芝才知晓孟阶之前被下了刑部大牢。

    她原本还责怪宋琬不给她说实话,当她叫了宋琬过来,看到她削瘦的模样,所有的话语都被堵在了嗓子眼。

    她虽没再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毕竟那是刑部大牢,进去的人可都要脱层皮。

    孟阶在刑部大牢并没有吃多少苦,就是在那里静待了两天又被放了出来。除了这两日急着赶路,脸色有些发白而已,和之前比并没有什么变化。

    但看在唐云芝眼里,她还是心疼的掉了眼泪,孟阶只好出声安慰,“母亲,孩儿没事。”

    唐云芝拉着孟阶的手又细细看了一番,才想起一件事来,指着站在一旁的宋琬道,“快去看看你媳妇,你在京城这几日倒没什么,她可是担惊又受怕,人都瘦到不成样子了。”

    孟阶进门来第一眼就看到了宋琬,只是唐云芝在这里,他才勉强忍住自己将她抱到怀里的冲动。她太瘦了,小巧的下巴早没了之前的圆润,苍白的脸颊还有些凹陷,雪宝拉起她衣袖的一角,能看到纤细的手腕不经一握。

    当他的目光移到宋琬交握在一起的手上,看到原本白皙的手面青筋暴起,心里像是被针猛然扎了一下,细细的疼痛从心窝一直蔓延到全身,痛的他有些喘不过气。

    他不知道这几日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微微喘了一口气,向她走过去。

    宋琬抬起头,和孟阶的视线对上,她看着走过来的他,却往后退缩了一步。

    孟阶就伸手拉住了她,克制的道,“我骑了两天的马,有些累了,你让婆子多烧些热水。”

    宋琬没想到他会说这个,愣了一下,又点点头道,“好,那我去厨房看看。”她说着就要出去,孟阶却又拉住她道,“不急,我想先回听雨堂。”

    他的意思是让她一起回去。不等宋琬反应过来,他就拉着她的手到唐云芝面前行了一礼,“母亲,那我就和琬琬先回去了,明儿再来见您。”

    唐云芝见孟阶一脸疲惫,并没有多想,说道,“你一路劳顿,快回去歇歇吧。”

    孟阶就拉着宋琬出了凝羡堂,秋芸抱了雪宝跟在后面。走到听雨堂月亮门前,宋琬挣着他的手道,“你不是要洗澡吗?我去厨房让婆子烧上热水。”

    她显然是在逃避他,孟阶却什么话都没有说,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宋琬吓了一跳,只好搂紧他的脖颈。

    “你快放我下来。”后面还跟着一群仆从,雪宝也在这里,